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感谢这样的欢迎方式
    

    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机场。

    从米国另外一座城市中转,全程二十七小时。没有感觉这里所谓的自由的空气有多么甜美芬芳,也许运气好,也没有遭遇不公正的待遇被驱赶下飞机。

    仅仅背着一个小包,穿一身非常舒适的便装,沈耘站在熙熙攘攘的机场出口。

    此时的沈耘压根没有一点军人的形象,那种好奇地不停张望,同时脸上还露出各种满足和欣喜,甚至如果仔细观察沈耘的眼神,还带着点向往的神色。

    当眼神艰难地从远处的高楼大厦上挪回来,沈耘兴冲冲地跟经过自己身边的人用熟练的米国语言打招呼。

    “嗨,你好,我们第一次来这里,能跟我们说说,在哪里可以搭乘到不宰人的的士吗?”

    “好的,谢谢谢谢。”

    “呀,泰国,离华夏很近啊。朋友,有名片吗,下次去芭堤雅,我找你喝酒啊。”

    “哎呦,我想去那座大厦看看,从这里走有什么近道么?小巷子也没关系,我没钱,不怕被抢劫。”

    “哈哈哈,对对对,我还会华夏功夫。你看,哈,啊打。”

    那种模样,完全迎合了不少米国人对华夏人人傻钱多大土鳖的印象。

    只是,谁都不知道沈耘在这种看似非常滑稽的行为当中,已经完全将这座机场外自己视线可及的地方情况摸了个遍。

    与沈耘这种做派不同,与他一道前来的另一位军官,特战大队风狼行动小组的队长红狼非常严肃地站在沈耘身边,看着沈耘这番做派,眼睛里流露出的都是玩味。

    他也很清楚,沈耘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对于这样的做法,他的心里不是太苟同的。虽然两人现在都没有穿军装,但根子上还是华夏军人。

    沈耘这么做,确实有些损害华夏军人的形象了。

    正当他准备好好跟沈耘谈一谈的时候,红狼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一味穿着非常嘻哈的黑人中年走到了他的身边。而后一样硬物便抵在了他的腰眼上。

    肥大的帽檐将此人的大部分脸遮在其中,红狼唯独能够感觉到,此人的鼻环随着说话一颤一颤。

    这让他忽然想起了关于米国的很多不好的传闻。

    在这些传闻里,恶势力横行,枪械失控,走夜路安全系数极低。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些社会毒瘤居然在白天都这么明目张胆。

    正当他思绪千回百转的时候,沈耘的声音已经传进了他的耳朵:“朋友,你好。我们俩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兑换货币。你们手头的货,我需要取了钱才能买下来。”

    “如果你们愿意,我们现在就去取钱,我取多少,你就拿多少。”

    一席话让红狼愣了一下,随即他的眼睛里瞬间冒出精光,而后有迅速隐匿不见。

    这些人显然对沈耘的态度非常满意,挟持了沈耘的那名白人男子很是自然地接话:

    “朋友,你很上道。货币兑换处在那边就有,你走在前面。”

    沈耘嘿嘿一笑:“放心,刚才我就已经跟过往的游客打听好了。只要你们保证我们俩的安全,我们身上的钱全都给你。”

    “咱们华夏啊,有句老话叫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其他话语都是米国语言,唯独“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这十个字,沈耘冒出了汉语。

    就因为这个小动作,沈耘的肚子上被狠狠砸了一拳。

    “少给我耍花样,华夏人。”

    沈耘艰难地吸了两口气,哭丧着脸断断续续解释:“真的不是耍花样,这种我们华夏的古语,出自于一本将近上千年历史的书里面。”

    “不论从语法还是词汇,都很难翻译的。嗯,大概的意思是,只要青山还在,就不用担心没有柴烧。太别扭了。”

    沈耘还在絮絮叨叨装出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跟他身边的人解释,但红狼的内心却一阵震动。

    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向自己发布信息。如果没有之前沈耘一直废话来做铺垫,只怕这个时候这种交流方式,将会大大增加他们两人的风险。

    红狼一时间完全没有了对沈耘的不认同。

    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沈耘才是两人中更为智慧的那个。难怪龙头会在隐锋小组建立之初,就把队长交给他这样一个新人。

    难怪隐锋会在这短短一年之内,就迅速站稳脚跟打响名声。

    沈耘的一番解释,似乎将挟持他们的一伙人成功稳住。

    前往货币兑换地点的路程还有一段,一行人终于走到了一个非常僻静的所在。

    而在这个时候,沈耘忽然再度开口:“倒是留给我们三美元也行啊,好歹让我们给大使馆打个电话求助。不然我们真的要饿死街头了。”

    精神已经极度紧绷的红狼立刻明白了沈耘的意思。

    当两人被压到一个拐角的时候,沈耘忽然佯作脚下一个踉跄。

    红狼眼睛一亮,在身边这些人失神的刹那,身体一错,一把握住黑人男子持械的手,抬起膝盖狠狠一磕。

    一把精巧的手枪应声落地。

    与此同时,红狼借助着黑人的身体,挡住了看押的另外两人的瞄准,随即迅速滚地将手枪拿在手里,借着惯性将身体藏在一道柱子后边。

    匆忙的战斗过后,红狼这才有暇顾忌沈耘。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再次听到了沈耘的声音:“朋友,看清楚,你们的枪都到了我们手里,你们的三名伙伴也被我打倒在地。”

    “那么,现在,游戏可以结束了吗?”

    游戏,什么游戏?红狼还有些纳闷,而沈耘已经做出了解释。

    “真正的匪徒,是不可能将主动权交到肉票手里的。所以挟持我们之后,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将我们直接带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通过种种方式获取我们的银行卡密码。”

    “然后,通过黑市交易将其套现。”

    “在这场戏码里,你们只有这个地方做错了,所以让我一眼看出了你们的来路。海豹六队的英雄们,感谢你们以这样的方式欢迎我们的到来。”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