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想学啊,我教你
    

    不过现在还不是停下来寒暄的时候,按照计划他们现在应该迅速向既定方向撤离。

    没有放松警惕,金色小队的身影在黎明的曙光中渐行渐远。

    两小时后,海豹六队基地内,一间明亮的会议室里。

    散乱的椅子沿着长方形的桌子,被队员们慵懒地坐在身下。作为金色小队的主管,准将阁下手头握着几张纸,表情轻松地坐在上首。

    “勇士们,恭喜你们,再一次用实际行动捍卫了金色校队的荣耀。”

    显然对这样的演习金色小队的成员们早已习以为常,此时此刻提及荣耀二字,连个鼓掌的人都没有。

    许多人懒洋洋地躺着,等待准将先生继续发言。面对这样的情况,沈耘和红狼两人哗啦啦的掌声反而显得有些另类。

    要不是准将阁下以商业互吹的品质向他们两人点头,沈耘真的感觉自己就成了在会议室上窜下跳的猴子了。

    向沈耘二人释放过善意之后,准将阁下终于拿出了让金色小队的队员们精神为之一振的干货。

    “下面我们谈谈奖励的问题。”

    沈耘眼睁睁看着这些原本还半躺着的家伙忽然就挺直了身子看着准将,内心的震撼当真是无以言表。

    这种二货要是在自己手底下,估计自己很有可能让他们出去站三小时军姿吧。

    不仅是沈耘,红狼也是一阵嗔目结舌。跟沈耘一样,他也没有料到海豹六队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事先就说好的,谁先找到目标并且标定它,谁就获得这次行动的奖励。好了,白鸥,车厘子,过来领取你们的奖励吧。”

    沈耘能够看到两人脸上涌现出的笑意,以及其他人眼神中的羡慕。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也开始有些好奇这海豹六队的奖励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白鸥和车厘子两人上前,从准将的手里各自接过一个信封。

    当着大家伙的面,两人将里边的东西取了出来。沈耘看的分明,金钱奖励居然只有十米元。

    那绿油油的钞票上印制的数字沈耘绝对不会看错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折叠非常随意的纸张。

    沈耘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白鸥和车厘子的笑容以及其他人的羡慕,绝对来自这张纸。可是,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沈耘有些好奇。

    但车厘子忽然开口的一句话,却让他没有闲暇来关心这个问题。

    “长官,我想,这份奖励应该送给来自华夏的沈。”

    “车厘子,你想跟沈发生点超出友谊的事情吗?”

    “我可不认为沈是那么随便的人。”

    一句句荤话瞬间让沈耘和车厘子同时怒目等着周围,即便这样,也仅仅是稍微打压了一些这些家伙嚣张气焰,将大声吆喝变成了嘟囔。

    准将没有干涉这些家伙的三观不正,等待着议论的声音小了一些,这才向前探了探身体,眼睛直勾勾盯着车厘子。

    “小子,你应该知道,这份奖励有多么重要。”

    “长官,这次我们能够在时限内找到目标,完全依赖沈的建议。当时我就跟白鸥说过,如果真的能够找到,奖励就是沈的。”

    哪怕仅仅跟白鸥一个人说过,可是车厘子在这个时候依然想要兑现自己的话。

    虽然国别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也不同,但沈耘此时忽然对这个家伙有些敬重起来。

    就算是他自己,想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怕不会比车厘子更加轻松吧。

    即便如此,沈耘还是准备站起来表示拒绝。

    该是谁的,就应当是谁的。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句建议,以及车厘子私底下一句赌咒就让转让变得理所应当。

    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车厘子忽然继续说道:“我现在只是想知道,沈,你到底是怎么判断目标就在那个区域的。”

    到了这个时候,就连准将先生都憋回了他准备说的话,眼睛盯着沈耘,想要听个究竟。

    此前金色小队的行动可全部都在基地的监控之下,单兵作战系统的威力可不是吃素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能够反应在基地的大屏幕上。

    迎着这么多目光,沈耘倒是没有慌张。

    “车厘子,这份奖励,本来就应该是你的,好好拿着吧。”

    “可是,沈,你知不知道这里头是什么东西?这可是一张为期两天的假条啊,可以无条件外出的。”

    车厘子慌忙解释着奖励的内容,沈耘这下子倒是终于明白了。

    两天时间的假期,足够这些家伙在高强度训练之余出去放松一番。如果条件允许,甚至可以让家人赶过来跟自己相聚。

    对于假期管理同样严格的海豹六队来说,果真是比十米元更加珍贵的东西。

    只是,对于这些家伙万分珍贵的东西,在沈耘这里压根就没有市场啊。

    “车厘子,收回去吧。你看看我,你觉得我得到这份假条有用吗?”

    沈耘张开手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转了一圈,幽默地说道:“我在这里,没有家人,也没有基友,甚至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

    “所以,那玩意就留给你自己用吧。当然,如果你不需要买肥皂的话,那十米元可以给我。最近买设备花钱太多,得赚点外快。”

    车厘子闻言没好气瞪了沈耘一眼,将手头的十米元推到沈耘面前,这才眨巴着眼睛:

    “沈,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目标的?”

    既然这些人穷追不舍地问这个问题,沈耘也就不准备隐瞒了。不过么,就这么简单地说出来,到底谁才是真正来交流学习的?

    沈耘眨巴下眼睛,盯着准将阁下,用一种讳莫如深的口吻说道:“你们想学,我可以教。只是,这个交流吧,它都是双方的。”

    红狼站在沈耘背后,虽然没有看到沈耘那猥琐的笑容,可是听这口吻,便已经能够联想到沈耘的正面。

    虽然感觉上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红狼也不得不在心里偷偷地给沈耘点个赞。

    沈耘不知道,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和沈耘这两个交流生名额到底让大队付出了多大代价。

    打心底里,红狼期望沈耘能够狠狠从海豹六队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