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都在等
    

    最先被淘汰出局的军官见证了之后十一人的全部失败过程。

    三个旋风一般的身影以眼花缭乱的动作,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距离他们百米距离不停周旋。

    不管他们以什么样的位置进行规避,总会有一些地方会暴露在其中一人的射击视野内。

    更为糟糕的是,在这三人之外,还有一名不知道隐藏在何处的狙击手。捞着了机会,这隐藏在暗中的毒蛇便会迅速射出它的毒液。

    当所有人的单兵激光模拟系统全都被锁定的时候,算上他自己,足足四人被狙击手击杀。

    当了多少年的兵,一直以为自己智商挺高的,如今才发现原来自己还保留着多年前的童真。

    这哪里是什么三无小组,军官忽然感觉沈耘之前的那些对隐锋的介绍全都是骗人的。

    而在他们那种复杂难明的眼神中,沈耘四人集合之后,开始向这十二人来时的路线运动。

    现在他们就是要制造一些大动静,如果那支突击队已经到来,想必一定不会放过这样一场好戏。

    似乎在激烈的战斗之后,向这个地方蜂拥而来的猎人们也觉察到了沈耘他们的意图。之前还光明正大小心翼翼展开搜索,这个时候全都开始进行埋伏,想要打沈耘他们的黑枪。

    意图自然是好的,但架不住沈耘的小队里有狸猫这个环境力极为出色的家伙。

    隔着高倍望远镜,对沈耘标定的区域迅速扫上一遍,便能够大致确定是否有潜在的威胁。

    等太阳已经偏移过头顶,还在守株待兔的猎人们发现猎物并没有上当,每次快要接近他们射击范围的时候,总是迅速离开。

    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只怕自己等人已经被沈耘他们给耍了。

    天气虽然转凉,但是草丛里蚊蚋丛生。平白为这些讨厌的小东西贡献了半天食物,而后他们便直接失去了沈耘他们的踪迹。

    在这些猎人跳脚痛骂的时候,沈耘四人却早就在一处极为隐秘的角落,挖掘出一道小小的无烟灶,开始烹饪一路上收拾的野味。

    食物中仅有一只野兔是肉类,其他全都是应季野菜。虽然没有什么佐料,但热石头烤制兔肉渗出的油脂伴着野菜的清香,那股子味道简直就是绝品。

    一番胡吃海塞之后,沈耘并没有直接带着鱼鹰他们继续行动。

    当下在这片区域的水已经被他搅的够浑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学习之前他们遭遇的那些猎人们的行径,守株待兔。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形,是一处非常好的观察位。

    通过这里,四个人的视野进行交叉,方圆两公里范围内所有的情况都能被他们收入眼底。

    沈耘这个提议,迅速获得了鱼鹰他们的赞同。

    四个人伏地魔的生涯就此展开,而同一时间,书虫带队看着手中的军用电脑,表情变得极为凝重。

    所有可以检测到的卫星画面里,他发现的猎人数目,算上已经被淘汰出局的,居然只有八十八人。

    那支八人突击队,居然就这样什么地失踪了。

    高精度的卫星侦测居然找不到八个人的身影,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早就料到了沈耘他们会使用这样的方法,特意进行了伪装和隐藏。

    书虫面色凝重。

    一分钟找不到这些人,他们一分钟就有巨大的潜在威胁。

    这种针芒在背的感觉,书虫一点也不想过多地感受。

    只是,分开的时候沈耘为了不让对方通过无线电侦测得知他们的行踪,已经跟书虫约定好如果没有特别紧要的事情,凡事都等到汇合之后再说。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足足一个下午,隐锋小组出于被动的防御状态,根本没有一丝收获。

    太阳落山的时候,两个小组刚刚会和。其他成员主动担任警戒任务之后,沈耘与书虫相对而坐,开始交流分开之后的收获。

    “他们显然知道我们会用这种办法找他们,所以有了防备。今天下午,我一无所获。”

    书虫失望的语气让沈耘笑着摇了摇头:“不仅是你们,其实我们也一无所获。可难道这不就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吗?”

    见沈耘居然还有些高兴,书虫有些不太理解沈耘的脑回路了。

    “你想啊,我设置的这个对抗,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谁会比较着急一点?”

    “肯定不是咱们。反正最坏的打算,咱们熬过四十八小时,他们绝对要听咱们的。我可不觉得那些心高气傲的家伙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书虫径自说着自己的想法,却看到沈耘双手一摊。

    “这不就对了。既然是他们更着急一点,那咱们还担心什么。等到明天这个时候,如果他们还沉得住气,咱们再担心也不迟。现在嘛,还是安安稳稳休息吧。”

    沈耘他们闲聊的时候,他们口中的八人小队,此时也在一处巨石下商谈。

    为首那个队长模样的少校,此时一脸悔恨:“娘的,这次上了这些家伙的大当了。咱们突击队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被动过。”

    “前面那里上午响了三次枪,可是下午却不见半点动静。这些家伙看来想要来个兔子蹬鹰啊。”

    “队长,要不我出去探探情况吧。咱们一直呆在这里,除了通过枪声判断情况,其他的全都一抹黑啊。再这么等下去,我担心他们也找个地方藏起来,到时候耍无赖赢了咱们,那可哭都没地儿哭去了。”

    这名队员的发言赢得了其他几人的赞同。

    然而作为队长的少校,却摇了摇头。

    “你是这么想的,他们也会这么想。根据早上的情况判断,对方可能要在追捕中消灭我们,从而到达震慑学员树立威名的目的。”

    “那咱们怎么办,还真让他们踩着咱们肩膀上位不成?”

    少校笑了笑,随即摇摇头:“想要这么舒服地上位,也不想想他们有几斤几两。咱们不要着急,等到明天下午的时候,问问剩下的人在哪里集结,咱们就去那里设伏。”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