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哦,这位教授是你们国家的
    

    “当然了,我也相信你们的研究部门肯定能够研究出其中的奥秘。你们完全可以等到他们的结果出来。”

    在沈耘那种极富有奸商性质的笑容里,金色小队上上下下都有种被逼着上贼船的感觉。

    沈耘说的一点都没错,他们海豹六队的研究中心肯定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来印证沈耘的判断。

    可是就这一次战斗的研究样本,想要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来,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这还是建立在大队对这个结论极度重视的情况下。

    准将先生很是明智地进行了一番思考,而后带着商量的口吻向沈耘征求意见:

    “少校,我想,你可以先提出你的要求。在我的权限范围之内,一切都好商量。”

    这样油滑的外交辞令,沈耘可是不敢小觑。

    脸上挂着微笑,沈耘点点头:“金色小队过去一年类似今天这样训练的行动总结,相比准将先生应该不会感到为难。”

    沈耘的要求非常具体。

    过去一年,金色小队,类似今天这样的训练,行动总结。

    如果再加上准将先生的权限范围,可以说要求根本不算严苛。甚至于准将看沈耘的眼神都有些怀疑。

    “沈,如果有什么别的要求,可以一并说出来。”

    结果,他迎来了沈耘坚决的摇头:“其实我讲述的东西也没有什么重要价值,就值这么多,要的多了就太贪了。”

    这种异常知进退的做法让金色小队全体感觉到一阵舒服。

    可他们怎么知道,沈耘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正如沈耘所说,这东西,说出来就真的没那么大价值了。

    站在所有人面前,沈耘笑吟吟盯着蠕虫。

    “如果你们数学学的足够好,顺便还会计算机算法,那么接下来的这些话就一定能够理解。”

    “当然,如果不理解也没有关系,相信蠕虫会帮助你们理解的。”

    开始侃侃而谈的沈耘,流利的米国语言让白鸥他们都有些愣神。可是被沈耘一直盯着的蠕虫,此时却脸色涨红不停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录着什么。

    “这是一位教授提出的数学方法,只是被我化用到了算法里头,经过复杂的计算得到的结论。”

    “我们之前搜索的方法,其实已经是建立在数学建模的基础上得到的最优解。”

    这方面沈耘不得不佩服人家,在数学的实际应用方面,不仅仅是海豹六队,很多米**队都做得很出色。

    白鸥等人并没有因为沈耘看出这一点而有什么骄傲的神色,只是一个劲盯着沈耘促催他继续讲述下去。

    “在已经得到的结果上,开始推算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结果,虽然属于概率学的范畴,可是加上地形等等这些参考量,再根据这个公式,我们就能够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结论。”

    哪怕是沈耘已经特意说明了这是概率学范畴的东西。

    可是在场所有人并没有放松学习的态度,反而更加认真起来。

    在概率这个词汇面前,两**人秉持的态度,是沈耘在这场交流中最为震撼的。

    而美**人之所以尊重概率学,完全是因为他们国家的军队在概率学实际应用中获益甚多。

    最为著名的一个事例,就是通过海军舰队在通过危险区域时方式的变换。

    米国海军舰队一开始都是以单个舰艇形式通过舰队赶赴任务区域的。

    可是在作战过程中发现这样的方式被拦截的概率高达20%,这样的损失哪怕米国海军财大气粗也承受不起。

    迫于无奈海军部门找到了几位数学家研究解决方案,最终得到的结论是,在通过这些危险区域的时候,因为单个舰艇分布占据的区域太大,很容易跟地方舰队遭遇。

    而解决办法就是在通过之前,先在某个区域集结,所有舰艇一起通过该区域。

    这样将无数分散的点变成一个集中的点,跟对方遭遇的概率就小了很多。

    一开始这个提议还有人反对,因为很多人害怕集结起来被敌人一锅端。

    可是经历过数次实战之后,数据统计的结果表示这样的方式损失率降低到了5%不到。

    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在米**中流传的不是一件两件。用人家的话说,一个数学家能顶的上他们五个师。

    对于数学的尊重,也是米**队非常亮眼的特点之一。

    沈耘的讲述就在这种回忆中结束。

    到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在不明觉厉,而听懂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却手里抱着笔记本跟魔怔了一般。

    与此同时,在监控室内,一名上尉匆匆携带刚记录好的笔记走出门外,驱车迅速向基地外驶去。

    面对金色小队的队员们,长舒一口气之后,沈耘咧嘴笑着说道。

    “其实你们也不用每个人都搞懂这是怎么回事。在实战中能够灵活应用就行了。”

    听到沈耘的话,蠕虫终于放下手中的笔记本。

    缓缓来到沈耘面前,蠕虫带着几分好奇询问:“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口中所说的那位教授提出的数学方法,它的原型是怎样的?”

    看来光给条鱼还不够,蠕虫或者授意蠕虫这么问的家伙,还想知道怎么钓鱼。

    这种态度沈耘倒是没有多少反感。

    反正,对他或者对华夏来说,这并不能造成任何实际损失。

    沈耘咧嘴一笑:“其实,这个问题我还不如直接告诉你到底是哪位教授来的实际。”

    “如果你经常看《米国数学会杂志》,应该就知道是谁了。去年三月份的那期,第25页开始。”

    说到这里,沈耘心里怎么就有种暗爽的感觉。

    用米国人发现的数学方法,套路了米**队的一些宝贝,这压根就是在空手套白狼啊。

    而听到沈耘答案的蠕虫,此时脸色却有些难堪。本来他还以为这是华夏数学家搞出来的东西呢,结果被沈耘占尽便宜之后,才知道这就是他们米国自己人。

    蠕虫心里忽然有句mmp想讲一讲。

    可这个时候,沈耘已经笑着走出了会议室。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