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要再把自己当新人
    “首长,这枚奖章,我恐怕受不起。”

    激动之余,沈耘有些惶恐。如果按照颁发的数量来看,一等功奖章比人工饲养的大熊猫产出率都低很多。

    就已经办法的一等功奖章,近几年来追授给烈士的比例反而更多一些。

    所以军中广为流传的“一等功拿命换”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现在,这样一枚奖章就挂在自己胸口。只要是个军人,注定喜欢荣誉。

    可是这样沉甸甸的荣誉沈耘真的感觉有些承受不起。

    听到沈耘的话,老首长凝重的脸忽然绽放出一丝笑容。

    “很好,没有被这样的荣誉冲昏了头脑。清醒固然值得表扬,不过谦虚过分也要不得。”

    老首长拍了拍沈耘的肩膀,在他身边两位中将的笑容中很是郑重地告诉沈耘:

    “不要再把自己当做是当年那个刚刚下放到连队的排长。沈耘,对你的嘉奖,是经过我们几个部门开会商议后请示的。”

    “授予一等奖的的条件,不论是思想建设,还是理论研究,又或者是科学研发,单独拎出来一个就足以授奖,何况你有三个。”

    “强军路上,需要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作为榜样。你不用觉得配不上。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过去的成绩,就停滞不前。”

    “榜样的力量除了催人奋进,还要让更多人在你的带领下,为军队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固然是荣誉,但更多的是沉甸甸的责任。”

    一番开导,沈耘内心的惶恐终于少了很多。

    只是,忽然之间就觉得,比起胸口沉甸甸的重量,心中背负的压力反而更加沉重。

    得奖了,往后便要更加努力,方能不负那么多首长的期待。

    而且往后在特战大队,注定了所有人的目光都会汇聚到自己身上。稍微行差踏错,估计就会引发巨大的议论。

    沈耘长吸了一口气,目光最终还是恢复了平静。

    抬手敬礼的同时,沈耘半是回应,半是发誓:“请首长放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不让这枚奖章蒙羞。”

    “这就对了,好了,向你的战友们敬礼之后就下去吧。”

    冲沈耘点点头,老首长含笑看着他转身向四周敬礼,随即龙行虎步走下主席台。

    “好了,接下来我们会到你们训练生活的地方四处走走,你们平时做什么,现在就继续做什么吧。龙飞云,可以让你的部队解散了。”

    虽然份属上级,但是特战大队素来是将不下令兵不卸甲,老首长冲龙飞云点点头,便带着一干将军们离开了主席台。

    大队显然早就已经开会讨论过了,目送首长们离开之后,龙飞云便宣布:“全体都有,今天可以在营地自由活动。不过都给我注意点分寸,不要搞什么幺蛾子,明白没有?”

    前一句,自然是向所有人说的。这后一句嘛,其实是给沈耘他们这些新来的预备队员说的。

    像这种规格的首长视察,对特战大队的老队员来说,其实已经司空见惯了,因为每年比较特殊的节日和比较重要的任务都会有首长莅临指导。

    但是新来的队员不一样,有些人或许第一次见这种规格的首长,加上前头沈耘得了个那么大的奖,万一有人想不开要在首长面前表现呢。

    反正龙飞云是最烦这种事情了,说这话的时候,也在变相地提醒老队员注意新人的动向。

    老队员当然会意了,解散之后,新人各自有老队员找过去邀请一道玩耍,不过他们惊讶地发现,这些人拒绝的理由都出奇一致:

    “老鸟,这会儿可不行,我们得去看看沈耘。这小子不声不响拿个奖章,还是我们都没见过的一等功,不看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谁都知道,沈耘肯定回到宿舍第一时间会把奖章收起来。往后除非是特殊时刻,不然绝对不会再拿出来。

    这个时候不趁机围观,那估计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得不说这个理由非常强大,不仅说服老鸟们放过他们,还涮带将老鸟们也一并拐了过去。

    相比这些新人,老鸟们跟沈耘的关系还没达到能够肆意凑热闹的程度:“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去晚了估计他的宿舍门都要被挤烂了。”

    只是就说话这么点功夫,沈耘的身边就已经围了好一圈人。

    最里边的自然是书虫这些跟沈耘算是老熟人的家伙,仗着在特战大队的名声,直接抢先占据了最佳位置。

    后头这些纯粹就是跟着凑热闹的,即便如此,也围了好大一个圈。

    书虫想要凑上去摸摸一等功奖章,不过被沈耘狠狠将他的手拍了回去。

    别人不知道,沈耘可是清楚地很。跟着龙飞云的那个作战小组里头,绝对人手一枚一等功奖章。

    只是他们执行的任务注定了不能将嘉奖理由公之于众,所以也只能藏着掖着记在功劳簿上却并不公之于众。

    “想摸摸自己的去。”

    冲书虫做出一个口型,沈耘知道这家伙绝对知道是什么意思。

    果然,书虫一愣以后迅速咧嘴笑了起来:“我说,这玩意是纯金的,又不会摸掉一层,何必这么小气。”

    “只能看,不能摸。我可告诉你,这奖章就等同于我媳妇,谁敢动手,我就翻脸。”

    沈耘一幅六亲不认的样子瞬间让书虫尴尬了起来,同样也用这一句话将很多意图亲手抚摸一下奖章的人缩回了手。

    不过却没有人因为这话心里感到不爽。

    这是一等功奖章啊,搁谁那里不当宝贝供着。沈耘的反应倒是最正常不过了。

    如果真的任由所有人都摸上一遍,或许那才是对于这枚奖章的不尊重。

    既然不能摸奖章,过足了眼瘾的官兵们开始七嘴八舌问了起来。

    “沈耘,原来我们学过的那本书的作者跟你真的不是同名啊?还有,你的思想理论报告写的到底是什么,听首长的意思,这才是大头啊?”

    面对这些好奇的问题,沈耘苦笑着摇头:

    “各位大哥,这些问题难度太高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说,还是问点简单的吧,比如我现在的获奖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