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缓慢凝聚的信任
    沈耘进门不久之后,书虫便悄悄溜了进来。

    跟帅虎打个招呼之后,吊儿郎当坐在沈耘的椅子上,书虫颇为自得地说道:

    “怎么样,沈耘,我这演技还行吧。”

    听到演技二字,帅虎匆忙将手头的握力器放在桌上,而后穿着一双拖鞋凑到了书虫身旁。

    “书虫,快说说,你俩又合谋干什么坏事了?是不是联手坑龙头了,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书虫正想忽悠一下帅虎,沈耘便抢先他一步盘腿坐在两人面前开口说道:“别瞎扯,在龙头那老狐狸面前演戏,我还没修炼到那个地步呢。”

    回答了帅虎的问题,沈耘这才向书虫伸出一根大拇指。

    不用多说话,刚才书虫的表演绝对能给个满分不怕他骄傲。

    在队员们面前的言行,其实都是沈耘跟书虫两人商量之后决定的。没有经过实训之前,沈耘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队员们的认同感。

    手段虽然有些卑劣,不过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而且在很多地方沈耘也没有作假,只是跟书虫配合着将一些应该凸显的重点凸显了一下。

    听着沈耘娓娓道来,帅虎眼睛简直冒出了精光。

    “沈耘,你俩这双簧有待开发啊。我看其实你们完全可以在之后那个什么真人秀的时候也来这么一出。”

    面对这个实在不算怎么高明的建议,沈耘哭笑不得。

    这次他们过去,只是在军训方面当教官。可是在演技和化妆方面,他们可都是学生。

    就沈耘和书虫俩人那三脚猫功夫,那些人精们还不分分钟看穿。

    看帅虎还有继续往下说的趋势,沈耘不得不转移话题,将这个问题揭过。

    三个人足足聊了一个小时,眼看着天色已晚,书虫这才起身离开。

    双簧的效果,简直出乎了沈耘的预料。

    第二天早上当沈耘站在一众队员面前的时候,他感受到先前还有些不服他的队员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柔和起来。

    对于这个结果,沈耘非常满意。

    毕竟这种托付生命的信任,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获得的。但是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沈耘相信自己能够将这种收获持续下去。

    “好了,例行的重装五公里,你们在特战大队比我呆的久,想必作战小组的规矩都是知道的,现在报负重。”

    “鱼鹰。”

    “39公斤。”

    “土豆。”

    “35公斤。”

    ……

    除了沈耘和书虫,其他人的负重基本上都在35公斤以上,按照他们各自负责的位置计算,反倒是鱼鹰这个狙击手超出的负重最少。

    当十一双眼睛看着沈耘和书虫的时候,沈耘冲书虫点点头。

    “汉魂,55公斤。”

    “书虫,43公斤。”

    两个人口中报出的数据,基本上比他们承担角色的标准负重值都高出了十公斤以上。

    十一人眼巴巴看着两人,打死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看了看书虫,沈耘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怎么样,亮底子吧?”

    当两人的负重背心和负重绑腿暴露在众人面前时,十一人全都傻眼了。那鼓囊囊的背心上加的铅板可是比他们多太多了。

    成功震慑了这些队员一波之后,两人穿好了衣服。

    “好了,开始吧。”

    五公里越野回来,一队人又非常自觉地进行了一些其他的体能训练,这才回到宿舍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换上衣服前往食堂吃饭。

    短短一天时间,沈耘发现队员们看自己的眼神疏离感已经少了很多。

    暗自为这样的进步欣喜的同时,转眼便来到了前去执行任务的时候。

    早饭刚刚结束,龙飞云就派人拦住了前去健身房进行锻炼的隐锋小组。

    “沈队长,龙头命令你们即刻收拾行装。九点半大队会派车送你们到151基地。这份文件,请你们仔细。”

    根本就不用看,沈耘便知道这是此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内容。

    大致内容只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不能主动暴露他们行动小组的身份,另一个则是提醒他们需要学习的内容。

    虽然早就知道,但是真正看到实质性的文件之后,队员们还是有些兴味索然。

    沈耘见状,不得不出言提醒:“都赶紧的,不想负重越野到151基地,就赶紧去收拾东西。”

    151基地并不是特战大队的训练基地,而是这次他们表面上的身份第38集团军下边一个装甲师的轮训基地。

    仅仅是直线距离就有四十公里,可是中间还隔着三座山,一道十多米宽的河水。

    如果不想急行军之后狼狈地出现在导演组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乖乖听话去收拾东西。

    一溜烟全都回到宿舍,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人都背着背囊来到了既定位置。

    四辆越野车风驰电掣飚出营地,大半个小时之后,151基地的大门就出现在了沈耘等人面前。

    既然是演习,自然要做全套。

    这个装甲师直接拍了一部分人手过来进行正常的训练,虽然距离甚远看不到训练场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热闹的口令声居然冲破了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入了沈耘的耳朵。

    “军区这次可是下血本了,我听声音,基地里应该有一个营。”

    “怎么,现在就开始想念你的基层部队了?我说沈耘,你才刚刚当队长啊,不会这个时候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吧。”

    听到书虫的调侃,沈耘不禁乐了。

    “别胡说,偷师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就这么早走。我是听到这种训练的口令,心里就有些痒痒。说真的,这会儿忽然就有些期待训练那些明星了。”

    “你就不怕这次掣肘太多?”

    既然是演习,肯定要听导演组的安排。书虫知道沈耘的脾气,在某些地方非常喜欢较真。如果到时候双方有了争执,究竟该如何收场?

    “你觉得,军区会弄那种粗制滥造的东西打自己的脸?”

    对于这种事情,沈耘反而比书虫要看得透彻。下车之后他要做的事情,在这一路上他就已经筹谋好了。

    看到沈耘一脸笃定的样子,书虫笑笑。

    “既然这样,那呆会儿一切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