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漏网之鱼
    

    透过狙击镜,沈耘能够非常清楚地看到这繁华的街道上每个人纤弱的毫毛。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心思多想,这异国他乡的洋人们到底是哪部分的遗传基因导致了毛发比华夏人浓密那么多。

    狙击镜飞速地掠过很多人的面孔,通过他们的装扮,以及脸上的表情,结合方才在个人通讯终端看到的照片,沈耘的大脑飞速地甄别着这些人的身份。

    蠕虫是他发现的第一名金色小队的成员。

    此时的蠕虫化妆成了一名走路还抱着手机的悠闲学生。在他的身上,包含了这场任务需要的所有平凡。

    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蠕虫根本没有任何亮点,因为大街上跟他一样做的年轻人比比皆是。

    其他人并没有比蠕虫差多少。

    若非沈耘早些时候就认识他们,这会儿绝对会以为,白鸥就是那个优雅的男士,面对任何女性都会露出亲近的笑容,而金枪鱼就是个落魄到没有任何估计直接躺在人家商铺门口的流浪汉。

    所有人的表现让沈耘感觉到,自己小队的成员化妆侦查这方面,还真是有待提高。

    因为哪怕就是沈耘自己,在很多时候也会不自觉地露出一些军人的痕迹。

    哪里像这些家伙,装什么就是什么,一个个跟当过影帝似的。

    蓦地,沈耘眼睛一亮。

    在通信频道里,其中一名队员带着一种非常平凡的语气,似乎在跟别人讨价还价一样。

    “先生,我现在很严肃地说,距离这里三公里的地方,有家店的东西比这里便宜很多。还有,如果你土黄色的风衣应该更加帅气。”

    这种非常简单的暗号,只要事先约定好关键词汇,就很容易听懂。

    刨除其他无用的信息,沈耘已经获得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方向和基本信息。

    狙击镜异常迅捷地转到三点钟方向,沈耘在那片区域中,果然发现了一名身穿土黄色上衣的家伙。

    此时他正拿着报纸在,留给沈耘的通红的侧脸,加上此时他看着的报纸的版面,让沈耘再度确定,这家伙确实是嫌犯无疑。

    毕竟,一张不知名的小报上刊登的大幅庄园广告,居然会让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这激动,这里头没有一点猫腻就有鬼了。

    更何况,看报的时候自己的密码箱却随意地放在眼睛余光看不到的地方,全程压根不闻不问。

    沈耘可不觉得米国的流浪汉就有这么高的素质,能够让这家伙全程如此放心。

    如果这两点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他的另一个动作就很明显了。

    一个专注于看报的人,居然会每隔一两分钟就将其中一只手放在胸口轻轻抚摸一下。抚摸的时候带着的那种表情,沈耘可以确信,这家伙生怕触碰到里边的东西,偏偏又想确认里边的东西还在。

    这种表情,就像是沈耘小时候等着爆米花炸好的时候一样——生怕那声炸的通天的巨响,却偏偏又眼馋里边香甜的爆米花。

    第一名嫌疑人基本已经可以确定。

    接二连三的通报,让通信频道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喜悦起来。

    短短七分钟时间,f提供的名单上的嫌疑人已经全部确定并且成功被金色小队的队员们靠近。

    沈耘本来以为,这场行动即将在一分钟之内完成。

    心里已经稍稍有些轻松的他想要将狙击镜的视野转移到他负责的范围之内那名嫌疑人身上。

    只是……

    目光跟随狙击镜转移的刹那,沈耘忽然看到一个人非常奇怪的人。

    说他奇怪,是因为在所有人里边,包括白鸥他们化妆成的各种人,就属他最为正常。

    正常到沈耘感觉他所有的动作都像是事先刻意安排好的,每一个动作都与身边的人很融洽,可是如果将这些动作连贯起来,那就是问题所在了。

    感觉白鸥马上就要宣布行动的命令,沈耘很是严肃地在通讯频道里通报:

    “街道拐角,那家叫做费舍尔咖啡的店谁在守?里边左边第三个窗户,暗中观察那名正在看对面的白色t恤男子。”

    “沈,有什么问题吗?”

    “我感觉,这个人有些诡异。刚才偶然瞥了一眼,发现他实在有些正常的过分了。我在想,是不是f漏掉了一个。”

    说完这句话,沈耘便刚听到了来自他身后那名探员的强烈不满。

    “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f可是全世界最为优秀的情报机构。我们的消息渠道可不是你一个华夏人可以随便质疑的。”

    沈耘回头看时,一路送他们上来的f探员已经脸红脖子粗,大有为了荣誉想要上来跟沈耘干一架的冲动。

    红狼默默起身拦住了这位人高马大的探员,为沈耘提供接下来能够与白鸥正常沟通的环境。

    有了之前那次行动的经历,白鸥对于沈耘的意见还是相当看重的。

    此时听到他的汇报,迅速安排在那边的队员展开小心侦查。

    于此同时,白鸥迅速向上级汇报这里发生的情况——早在一分钟前,他就已经汇报了情况,希望得到允许展开行动了。

    这会儿出现突发情况,白鸥就不得不尽快在命令下达之前将情况解释清楚。

    距离这道街区不远的一处地方,f设在门罗的一个小分部,得到白鸥的汇报之后,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陷入了沉思。

    “boss,这个汇报情况的家伙只是来自华夏的一个交流军官,他的话当真可以相信吗?”

    说到这里,说话的份似乎感觉针对的意味太过明显,接着又补了一句:

    “何况,我看着这些肮脏的臭虫们似乎已经准备开始行动了。一旦他们离开现在的位置,咱们的行动就要暴露了。”

    监控设备上,其中几名嫌疑人已经有了离开的准备。

    一旦他们顺利走出这片街区,那么接下来就百分百确定要发生一场惨烈的爆炸。

    在沈耘的建议和紧急的态势之下,到底该怎么选择,这是个问题。

    被所有人盯着的西装男子,此时正在急速思考。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