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隆重的欢迎晚会
    

    跟红狼聊了几句,沈耘便没有半点拘束地在这豪车里调整好了座位沉沉睡去。

    连续二十多个小时的航程,即便中途也曾经睡过一段时间,但到底没有像现在这样舒服。

    而且就这样一直盯着,似乎也有认路的嫌疑。索性大方一些,没有半点做作来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沈耘是被他之前揍过的那名白人叫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淡。沈耘也没有想到这一觉居然会睡了这么长时间,起身下车之后,看了看身边的红狼,随即问为首的男子:

    “请问,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男子点点头,带着一丝笑容:“请叫我的代号,白鸥。首先,把你们携带的身份文件交给我,然后跟着甲壳虫去体检。”

    甲壳虫就是被沈耘揍过的白人男子,听到白鸥说他,冲着沈耘和红狼点点头,看两人将各自的文件全都上交,右手一引:

    “跟我来吧,医务室在这边。”

    体检这个事情,不得不说,国内国外的特种部队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

    衣服脱个麻溜精光,在各种各样的仪器上如站台一般过一遍。或许是只有沈耘和红狼两人,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就走完了全部流程。

    而后这份体检报告就被直接以电子版的形式发送到了金队指挥官的终端。

    “两位,请跟我来吧。真是让人嫉妒,为了你们两个,基地居然会开欢迎晚会。”

    嫉妒归嫉妒,但白人男子带路却非常认真。

    三人的目的地是一处在黄昏已经看到灯火辉煌的地方,当沈耘被带到这里的时候,不得不赞叹一声海豹六队的慷慨。

    这里的种种布置,给沈耘的印象就是自己来到了一处西方国家上流社会的晚宴。

    虽然与会的每个人穿着都没有那么严谨,可是在优雅的古典音乐中,三五人一起手持酒杯低声交谈,还有一对对男女尽兴舞蹈。

    沈耘和红狼的到来显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沈耘还没有来得及观察周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一名看着已经步入老年的白人男子,在三名肤色各异的中年人陪伴下,来到了沈耘面前。

    在他行进的过程中,沈耘已经有了充足的时间来打量他。

    当然,他也在微笑中打量着沈耘。

    老人金发碧眼自不必说,值得一提的是他精瘦的身体在行进间显得英武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位经历相当丰富的老行伍。

    来到沈耘面前之后,老人善意地点头:“林中校,沈少校,本人劳伦斯,谨代表海豹六队,欢迎你们的到来。”

    劳伦斯是什么身份,在来到米国之前沈耘就已经做过功课。

    这位中将可是米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直接派遣来海豹六队的主管,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便是海豹六队的头。

    尽管身份天差地别,可是这位却依旧非常平和地对沈耘和红狼说话,不得不说,这种风度是沈耘前所未见的。

    “中将阁下,您好。华夏卫戍区特战大队少校沈耘,感谢您和海豹六队的热情。”

    依旧与红狼那种比较官方的回应不同,沈耘的言辞显得非常轻松。劳伦斯能够明显感觉到两人的不同,眼神在沈耘和红狼的脸上徘徊了一阵子,忽然笑道:

    “从你们身上,我能感受到华夏军队恪守传统和开放包容的双重胸怀。好了,小伙子们,官面的交流咱们放到以后,现在请尽情玩乐吧。”

    沈耘当然明白他口中所谓的恪守传统和开放包容是怎么回事。

    看着红狼笑了笑,而后冲劳伦斯点点头:“谨遵您的吩咐,中将阁下。”

    目送劳伦斯跟他身后几个中年男子离开,见红狼一身的拘谨,沈耘不得不感谢当初龙飞云让他们隐锋小组第一个任务去训练明星了。

    从来没有进行过专门的社会适应训练的红狼,到了这种场合,依旧身体紧绷,看起来就跟木头桩子一样。

    面对这样一个红狼,沈耘只能说,没办法。

    “那边有他们已经做好的吃的,咱们先去尝尝。要不是有飞机餐垫肚子,这都饿了一天了。”

    虽然军衔方面沈耘低一些,可是在这种场合,反倒是沈耘相对占据了主动。

    由折叠桌摆成的一字长桌上,沈耘开始寻找适合自己口味的食物。

    转悠了一圈,沈耘最终将目标放在了一块牛排上。

    牛排表面的颜色让沈耘判断仅仅煎了五分熟,不得不说,这场欢迎晚会并没有因为沈耘和红狼的到来特意改变些什么。

    不然这里的大厨应该会非常体贴地将部分牛排煎至七分熟——这应该是华夏人最为适应的熟度了。

    当然,就沈耘个人而言,五分熟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在之前经历过的一些训练中,全生的牛羊肉他都吃过,何况是这个。

    但选择牛排的原因也并非这是唯一他可以接受的食物。

    桌上还有不少比牛排更加诱人的东西,上好的鹅肝,缤纷的马卡龙,诱人的鱼子酱……没有哪一样从色香味方面比一块牛排差。

    沈耘之所以选择这个,完全是因为一块巴掌大的牛排,便足够让他获得充足的能量和饱腹感。

    这场晚会,他可不准备如红狼一样,单纯当一名食客。

    优雅地切着牛排,对每一个看向他的人点头致意。不过短短十来分钟时间,沈耘那种非常合乎西方礼仪的形象就获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因而,当沈耘拿起毛巾擦擦嘴角之后,一名穿着大胆泼辣的漂亮姑娘,徐徐来到他身旁。

    “优雅的华夏人,你好,我是铃兰。我想,品味过鲜嫩的牛排之后,充满力量的你,一定会请我跳支舞吧?”

    沈耘愣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眼神中有些郁闷的红狼,笑着点了点头:“作为一名优雅的华夏人,自然不会拒绝一位女士的合理要求。”

    “那么,华尔兹,探戈,还是快步?”

    沈耘的询问让这位黑人姑娘愣了一下,随即吃吃笑道:“如果你会的话,探戈怎么样?”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