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场游戏带来的反思
    “高远老师,您先来吧。”

    被点到名的高远显然没想到会是自己,怔了怔之后,这才回答了一声:“是。”

    看到高远这个样子,沈耘在欣慰这两天训练成果的同时,也恭敬地说道:“高远老师,这会儿不用那么严肃,要知道您是老师,我们是学生。”

    沈耘真诚的目光感染了高远,点点头,尽管宿舍因为来人太多显得有些逼仄,却依旧面向沈耘他们站稳。

    “表演的第一堂课,就是学习如何解放天性。”

    “什么是天性,在我们演艺圈有个统一的认识,那就是人的下意识。半夜听到哨响,我们迅速穿衣下楼整队结合,这就是一种下意识。”

    “解放天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用自己的意识激发下意识,在面对任何场合的时候,我们都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身体。”

    不得不说高远确实人老成精,两段话便让隐锋小组全体眼睛里冒出了精光。

    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身体,对于特战队员来说,简直就是最为基本的要求。可是高远讲述的这种控制,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或者说,这是一种对他们来说全新的概念和要求。

    额头上的汗水终于被擦干的二脚踢,此时忍不住催促:“高教员,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像您说的一样解放天性?”

    迎着二脚踢急切的目光,高远笑了笑:“其实你现在的行为就已经算是解放天性了。当然,解放的还不完整。”

    指了指二脚踢的身体:“语言和表情已经非常自然,但是身体却没有那种与迫切相应的动作,这样就会让人感觉非常别扭。”

    在大伙震撼的眼神中,高远居然学着二脚踢刚才的样子,没有一分差错将他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模仿了出来。

    不,甚至不能够说是模仿,而是做出了一个真正急切的表情。

    “下面,我们就开始解放天性的训练,首先最为简单的一个游戏。扮盲人。”

    扮演盲人这个游戏,其实就是在心理上建立松弛感和信任感。

    对于平常人来说,或许沈耘他们具备常人所不及的信任感,可是真正玩游戏的时候,反倒是让一干明星们大跌眼镜。

    第一组玩游戏的沈耘和书虫还好说,两人对彼此的信任早在当初作战小组里就已经建立了。

    可是轮到鱼鹰他们的时候,问题就非常明显了。

    游戏的内容是正常人牵引“盲人”在宿舍内走一圈,以最少触碰其他人的身体为最佳。

    可就是这样一个游戏,从沈耘和书虫之后,再也没有一对能够碰到他人低于五次。

    游戏结束的刹那,高远摇摇头:“军人的职业使得你们内心充满了对陌生环境的戒备,所以你们时时刻刻都将队友告诉你们的信息跟你们自己内心的判断做比较。这就是你们失败的原因。”

    “今天的教学我认为到这里就可以了,汉魂教官,我认为你们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高远的话,为沈耘敲响了警钟。

    这两天看似融洽的团队氛围,到底是不是在自欺欺人,沈耘心里也没底。

    带着感激向高远点点头,沈耘说道:“好了,大家赶紧休息,明天依旧早上六点半起床训练。”

    走出门后,沈耘带着队员,全副武装来到训练场上,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宣布开始训练。

    “这会儿正好清净,咱们简单开个会。”

    静谧的夜空无疑为这场小会带了一个不好的头,沈耘说完之后,并没有人回答。除了书虫,每个人都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都在回想刚才的课程吧?”

    沈耘一语中的,战士们终于抬起头来,但是眼神中全都带着歉疚和惭愧。

    “队长,是我们没有做好。请相信我们,在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可以达到要求的。”

    豆腐急了,进入行动小组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不良的表现导致出局。

    由他开始,接下来每个队员都带着一副恳请的语气跟沈耘说话。沈耘的内心,慢慢地开始变得低落起来。

    “我没有要责怪你们的意思,而是想要告诉你们,建立信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没有必要因此耿耿于怀。现在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端正心态,通过这次的学习,加快信任的过程。”

    “作为队长,我愿意将我的生命交给你们。今天晚上咱们不搞体能,就在这里继续盲人游戏。两两一组,做完之后交叉互换。”

    指着刚才撞人次数最多的黄鳝,沈耘勾勾手指:“现在,我当盲人,你来引路,所有的训练设施,都由你来带我走一圈。”

    “队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书虫闻言急忙阻拦。

    要知道这训练场上很多设施搞不好就会伤人,很多人在具备完全视力的情况下都得十分小心,沈耘居然要闭眼让黄鳝带他。

    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作为队里唯一的老队员,他根本就没法向龙飞云交代。

    无视了书虫的阻拦,沈耘死死盯着黄鳝:“把这里当做是战场,现在由你来护送双目失明的我返回我方阵地。”

    黄鳝有些颤抖。

    跟书虫一样,他的心里也认为这实在是太过危险了。稍微有一点点的失误,沈耘就有可能遭受致命的伤害。

    惊慌的他连连摆手,得到的却是沈耘严厉的呵斥:“黄鳝,你真的想要当个懦夫,将自己受伤的战友扔在敌占区,看着他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最终失去生命吗?”

    “听清楚了,任务失败,我无怨无悔。可是如果你连接任务的胆子都没有,现在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我不敢把我的命交到一个懦夫的手里。”

    听到沈耘的话,黄鳝身体冷的一颤。

    他的性格是油滑了一些,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希望自己当个懦夫。能够成为特种兵的人,根本就没有懦夫。

    这种近乎侮辱性的词汇,让黄鳝紧紧咬着牙关:“好,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