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加大难度的盲人游戏
    沈耘满意地用眼罩蒙住了自己的双眼。

    而后,便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拉起,放在一个宽厚的肩膀上。

    于此同时,黄鳝带着几分紧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队长,你现在在我身体左侧平行位置,相距十五公分。”

    “现在咱们拖轮胎向前加速一百米,我数到三,咱们就开始。”

    一根拖轮胎的带子挂在沈耘上,黄鳝的计数也正式开始。

    “一。”

    “二。”

    “三。”

    感受到黄鳝肩部肌肉瞬间紧绷,沈耘听到三的刹那,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陪同黄鳝冲出了起点。

    轮胎在草地上拉出两道宽阔的痕迹,与此同时弥散的烟尘也昭示着两人步调基本一致,这第一个项目,显然沈耘对黄鳝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

    来到终点的刹那,黄鳝喊了一句“好。”

    思绪回转了仅仅零点零几秒,沈耘便迅速跟着黄鳝减速。

    “漂亮。”

    帮助沈耘解开带子的同时,书虫轻声在沈耘耳边夸赞。凭借感觉对书虫点了点头,沈耘催促黄鳝:

    “继续,下一个项目。”

    “前方二十米,有长十米的低桩网。”

    沈耘没有答话,只是跟着黄鳝继续往前走,估计这十九米的笛梵个,黄鳝开口提醒:“卧倒。”

    当匍匐前进开始之后,黄鳝的提醒开始变得频繁起来:“向左便宜十度,对,速度放慢点。”

    “再向右偏,好的,可以加快速度。”

    沈耘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黄鳝的提示,根本就没有时间的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鳝终于开口提醒:“到达终点。”

    翻身爬起来的沈耘感觉浑身都轻松了很多,说实话,刚才他的心里真的有种隐隐的恐惧,生怕一个不好自己就被铁丝网上的刺刮到。

    然而这仅仅是热身罢了。

    黄鳝接下来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自然:“前方三十米,钻桥墩。”

    桥墩有意锻炼人的灵活程度,因此每个空档的宽度都是不一样的。黄鳝必须要时刻注意提醒沈耘,这样才不至于让他撞在桥墩上。

    要说难度,自然是有的。可是黄鳝也知道沈耘的决心,今天晚上不让自己和他做出点示范来,是根本不可能罢手的。

    “队长,躬身,接下来可就要仔细感受我的动作了。”

    小心地提醒了一句,黄鳝弯下腰,看着队友们将沈耘的手放在他的后背上,而后迈出了他艰难的一步。

    桥墩之所以是最难的,就是因为它需要反复地进行不规则的转向。想要在蒙眼的情况下不撞桥墩,就必须认真感受前者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黄鳝缓慢的速度显然让沈耘有些不满意。

    就这种慢吞吞的动作,压根就起不到训练的效果:“加快速度,你要相信我可以跟得上,只要保持好节奏,没有什么问题。”

    队长都这么说了,黄鳝还是能说什么。

    一改先前的缓慢,黄鳝加快了速度,没想到沈耘果然能够跟上他的节奏,这下子黄鳝就放心多了。

    十二个桥洞,三分钟时间,当黄鳝带着沈耘走出来的时候,队员们由衷致以热烈的掌声。

    但是训练还没有完,到现在为止,也只是纵向在训练场走了一边,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训练设施等着沈耘和黄鳝,而这些设施的难度也更高。

    难度提高,训练自然没有先前那么顺利。

    尤其是黄鳝从一开始就绷紧了心弦,到了最后一个项目的时候,心里终于有些放松。

    可就是这么一放松,他的引导就出现了些微的偏差。钻矮板墙的过程中,本来应该是头下垂三公分,却被黄鳝说成了抬起三公分。

    矮板墙的洞口就那么大,说多三公分,直接让沈耘的脑袋狠狠撞在了木板上。

    那“嗵”的一声,使得沈耘因为吃痛而身体不自觉地后仰。若非双手及时抓住了洞口,他的身体肯定会砸在地上。

    饶是如此,沈耘也不得不退出已经跨过矮板墙的右腿,站稳了身形用手揉着已经起包的脑袋。

    书虫等人全都围上来,扯掉沈耘的眼罩,急声问道:“队长,没事吧。”

    至于黄鳝,这个时候早已愧疚到低头不敢看沈耘的目光。

    “把头抬起来,下次注意点。训练场上犯错没关系,不要到了战场上才犯错,那可就要命了。行了,现在我来引导你。怕不怕?”

    虽然疼痛,可是沈耘并没有因此迁怒黄鳝。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次的训练他已经完全通过。

    拍着方才带给他方向感的黄鳝的肩膀,沈耘问道。

    黄鳝内心的愧疚,让他恨不得求沈耘狠狠打他一顿。

    可是当他听到沈耘这样略带警示的提醒,任性格油滑,此时也忍不住在眼中噙满泪水。

    狠狠向沈耘点着头,黄鳝主动带上眼罩,向沈耘表决心:“队长,您就放心指挥吧。您指哪我去哪,绝对不会有一点偏差。”

    小小的事故以这样的结局告终,在关心沈耘的同时,队员们也纷纷开始找伙伴开始训练,整个训练场上,只剩下书虫一个人观察着他们的动向,一遍随时准备帮忙。

    当时间来到十一点半的时候,这场训练才完全结束。

    所有队员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碰撞产生的淤青,但是通过这场训练,他们对身边的战友已经完全放下了隔阂。

    “如果明天再让我们进行这个项目,我想我一定能够毫发无伤。”

    二脚踢丝毫不预留余地,然而沈耘的回答却瞬间将他打回了原形。

    “你还是琢磨着怎么向你的战士学习化妆吧。连个欧莱雅都读错了,还想着明天玩这个。告诉你,明天化妆课的模特,依然是你。”

    沈耘的话,使得队员们全都想起了二脚踢的桃花眼。

    “二脚踢,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思春了?你要思春早说啊,哥几个张罗着给你找媳妇啊。”

    “一想到自己身边居然藏着一个好色之徒,这脊背就是一阵发凉。不行,今晚睡觉咱们轮流值班,防火防盗防二脚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