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免责协议书
    被沈耘带了一路的航空兵这会儿眼睛都直了。

    之前看到沈耘带着他们跑了一路,到终点还没有瘫倒在地上,就觉得沈耘已经是非人类了。

    可是这个时候……

    除了变态,还能说什么。

    眼看书虫的威慑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龙飞云在心里乐呵的同时,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惊叹。

    相反,看着沈耘眼神严厉地说道:“显摆什么,五十四公斤负重很厉害吗?在我们大队你连前十都进不去。”

    看着二十人将俯卧撑做完,龙飞云点点头:“好了,在正式进入训练之前,你们要先签署一份协议。同时,最好给家里人写封信。”

    “协议的内容,都好好看看,考虑清楚了再签上你们的名字,摁上你们的手印。”

    随着龙飞云的话,一张张早就打印好的纸被几名教官挨个送到了所有人手里。

    经过龙飞云的提醒,收到协议的第一时间,沈耘便开始上边的内容。

    协议的名称非常简单粗暴——特训人员险情免责申明书。

    稍微想想,就能知道这里头到底是什么内容。果然,上边两个大项,分别说明了教官和集训学员的职责和权利。

    其中一条非常引人注意。

    “受训期间,因为自身原因操作不当而造成的人员伤亡,教官团不承担责任。”

    什么叫做自身原因,没有力气了做不出规范的动作,可以称为自身原因;动作领会不了,可以称为自身原因……

    反正解释权都在教官团手里,说白了他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

    种种条文让很多人看得心惊胆战,拿着这份协议的手不停地发颤。

    “报告,为什么你们不写我们集训期间所有的意外都跟你们无关。”

    就冲这往死了练的架势,有些人感觉自己真要发生了什么意外,估计都只能自认倒霉。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想干。

    愤怒的质问,龙飞云却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左手小指抠了抠耳朵眼,随即将手指凑到面前吹了吹。

    “怎么,怕了?”

    一句看似平淡的质问,却让询问的人心里毛骨悚然。沈耘能够感受到龙飞云又回到了当初在演习场上一人拼死自己这边许多人的气势。

    或许,对他们这种人来说,生死还真的就跟家常便饭一样。

    说话的少校此时舔了舔嘴唇,错开了龙飞云的眼神,语气忽然变得软了起来:

    “怕?开玩笑,我怎么会怕。”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认怂,然而他身体的很多细微动作已经出卖了他慌张的内心。

    而龙飞云给他的答案则更加直接:“协议已经非常直白了,接下来的训练,稍微不注意是要死人的,所以,脑子放灵光一点,趁这个机会,赶紧走。”

    “一旦你们签署了这份协议,想要或者离开这里,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被我们淘汰;二,通过集训成为我们的一员。”

    “如果到时候受不了训练的危险和辛苦,哭着喊着想要退出,第一大项第十三条说的很清楚,直接以逃兵论。这一点,不要期望我们会心慈手软。”

    谁都不会觉得龙飞云是开玩笑。

    就这几天两次训练,他们就充分感受到了这群人的心狠手辣。只要是个训练,那都是奔着将人练瘫去的。

    龙飞云用他那特殊的声线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非常严肃,并没有跟大家开玩笑。

    接下来的训练,真的有可能会死人。

    面面相觑之中,不少人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虽然很多在平时的训练中,很多生生死死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然而在这个时候,反而能够直接体现人的准备工作到底做的怎么样。

    沈耘上过一次战场,知道战争远远要比训练来的更加危险。

    没有看周围的人,在那名少校想要说退出之前,喊了一声报告。

    “怎么,沈耘,你也要退出么?”

    龙飞云的脸色一如从前,声音亦古井无波。

    然而他的眼神深处,却有一些别样的东西涌现,只是很多人这个时候压根不敢看龙飞云,更不敢跟他对视,所以无从发现。

    沈耘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我从前的经历在你们眼中一文不值,但我也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上过战场的人。那段经历告诉我,想要保护祖国和人民,只有让自己和战友变得更强大。”

    “我无力让其他人跟我一样,所以,我只能代表我自己。给我笔,这份协议,我签了。”

    沈耘的思绪又回到了当初他跟秋少寒前往候夫拉城考察的那天。

    断壁残垣,断臂残肢,那种惨烈的情形沈耘深埋在心里足足好些年,可是每当他想起的时候,就会立刻有一种冲动,促催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我以为,你要矫情很久。”

    龙飞云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之前还严肃的表情忽然变得松快起来。

    “没让我失望,很好。山鹰,给他笔,赶紧签了让他滚蛋。这种滚刀肉没训练的时候就不要再放出来了,影响不好。”

    一句话就能看出龙飞云对沈耘现在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沈耘的各个方面在特战大队都能算是顶尖的那批,恨的就是,每次他安排好的剧情,总是会被沈耘横插一杠子捣乱。

    按照他的剧本,经过各种心理暗示,这上百人中绝对会有一批意志薄弱的人会主动选择退出。

    可是沈耘这么一招摇,让很多原本摇摆不定的人忽然就下了决心。这并不能说是一件好事,然而对教官团来说,却意味着他们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甄选。

    看着沈耘潇洒地签名之后,被另一名教官带着从视线中消失,剩下的人并没有选择盲目跟从。

    这不是在玩游戏过家家,而是真正的要将生命托付到这座基地里。

    一个人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一个榜样的力量就能够促使他们留下的。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做出选择,这就已经是非常出色的心理素质了。

    先前那个少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思考。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他才瞪着眼睛来到龙飞云面前:“我倒是要看看,你看重的人,到底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或许,这也仅仅是一个他挽回颜面的借口。

    真正能够让他留下的原因,其实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矢志报国,虽然只有四个字,却值得他们以生命为赌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