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书虫的邀请
    沈耘不仅将自己的身体下压到水面以下,而且还成功地将身体再度从水里撑起来。

    目瞪口呆。

    这是唯一一个可以形容此时所有人心情的词汇。

    尤其是跟沈耘同一宿舍的几人,此时内心那叫一个震撼。他们可是清楚地知道,沈耘的体重也才堪堪75公斤。

    负重比自己的体重还要多十公斤,沈耘此时却在匀速地做着俯卧撑,看他那个样子,似乎要像当初做四千个俯卧撑一样跟这些教官们耗下去。

    看到一群全都傻了的家伙,龙飞云的怒吼声再度响起。

    “都愣着干嘛,看别人做自己就能不做了吗?俯卧撑再加一百个。”

    沈耘听到了龙飞云的吼声,但是他并没有心思进行过多的思考。

    多年来积蓄的力量,六百个俯卧撑对负重超过自己体重的沈耘来说并不算什么,他现在只想着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所有的任务全都完成。

    眼看着其他人六百个俯卧撑很快做完,开始上去四人一组抬圆木下水继续训练,沈耘的俯卧撑这个时候才做了四百个。

    直到其他人因为快速运动导致肌肉酸痛不得不放缓了速度的时候,沈耘才做完左后一个俯卧撑,头也不回对依旧踩在背上的鲤鱼说道:

    “报告,六百俯卧撑完成。”

    其实鲤鱼内心是极为震撼的。

    他在很清楚哪怕他在特战大队呆了两年,除了任务基本上每天都进行刻苦的训练,这样积累的体能虽然也可以背着一个人做六百俯卧撑。

    但是结果绝对会是他躺在床上起不来。

    反观,沈耘,居然还有十足的底气打报告。

    匆匆回到地面,鲤鱼小声对身边的教官慨叹:“这压根就不是个人啊。我感觉龙头像是在培养他的接班人呢。”

    在整个特战大队,也就龙飞云被冠以不是人的称号。

    但是现在鲤鱼将其范围扩大到了沈耘身上,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

    而他身边的人居然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鲤鱼下来之后,沈耘便发现整个水坑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没有队友,整个抱圆木做仰卧起坐自然也要单干。

    三百仰卧起坐对现在的沈耘来说,或许是刚刚好的运动。之前的俯卧撑带来的神经兴奋性还在持续,沈耘依旧非常有韵律感地起伏。

    能够这么玩,说明沈耘还有充足的体力来应对接下来的训练。

    龙飞云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禁扯出了一丝微笑。

    在他脑海中已经产生了很多个念头来安排沈耘之后的训练内容,现在缺少的,或许只有时间。

    “喜鹊,我怎么感觉这些人做个仰卧起坐半死不活的。是不是刚才运动太剧烈,热的晕头了?来,给菜头们灌点水冷却一下。”

    不断增加难度,这才是体能训练的精髓。

    奔着将所有人练趴下的目的,龙飞云毫不客气地指挥他的一干手下将高压水枪指向了众人。

    “地狱周”“黄金七十二小时”“野外生存周”……繁多的名目,昭示着沈耘他们的训练正式进入了正轨。

    考验从体能、技能、心理素质、思想品德等等方面综合展开的,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问到一些设置非常巧妙的题目,在规定的时限内回答压根就容不得人犹豫。

    所有的受训人员都不知道,其实他们都是被沈耘给坑了。

    第一次考验他们心理素质的时候,就被沈耘给破坏了气氛,导致后边只能用这样残酷的手段。

    当第三十一天的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整座集训基地里的受训官兵,就只剩下了沈耘身边这十九人。

    沈耘环顾四周,看着这十九人的面孔,心里充满了感慨。

    这段时间里,许继宇、才儿和小东北相继被淘汰。他们一个宿舍,到现在就剩下他自己,西北军区的华国新以及管继伟。

    而教官团也再一次全体站在他们面前。

    “恭喜你们,成功度过特战大队选拔的第一道关卡。”

    短短一句话,居然让沈耘身边好多人开始了无声的哭泣。这个消息来得太多突然,让早就已经习惯了种种残酷考验的他们忽然就有种幸福感。

    “通过这道关卡,你们将成为特战大队的预备队员。接下来你们将随我们回到基地,一起参加训练,同时学习更多更专业的特战技能。”

    “学习的过程,也是你们接受考察的过程。”

    “大队将会对你们各方面的表现进行综合评价,然后确定你们最终的去向。”

    “你们之前的训练,只是个开始。真正的艰苦还在后头,所以提醒各位不要掉以轻心。”

    能够将任何喜悦的事情说的严肃,这是龙飞云的一贯风格。

    好在大家伙已经习惯,在心生警惕的同时,内心的欢喜并没有减少半分。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多,龙飞云冲身后的几人点点头,只是在对讲机里简单说了几句,十多辆越野车便迅速开到了沈耘他们面前。

    “愣着干嘛,都上车吧。大队已经为你们准备了接风宴,算算时间,去了正好能赶上。”

    听到接风宴,很多人瞬间想起了当初他们来时的那道清蒸芥菜疙瘩。

    “报告教官,这次的接风宴不会跟我们刚来的时候一样吧。”

    听到这样的询问,教官团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随即在哄笑声中,龙飞云扯了扯嘴角:“我哪知道,赶紧上车。”

    龙飞云这样回答,反而让很多人安心了不少。

    沈耘直接被书虫拽上了车,集训这些天来,教官团对沈耘的偏爱让所有人都见识了沈耘的恐怖,所以这个时候稍微搞点特权反倒没人在意。

    无视了车上其他人的存在,书虫乐呵呵地笑道:

    “沈耘,回去之后,要不跟我组个队玩玩?”

    “你们大队现在还流行搞小山头啊?”沈耘没有接茬,反倒很是随意地揪书虫的字眼。

    “什么叫你们,现在应该是我们。我告诉你啊,这可不是拉山头。队里现在搞分组对抗,输了的人下场很惨的。”

    “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教官啊,还不是为了拉拢几个厉害点的回去对付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