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忽然的满足感
    

    沈耘在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携带了备用的突击步枪。

    而此时暴徒已经数到了最后三声,千钧一发的时刻,f分部内,西装男子终于做出了决定。

    “白鸥,告诉匪徒,让他先提出需要什么交通工具。同时告诉那个华夏人,如果他能够保证在人质交换之前击毙匪徒,我可以允许他出手。”

    这样一个艰难的决定,被西装男子在短短三秒钟时间说完。

    白鸥在通讯系统中立刻敲击两下之后,迅速向躲在女孩身后的匪徒叫到:

    “伙计,难道你不觉得,咱们应该分两个部分来谈这件事情吗?难道你准备带着你的朋友,在我们无数人的注视下大摇大摆走出这道街区吗?”

    连续的询问,让男子陷入了思考。

    白鸥终于舒了口气:“伙计,你应该知道,如果这场游戏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你们最多也就在牢里呆几天。可是,如果有人受到伤害,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男子似乎有些恼怒,但白鸥却异常冷静。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在男子做出选择之前,尽可能让沈耘有靠近甜点店的可能。

    摆摆手,白鸥露出一丝笑容:“事实上,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我希望,这场闹剧能够在平和的情况下得到解决。当然,这也正是你能够向我们提出条件的理由。”

    “我被你说服了,所以,现在,先来五辆防弹车,让外边那些人让开道路。”

    在两人交流的时间,沈耘已经迅速接近了甜点店。

    只是,他并没有直接从地面上靠近那里,而是观察了周围的情况之后,迅速带着自己的背包冲到了三楼。

    之所以选择三楼,正是因为三楼上有阳台,阳台上坚固的围栏可以让沈耘在短时间内做好索降的准备。

    之所以沈耘敢放开胆子这么做,纯粹是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所有被控制的暴徒都被掩上了嘴巴,而挟持了女孩的那个家伙此时还躲在女孩身后,看不到他的同伙用表情示意。

    留给沈耘的时间已经不多,在白鸥跟匪徒的交谈中,车辆的声音正在靠近。

    一旦车辆送到,匪徒必将提出下一步的条件。

    到时候,沈耘可就再也没有一点机会了。

    着急,这是沈耘此时唯一多余的情绪。而这种着急也不过维持了短短几秒,在绳索被小心放下的时候,沈耘便全然收起了这种情绪。

    两个深呼吸之后,沈耘手持绳索,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手紧握绳索,另外一手持枪,在街区无数人惊讶的眼神里,飞身而下。

    倒挂金钟的姿势仅仅维持了不到三秒钟,即便有强大的摩擦力,沈耘依旧在重力作用下,迅速来到了甜点店门顶的位置。

    也就是在这个位置,沈耘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匪徒的头顶。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在自己的影子还没有引起匪徒注意的短暂时间内,沈耘的右手瞬间扣动扳机,一发金灿灿的弹头在短短零点几秒内,便突破音速穿入匪徒的天灵盖。

    到了这个程度,沈耘还是有些不放心,开枪之后的瞬间迅速扑向那名女孩,在短短一秒内将她拨开,而后对着尚未倒地的匪徒使出全力,一脚踢向他一直隐藏着的那只手。

    只听得“咔嚓”一声,一枚小巧的信号发射器即将跌落在地。

    左手一抄,将发射器小心地收在手里的同时,沈耘顺势一个转身,侧后踢将其手中的枪支踢飞。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才有暇观察匪徒的情况。

    毫无疑问,子弹在颅骨内已经完全破坏了匪徒的神经系统,软软到底之后,再也没有多余的动静。

    终于松了一口气,通过通讯系统汇报了情况之后,这才挤出一点笑容:“漂亮的姑娘,你现在安全了。”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匪徒,鲜艳的血迹让这位姑娘意识到自己终于得救了。

    然后,她就做出了一个沈耘万万没有料到的动作。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居然一下子就投入了沈耘的怀抱,而后非常迅捷地在沈耘脸上亲了一下。

    然后,就这样紧紧抱着。

    除了韩玉华,沈耘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女性这么偷袭过。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

    这事儿要是被韩玉华给知道了,回去指不定还要跪多少天搓衣板呢。他哪里知道米国的姑娘热情的时候,根本就是这么猝不及防啊。

    沈耘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提醒:

    “姑娘,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是,我已经有妻子了。我想,你应该不希望我回家之后,接受残忍的盘查吧。”

    这种在华夏烂大街的装可怜,没想到在米国杀伤力这么大。

    姑娘很快松开了抱着他的手,而后莞尔一笑:“我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大英雄居然会是一个已经成家而且还怕老婆的家伙。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

    看着妹子有再次冲过来亲自己的架势,沈耘赶紧将身体退到甜点店之外。

    “我想,咱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说话。毕竟,这里刚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好说歹说,终于逮着她离开这里,随即便目送她被f的人带走进行心理疏导。

    而沈耘自己,此时却已经被刚刚移交了暴恐分子的金色小队的成员给围拢起来。

    “沈,不得不说,你的当兵素养,以及你作为军人的品德,让我感到由衷的钦佩。”

    凑到身前的白鸥,先是给了沈耘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才满脸笑意说道。

    而其他人也紧随其后,献上了他们的敬意。在称赞和掌声围拢中,沈耘忽然就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这不是作为一个华夏人解救了一个米国人这样狭隘的满足,而是作为一名军人,履行了自己的使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紧绷的内心忽然就被成就感填充的满足。

    再度,沈耘感受到,为什么说荣誉对于军人来说,值得用生命去捍卫。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