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蘸酱
    “集合。”

    将这道大菜的第一道工序简单介绍了一遍,为首的军官厉声喝道。

    见其中几人有些磨蹭,他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看来还是有菜头不愿上蒸笼啊,既然这样,来啊,给他们身上撒点芝麻,上点香。”

    虽然不知道撒芝麻又是什么玩意,不过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得到,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其不然,哪怕这几人迅速起身,但是几坨黑乎乎的东西,散发着一阵恶臭照直呼在他们脸上。

    “狗翔马尿,放轻松,都是隔夜的。为了准备这些东西,我们的队员可是费劲了周折啊。”

    就这种玩意呼脸,谁特么能受得了。当即一位来自海军的上尉就不干了。

    “你们在搞什么玩意,你们这是对人格的眼中侮辱,一群混蛋。老子不干了。”

    这还没过夜呢,直接用一坨狗翔劝退一个上尉。不得不说,就羞辱人这件事情,这些集训教官已经做到了极致。

    如果还有什么更加羞辱人的手段,原谅见识少限制了沈耘的想象力。

    “好啊,既然你不想玩,那就随你咯。来人,把他带出来冲冲,然后打哪来送哪去。他要想告咱们,直接把他送到军区政治处。”

    这军官一点都不害怕因为这件事情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铿锵有力的声音反倒是让这名海军上尉有些打退堂鼓。

    然而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两名集训教官迅速将他拖了出来,高压水枪照着他的身体就是一阵乱喷。

    飞溅的流水迅速将他的身体冲个干净,然而两种动物排泄物的遗臭还残留在身上,并且随着水流的蔓延扩散到了全身。

    “过去把衣服换了,跟我们走。”

    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官,军衔仅仅是个稍微。但是面对这个上尉,他居然连一点客气都没有。

    扔下这句话,他便开始静静等候这名上尉接下来的动作。而这个时候,为首那名军官再度开口:

    “还有谁,这个时候想要退出的。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什么狗屎马尿,这种玩意在我们这里都是轻的。想要过舒服日子,现在就离开。”

    “我们这里需要的是千锤百炼的勇士,不是哭爹喊娘的乖宝宝。谁想离开,现在就站出来。再往后,你们可就会走的比他还要狼狈。”

    刚才就能够忍得住,现在谁还想轻言放弃。

    就算是要狼狈地离开,至少也要见识到他们还可以用什么办法来折辱他们。

    心里的骄傲使得队列中三十八人无人表示退出,而这个时候军官点了点头:“看来你们脑子里的植物纤维还需要我们一点一点给你们跳出来,这样才能够让你们看清楚什么叫做残酷的现实。”

    “现在,上蒸笼。”

    强光灯从八盏增加到了十二盏,哪怕身边似乎有微风吹动,这风也是热的。

    很快沈耘他们身上和脚下的水便被这种光线带来的能量蒸发成了水雾,远远看去,沈耘他们脚下和身上云雾了然,赫然是一派仙家景象。

    可是谁又能知道,此时沈耘他们不仅身体感到一阵烧灼,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蒸桑拿一样,沈耘的脑子里忽然有种舒服到要白日飞升的感觉。

    这种怪异的想法刚刚出现,沈耘便立刻变得警觉起来。迫使自己清醒过来,看着四周几乎看不到其他地方的水雾,沈耘抬起手捂住了口鼻,随即进行急促的呼吸。

    清醒过来之后差不多五分钟,强光忽然收起。

    有几个已经因为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此时昏倒过去。

    军官打个响指,从黑暗中迅速冲出来一队士兵,将昏倒的几人抬到了黑暗之中。

    而清醒着的人,折磨依旧在继续。

    “看来好材料还是有的嘛。很好,恭喜你们过了清蒸这关。接下来上菜,要吃到嘴里,还有一道工序,那就是蘸酱。”

    “全体都有,左右间距四十公分,前后间隔两米。快点,很好,半面向左转,俯卧撑准备。”

    沈耘他们站立的地方本来地势就低,而且杂草丛生。刚才经过高压水枪的洗礼,杂草平躺在地面上,积水却已经没过了沈耘他们的脚面。

    这里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污水坑。

    “一下二上,一令一动。全体都有,俯卧撑,一。”

    这坑水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且不说这片草地本来就有的浊物。就刚才给那几个动作迟缓的家伙“撒芝麻”,落在地面的动物排泄物就有不少。

    此时这些东西全都溶解在水里,可以想象那种气味。

    几个心理接受能力差的,趴下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干呕,当听到“一”的命令的时候,身体是迟迟不愿往下压。

    “看来有人想要偷懒啊,都给我把脸没尽水面。屁股翘那么高,是想晒点菊花茶吗?”

    “可乐,虾仁,帮帮他们。”

    听到两双作战靴在踩着积水哗哗作响,沈耘知道这一关无论如何都逃避不了。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迅速将头埋在水面下。

    而后,沈耘便听到“扑腾”“哗”这样的声音。显然,好几个人因为动作不标准,直接被一脚踩进了这坑臭水里。

    一秒,两秒……十秒,十五秒……

    沈耘的肺活量不错,曾经私底下测试过的他,数据达到了一万一千多。

    这个数据比之前世很多奥运游泳冠军都还要高出一大截,因此哪怕刚才匆忙吸气,在水中憋气的时间沈耘也可以比别人长。

    当沈耘数到四十的时候,耳间终于传来了军官的口令:“二。”

    整个脸瞬间脱离了睡眠,可是沈耘压根就不敢睁开眼睛。因为鼻腔呼吸的时候,那种浓重的骚臭味让他知道,只要睁开眼,接下来几天就别想再看东西。

    在这个时候,沈耘反而感觉趴下比撑起来要更好受一些。

    然而人家并没有想着让他们有多舒服,这个口令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下一个口令才堪堪响起。

    与此同时,基地门口又响起了一片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