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如果有的选
    

    红狼完全没有想到,隐锋小组的训练居然还有国标。

    看着沈耘非常熟络地搂着那位充满了异国风情的黑人姑娘走进舞池,跟周围跳舞的人打着招呼,而后做出诸多扬抑顿挫的动作,红狼傻眼了。

    而在红狼还在继续重新认识这位与自己一样是一个行动小组队长的沈耘的时候,劳伦斯中将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先前跟随他一起过去见沈耘的那几名中年男子,此时也纷纷在椅子上落座,等几人围城一个圈的时候,劳伦斯打开了话匣子:

    “几位,对于这两名华夏军官,你们怎么看?”

    劳伦斯点点头,示意坐着的几人发言。

    而第一个回答劳伦斯问题的,赫然就是之前通过远程监控观察沈耘两人的那名准将。

    “长官,想必您也看到了,这两个人,都非常有趣。”

    准将第一句话便吊足了大家伙的胃口,没有停顿,他开始解释自己的这个论断。

    “想必您还不知道,白鸥他们接人的时候,做了一个小小的试探。让人惊讶的是,全过程中这位少校一直占据着主动权。”

    提到这里,这位准将也不得不慨叹:“论起单兵格斗能力,这两人的水平都比我们金色大队的很多人高。虽然长期以来这也算是华夏特种兵的一个特点,但这在他们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劳伦斯显然非常赞同这个观点。

    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动两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劳伦斯开口说道:“既然华夏这次派遣的军官素质很强,那么先前制订的计划就要进行一部分改动了。”

    这个提议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虽然更改计划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海豹六队有很多事情可以让沈耘和红狼给他们时间。

    作为金色大队的主管,这位准将慨然允诺:“但愿我们安排的那些东西,不会让这两名军官吓尿了裤子。”

    准将的话瞬间引得这件办公室里充满了笑声。

    而对于这些毫不知情的沈耘,在晚会结束之后,被匆匆凑过来的白鸥带到了一处低矮的帐篷里。

    “沈,这就是你们两个的宿舍了。架子上已经放好了你们所有的训练装备和日常用品,如果还有什么特殊的需要,可以随时跟我们说。”

    “只要是基地里允许存在的东西,而你又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都可以得到。”

    说完了这些,白鸥便匆匆走出了帐篷,将空间完全留给了红狼和沈耘。

    两人如各自的床一样,相对而坐。得到了独处的机会,红狼终于开口提醒沈耘:

    “汉魂,你今天的表现,太张扬了。”

    被红狼这么一说,沈耘愣了一下。他完全不知道红狼口中所说的张扬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或者,到底是什么地方表现的那么张扬。

    抬了抬手,沈耘表示自己非常认真:“能具体说说吗?”

    “你的言辞,还有很多处事的方式,都跟在国内大不一样。汉魂,你现在这个样子非常危险。你可不要忘了,我们是大队派遣来进行学习的。”

    红狼的口吻非常严肃,眼睛直勾勾盯着沈耘,大有一言不合就要跟沈耘拼命的架势。

    而在这个时候,沈耘也终于明白红狼为什么要这么说了。

    合着,红狼这是担心自己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迅速腐化堕落,然后做出一些对不起祖国和人民的事情。

    沈耘脸上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

    “红狼,作为你的战友,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在我没有完全做出你担心的事情之前,请对我保持充分的信任。”

    “华夏军人,不能永远让人感觉到一种古板和严肃,那样对我们接下来的学习将会非常不利。咱们有句老话,叫到哪个山头唱那首歌,如果你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我会非常怀疑你这次来的收获。”

    看到红狼依旧一脸严肃,沈耘站起身来,走到架子上海豹六队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装备前。

    拿起有别于他们的作战装备的作训服,沈耘将衣服上上下下摸索了一遍。

    “看到了吗?如果我问你,这里的两个带子是干什么的,你能回答得上来吗?”

    红狼默然不语。

    他还真是回答不上来。即便在此之前他曾经见过很多很多米国的制式特种作战作训服,但这种样式和数码迷彩的,还是头一回见。

    他的反应完全在沈耘的预料之内。

    抖了抖手头的衣服,沈耘顺势将自己的上衣脱掉,直接把作训背心穿好,随即穿上了作训服。

    用手摸着那两个带子,沈耘说出了一个非常准确的答案:“上边这个带子,里边装着一小块非常先进的吸水毛巾。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当做紧急防火装备。”

    “至于下边这个带子里,有一段极为坚韧的金属丝线。它可以被用作多种场合,包括无声消灭敌人,清理伤口等等。”

    听着沈耘的解释,红狼眼睛都瞪直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居然会这么门清。

    而沈耘看到红狼这个表情,还以为他心里有所怀疑。没有停顿,将两个带子打开,迅速掏出里边的东西,沈耘为红狼上了一堂生动的课程。

    眼睁睁看着沈耘将那块抹布上的水拧个**成,抹布重新被折叠成寸许见方的小块,红狼终于说不出话来。

    到了这个时候,沈耘才温言解释:“这些消息,就是我今天活跃了半天的成果。行了,收拾收拾,赶紧休息吧。”

    嘴上虽然如此说着,可是沈耘却并没有直接休息,而是将全套装备穿在身上试了一番,感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这才将其脱下来放在自己熟悉的位置。

    监控室里,白鸥跟在那位准将身边,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

    他是第一次看到沈耘跟红狼之间的对话,却是第二次感受到沈耘那看似跟他们一样放诞不羁的外表下细腻的心思。

    “长官,如果有的有的选择,我希望我永远不要跟这个沈是对手。这个人,应该是我见过所有的华夏军官里,最了解我们的思想的人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