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我是华夏人,同样是军人
    

    自从红狼发出惊呼声之后,沈耘的狙击镜里一直被那位被劫持的姑娘填满。

    在通讯系统中听到匪徒提出的要求之后,沈耘当真恨得牙痒痒。要是之前他们能够稍微多一点重视的话,情况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耘心里很清楚,所有狙击手分布的位置,最佳狙击点恰好就在自己这里。

    可是这会儿……沈耘感觉自己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心里骂完了自己这一辈子可以说的大半mmp。

    最佳机会现在已经丧失,现在想要找到一个狙击的时机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可是,如果任由这家伙以及他的同党离开,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走的时候顺带在这里放一处血腥的烟花。

    虽然对于自己的同伴有情有义,可是能够策划出这样一处爆炸案的家伙,沈耘可不觉得他们就能够如此信守承诺顺带在这段时间内忽然迸发出人性中的善良。

    一切都无法保证,那么现在剩下的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在谈判的这段时间内,保证被劫持的姑娘安全的前提下,直接将其击毙。

    可是,何其难也。

    沈耘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白鸥,我请求携带步枪抵近侦查。如果条件允许,我希望被允许直接开枪击毙他。”

    听到沈耘的话,红狼顿时惊了。

    “老沈,你别冲动。这里是米国。”

    红狼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在战时直接叫出沈耘的姓,那就说明他的态度非常严肃。

    别冲动就是他的要求,至于那句这里是米国,便是在提醒沈耘这不是自己的地盘,就算执行这项任务,也应该由金色小队的其他成员完成。

    而不是,他们两个华夏人。

    沈耘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金色小队每个人大致有怎样的战斗力,他心里非常清楚。

    或许在协同战术方面金色小队还有很多他需要学习的地方,但是如果论单兵素质,在场这些人里边,沈耘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如果近身突击解救人质的话,如果自己都不行,那估计其他人也只有一个词,凉凉。

    “我有的选择吗?”

    简简单单一句反问,让红狼瞬间陷入沉默。的确,设身处地,红狼自己似乎也没得选择。

    瞻前顾后,只怕更加丢华夏的人。

    在两人进行简短交流的时候,沈耘方才通过通讯系统向白鸥提出的要求,在f分部也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讨论。

    西装男子身后的几人在短短半分钟之内,就分别发表了一番激烈的言论。

    “长官,在这种时候,我不认为突击解救人质是明智的做法。这个华夏人,一定是怀着某种不可言明的目的提出这种要求的。”

    从一开始,说话的这个人就没有对沈耘抱一点信任。

    哪怕沈耘之前的话在这个时候已经得到了印证,可是他宁愿相信沈耘这是事先就知道某些事情,甚至从那个时候就抱了事情过去之后好好调查沈耘一番的心思。

    另外一人,虽然没有这么没有下限,可是对于沈耘的提议,同样不太赞同。

    “一旦失手,那咱们就彻底没有备用的方案了。这样冒险的事情,不是我喜欢的风格。长官,我想你应该对此表示拒绝。”

    “再说了,一个华夏人,参与到这样一场行动中来本来就不太合适。”

    比起前边所说的不喜欢的风格,似乎后边沈耘是华夏人才是重点。

    接下来的发言的几人,虽然各自都有反对的理由,可是所有人都照顾到了同一点,那就是沈耘是华夏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仅是华夏人有这样的心思,对于米国官方来说,更是如此。

    华夏跟米国的关系天下皆知。米国一直对华夏有种这个刁民想害朕的感觉,这种感觉导致多少年来双边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

    不论沈耘执行这次任务能否成功,他们这些人需要背负的压力都不小。

    所以,当白鸥向沈耘表示了明确的拒绝之后,沈耘追问原因,白鸥只能非常无奈地回答一句:

    “可你是华夏人。”

    听到这句答案的时候,沈耘感觉自己浑身都是一种无力的感觉。

    还真是特么的现实,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前边,还把国籍这个问题看得这么重。

    在某个愣神的瞬间,沈耘只是单纯在想,面对这样的恐怖分子,到底是国籍重要,还是民众的安全重要。

    很显然,现在这个情况,那些f的家伙,选择了国籍。

    沈耘想要赌气不管不顾,可是,那个女孩惊慌的眼神还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这些暴徒们如果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交通工具,肯定会毫不犹豫将她带走作为保身的筹码。

    沈耘相信米**警情报部门联动的力量,到了最后,这女孩还能不能活着,就真的成了问题。

    这种情况,沈耘坚决不能容忍。

    “白鸥,距离两分钟,还有十六秒的时间。我希望,在做出最后决定之前,你能够替我转告那些人一句话。”

    声音有些低沉,沈耘这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对方还不答应,那他会在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一意孤行。

    大体上了解沈耘心情的白鸥,叹息了一声:“说吧,我尽力而为。”

    “告诉他们,我是华夏人,可,我也是军人。”

    说完这句话,沈耘将狙击枪交到红狼手里,而后一把推开上前试图阻拦的f探员,直接冲出了房间。

    而听到沈耘这句话的f分部,忽然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哪怕带着沈耘他们的探员在通讯频道里惊慌地汇报着沈耘闯出去的消息,依旧没能打破这份短暂的平静。

    而那名匪徒的计数,此时已然来到了末尾。

    “十,九,八,七……”

    夺人心魄的声音,让炎热的天气忽然冷却了下来,似乎随着最后一个“零”的到来,这里便要彻底凝结。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