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追凶
    

    接连三名同伴被击毙,剩下两人非但没有吓破胆,反而比方才更加疯狂。

    一改先前借助掩体进行射击的动作,他们带着防毒面具在黑暗中起身,不停地变动自己的位置,同时向沈耘和土豆疯狂地倾泻枪支内的弹药。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结局便已经注定。

    同样带着防毒面具,可是在大队的时候,沈耘他们就已经经历过头戴防毒面具进行作战的强化训练。

    丰富的经验完全可以肆意碾压匪徒们,仅仅两人冲出掩体数秒钟之后,他们的四肢便遭受了无情的打击。

    彻底失去行动能力,但是保全性命,不得不说,撑到最后的他们还真是幸运的。

    虽然,他们的下半辈子肯定要在牢狱中度过。

    近距离观察过两人的情况,沈耘在通信频道中说了一句安全。

    b组剩下的队员和二脚踢迅速冲了下来,看到沈耘与土豆的时候,钦佩地竖起大拇指,而后才开始执行沈耘的命令。

    留下卫生员和另外一名队员对两名匪徒进行紧急救护,沈耘和土豆带着各自的组员开始对底下建筑进行紧密的搜查。

    比起地面之上,这次的搜查行动要显得更为谨慎。

    剩下的恐怖分子还有不到十人,可是他们当中不仅包含了制毒人员,还有他们的头目。

    越是核心人物,其战斗力和丧心病狂的程度也就越高。

    在这样的环境下,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被对方利用,进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探测仪上的数据不同地变动着,而搜查的结果也让沈耘的心越来越沉。

    剩下的匪徒们果然通过其他通道逃窜了。

    这群狠辣的家伙在临走之前切断了电力供应,同时在几间密闭的房间内释放了毒气,而制毒的设备也被他们打开,成品和半成品混杂之后,形成了成分更为复杂的化学气体。

    沈耘不得不庆幸下来之前让队员们全都戴上了防毒面具。

    不过现在算算时间,想要保证队员们的绝对安全,就必须要在五分钟之内重新回到地面上去进行处理。

    防毒面具虽然能够最大限度防止吸入有毒气体,可是他们身上的战斗服却并不具备这个功能。一旦毒气渗透接触到皮肤,就不能确保会不会造成其他伤害。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用在这个地方,是一点也不带夸张的。

    “上红外扫描设备,把通道入口找出来。记住,我们只有三分钟,一旦时间到,所有人必须全数撤出地下室。”

    沈耘一句话,让战士们认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三分钟时间,如果能够找到通道入口,他们就可以凭借体能追上匪徒。

    可是如果找不到,就只能依靠鱼鹰和书虫他们四个对外侦查——这种近乎有些听天由命的方式,并不是大家所希望的。

    正要让匪徒们逃出去,想要继续追踪,就要动用军犬或者警犬。而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意味着他们任务失败。无论对于他们,还是对于大队,这种局面都是不能容忍的。

    高科技的力量让匪徒们拥有了制造更加残酷的恶**件的能力,同时也让正义的力量拥有了更加高效的对抗方式。

    红外扫描设备仅仅在这些房间内走了一圈,也就一分多钟的样子,便找到了通道入口所在。

    不得不说比起上边的建筑,地下建筑花费了建造者更多的心思。

    通道如何一面墙的角落里。如果不借助仪器寻找,就这一个入口便能挡沈耘他们半个小时以上。

    找不到打开墙体的机关,这次开门的方式依旧暴力。

    大当量的爆炸物让沈耘觉得地面都有些轻微晃动,豁然开朗的洞口虽然幽暗,却让沈耘心神大定。

    匪徒们在通道内也释放了毒气,沈耘看了看身后的队员们,语气带着几分决然:

    “土豆,带着队员们回去,立刻进行消毒处理。书虫,打开igps,时刻注意我的位置。”

    “队长,你要做什么?”土豆惊叫一声,显然这个时候这样的命令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我的体能你们都知道,在装备可以承受的时限之内,应该可以追上他们。服从命令,不要因此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仅仅解释了这样一句,沈耘便再也不管土豆他们反映如何,直接冲进了洞口。

    特种兵当然不是机器,但在感情面前,他们往往会变得非常理性。

    土豆只是犹豫了一下子,而后深深看了一眼沈耘离去的背影,便决绝地对自己的组员们命令道:“服从命令,迅速带回。”

    于此同时,迅速打开地下定位系统的书虫看着屏幕上红点的位置,立刻在通信频道中对鱼鹰通报:

    “东北偏北六度,向前行进两百米占据有利观察位置。”

    “方向变动,距你一百五十米的位置,向西北偏西五度。”

    在电脑屏幕上,沈耘行进的方向经过三次变动,最终趋于稳定。鱼鹰凌厉的目光已经透过高倍狙击镜死死看着那个方向。

    而在地下狂奔的沈耘,这会儿也不得不加快自己的速度向前冲刺。

    连续十几分钟戴着防毒面具行动,身体的消耗明显要更大一些。沈耘感觉自己的脊背已经渗出了细汗。

    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能追上匪徒,一旦汗水完全浸透衣服,如果这些有毒气体具备一定的水溶性,那自己的处境可就有些不妙了。

    时间分分秒秒对沈耘都显得异常珍贵。

    而在地面上,简单进行了消毒处理的三组成员同样依照书虫的指示不停地奔跑。

    不论沈耘能不能在地下就追上匪徒们,但是他们可以肯定,沈耘一定会将匪徒驱赶到地面上进行战斗。

    作为一个行动小组,如果在这种时候让队长孤军奋战,土豆他们估计要自己找根树干一头撞死。

    无论是谁,此时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追上那些家伙。

    临近中秋的夜晚,皎洁的月色下八个人的身形如猎豹般矫捷,在崎岖的山林间带出一道道轻风,将归根的落叶,带到了它们未知的远方。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