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接受采访
    接受了一整天别人艳羡的目光,沈耘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会随着训练再一次展开逐渐淡下去。

    可是事情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当早上再一次晨练结束之后,沈耘被大队政委叫了过去。

    “沈耘,前天龙大队给你的东西都记住了吗?”

    政委也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

    看到沈耘点点头,便继续追问:“现在我先问你两个问题,如果有家地方报纸问你,嘉奖时说你在思想建设方面有重大贡献,为什么你现在却想要当特种兵?”

    “不论什么兵种什么职位,用思想武装头脑,用思想指挥行动,这才是一名合格的人民子弟兵。”

    政委微不可查地颔首,而后再度问道:“听说你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为什么会想到来部队呢?”

    “军队是一所更加特殊的大学,来过的人或许会后悔一时,但是如果不来,可能要后悔一辈子。”

    “你说的后悔,到底是后悔什么呢?”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想从军应该是报效祖国最为直接的方式。这里没有金钱,鲜花以及掌声,但是有热血,激情和荣誉。”

    每一个问题沈耘都对答如流,这样政委放心了不少。

    “好了,准备一下,呆会儿会有几家新闻媒体要专门采访你。我们这里不适宜公开,所以你会被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希望你能够保持现在这个状态,圆满完成采访任务。”

    将采访当做一个任务,不得不说,特战大队对于这种事情的小心谨慎。

    沈耘自然领会其中的意思,向政委敬礼之后,便径直回到宿舍换好常服,随即登上大队备好的车上离开。

    为沈耘准备好的地方,是卫戍区招待所的会议室。

    比沈耘先到一步,龙飞云已经和几家媒体的记者闲聊了一阵子,见沈耘走进来,笑着向这些人介绍道:

    “几位,这就是这次你们要采访的对象,沈耘。沈耘,赶紧过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

    “喏,这位是总政新闻宣传处的车主任,此次采访的内容全都由车主任把关。”

    显然对于沈耘的采访非常重视,这位大校亲自下来抓采访内容,连龙飞云都有些赞叹。

    沈耘迅速向这位敬礼,得到一个善意的点头之后,目光才转向了下一位。

    “央视新闻的高记者,军事频道的孙记者,还有,这是人民日报的刘编辑,这是军报的黄编辑……”

    全都是中央级别的媒体,沈耘心里都有些小小的紧张。

    而龙飞云在介绍完之后,却非常惬意地笑道:“不要紧张,问题都很简单,你只要如实回答就是了。”

    沈耘当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龙飞云却很清楚。

    就算是地方卫视的直播都有剪辑的可能,何况这次采访只是文字性的,内容完全受到车主任的把控。

    沈耘就算是有什么说错的地方,这些常年玩弄文字的人也会非常聪明地将其更改掉,甚至经过一番润色,沈耘所说的能保留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作为特战大队的龙头,他当初自然也接受过这样的待遇。

    龙飞云的安慰并没有什么作用,尤其是摄像机摆在沈耘面前的时候。

    央视新闻的高记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不像沈耘想象的是什么高大上的儒雅男子,相反油腻中年的形象忽然就拉近了他跟沈耘的距离。

    看着沈耘非常拘谨地坐在椅子上,高记者笑了笑:“不用太过严肃,不然观众们还以为你在背台词呢。”

    “放轻松,想什么说什么,不合规矩的地方我们会剪辑掉的。”

    安慰沈耘的同时,高记者冲车主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

    “下面,咱们就开始吧。”

    “沈耘,作为一号首长亲自签署嘉奖令的三人之一,你当时听到嘉奖命令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想。”

    回答问题之前,沈耘下意识地看了看车主任,见他冲自己点头,这才露出些许笑容:

    “首先,脑子里一片空白吧,因为太震惊了,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么说没有心理准备?”

    “同我一样奋战在各个战线的同志有很多,我觉得我不算其中最突出的吧。”

    “但事实上,经过我们了解,你在军队思想建设方面,早在六年前就已经做出了巨大贡献。你当时是怎么想到十二字口号的?”

    “您过誉了,其实这十二字口号,只能说是对我在部队学习的一个简单总结吧。听党指挥是基础,能打胜仗是目的,作风优良是过程。”

    “后来通过学习我军的历史,逐渐把这十二字发散开来,形成了自己一些浅薄的思想。”

    沈耘逐渐放下了紧张,而车主任此时也连连点头。

    沈耘的每一句话,用词都非常准确,压根不用进行删减和补录。见沈耘还会看向自己,车主任微笑着点头示意他放心。

    高记者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松快了不少。

    不过采访进程并没有因此耽误。

    “能跟我们说说,当这些思想经过深入的发掘之后,映照进你的训练生活中,你自己有什么感受?”

    “首先是觉得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吧。”

    “毕竟经过整理和发掘之后的理论知识,思想深度已经不是我能够企及的,想要更好地运用这些理论,就必须努力学好它。”

    “然后就是觉得肩上担子很重,如果自己提出的口号自己都做不到,那该怎么向自己交代……”

    这会儿沈耘也慢慢开始用自己的语言来回答问题,这样的方式反而让高记者暗中点头。

    足足五个小时,就连午饭都是吃送来的盒饭,终于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几家媒体的采访宣告结束。

    当带着沈耘赶回营地的时候,龙飞云不仅笑道:

    “你小子天生就是个出风头的料,想当年我第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那叫一个紧张。”

    “为了能够顺利说一句话,我都要背着镜头念叨好几遍。你小子倒好,侃侃而谈口若悬河,我看唾沫星子都要飞到人家摄像机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