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嘉奖令
    好奇,固然是有的。不过更多的还是羡慕。

    哪怕是早就已经晋升了少校的几位,这个时候也在憧憬自己能够更进一步的画面。

    趁着所谓的首长还没有到来,这些人纷纷跟自己相熟的老鸟们挤眉弄眼说小话。

    “话说,沈耘忽然戴少校的衔出来没问题吧?”

    “没有任何问题。”

    队伍里自然不能跟帅虎一样解释的那么仔细,老鸟们只是简单说了下结果就不再理会,这样的回答反倒是让新来的更加疑惑。

    “都没授衔仪式,怎么就戴上了呢?”

    “该戴就戴,别废话,龙头看着呢。”

    完全懵逼了的新手们已经彻底崩溃,原本还盼望着首长来,这会儿他们反倒是期望首长赶紧来了然后赶紧走,他们也好仔细问问这个事情。

    在各种复杂的心思中,时间终于来到了九点钟。

    随着龙飞云的离开,队列陷入了短暂的低声喧哗,不过很快在几名主官的提醒下恢复了安静。

    然后,他们便看到几位首长在龙飞云和大队政委的陪同下缓缓来到了主席台上。

    沈耘一看倒是也乐了。

    这些首长里头,为首的赫然当初参加了自己婚礼的总参的那位。

    主席台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搭建,这些将军们上台向台下的官兵们回礼之后,便纷纷就坐。

    而那位老首长则依旧站立,向台下的官兵们点头。

    “建军节,是独属于我们广大官兵的节日。在这个光荣而特殊的日子里,我谨代表中央向你们致以诚挚的问候。”

    “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刻苦训练,真抓实干,向着强军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我知道,这一步大家迈的很辛苦。但是你们的成绩,上级是予以充分肯定的。”

    都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老首长这一辈子定然是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讲话,如今信手拈来,居然根本就没有发言稿。

    但就这些话语的理论水平,沈耘感觉自己是望尘莫及的。

    洋洋洒洒上千言,在扬抑顿挫中引得操场上的官兵们不断热烈鼓掌。足足半个小时之后,老首长的讲话才到了终点。

    “祝贺大家的同时,我也重点说一个人。”

    “此行除了慰问大家,我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就在临行之前,首长亲自签署了嘉奖令,通告全军嘉奖去年对军队建设表现非常优异的三名军人。”

    “我很高兴,其中一位,就在特战大队。”

    “这个人,你们或许对他不是很熟悉,但是相信我们每个人都肯定接触过与他有关的东西。”

    “在军队思想建设方面,他的一篇报告引发了全军高层的大讨论;在军事理论方面,他的论文一经报送,经过研究之后便迅速被采用为中高级指挥官进修必读书目。”

    “在军事科研领域,大数据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从理论提出到项目研发,他全程参与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他的成就,让我们这些老头子们都有些汗颜。他对军队现代化建设作出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

    “强军不仅要求先进的军事装备和优秀的作战技能,还需要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对人民的无比热爱,以及深刻的思想和长约的目光。”

    “沈耘同志是军队现代化进程中的优秀代表,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以他为榜样,为强军事业添砖加瓦。”

    老首长的话着实慷慨激昂,在没有说到沈耘名字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期待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然而,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刹那,特战大队不少人都开始懵逼了。

    沈耘,这个名字很多人都比较熟悉。

    当然,也仅仅限于名字熟悉。

    沈耘来才一个月,这上千人也不会刻意去看沈耘是谁。只是在某些人口口相传之下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特战大队,真正出名的人全都在作战小组里呢。

    沈耘就更加懵逼了,老首长诉说他的那些功绩的时候,沈耘就已经知道是自己了。可是这都过去好几分钟,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得到一号嘉奖。

    要知道,这是全军嘉奖,份量可是非常重的。

    沈耘忽然就明白上边为什么要自己提前看那份保密手册了。

    愣神好一阵子,沈耘终于在身边战友的推搡下回了神:“赶紧上去,首长在叫呢。”

    “啊?”

    沈耘惊醒,抬头看主席台上的时候,发现老首长和善的目光已经看向了他。

    这会儿可绝对不能出洋相,沈耘强行抑制内心的激动,迅速出列跑向主席台。

    不得不说,这份嘉奖带来的影响力绝对出乎了沈耘的意料。这么多将军他自然是见过的,可是还第一次见这么多将军面带笑容专门向自己一个人点头示意。

    沈耘来到老首长面前,很是恭敬地敬礼。

    “上次见你,还是在你结婚的时候。没想到一晃好几年过去,会是我亲自来给你颁发奖章。”

    能够做出这些贡献,老首长自然是相当满意的。想想当初沈耘托门路找关系找到自己这里,然后被自己直接扔进了一线部队。

    时间确实带给人的变化太多了。

    沈耘含笑点点头:“还是当初有您几位老首长的鼓励,我才能更加努力。”

    “客套话就不说了,来吧,让我为你戴上奖章。说真的,看着熟悉的后辈能够做到这个程度,我很欣慰。相信沈老也一定非常高兴。”

    老首长说着,非常凝重地从身后一名军官手中取过一个盒子。

    虽然看不到上边的字迹,但是沈耘却对盒子非常熟悉。这种盒子他已经有了两个,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得到第三个。

    同样的,他的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金灿灿的奖章迎着阳光异常耀眼,当奖章被老首长挂在沈耘胸口的时候,那份沉甸甸的重量让沈耘感觉自己活在梦里。

    一等功,拿命换;二等功,拼伤残。

    可是现在,沈耘胸中挂着的,赫然是一枚一等功的勋章。沈耘本来以为会是纪念奖章,谁知道现在,居然是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