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失恋过吗?
    一目十行,沈耘将这一封信看完之后,默默折上了纸张将其放进信封里,随即转身来到招待所的前台。

    前前后后多次入住这里,沈耘也算是招待所的熟人了。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到沈耘过来,笑着点点头问道:“沈副队,你又什么事情吗?”

    “你好,我这里有封信,希望你能帮我寄到这个地址。”

    将前台的便签和笔取过来,沈耘迅速写下了自家的地址。而后交代道:“这封信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我马上就要离开,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看沈耘郑重的样子,工作人员点点头。

    “你就放心吧,保准给你原封不动寄出去。”

    点点头,将邮寄费用交给他,沈耘便迅速离开了前台跟许继宇他们会合。

    看到沈耘这个奇怪的举动,三人心里都有些奇怪。当沈耘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小东北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

    “首长,您为什么不把信带在身边,非得费尽周折让别人代管。他们特战大队也得讲基本的人权吧。”

    沈耘笑了笑:“小子,是不是没有谈过女朋友?”

    小东北一下子脸就红了,不过依旧梗着脖子:“谁说的,就我这么纯的爷们,身后追的姑娘多了去了。就是我一心当兵,从来不甩他们。”

    “扯淡。”

    沈耘无情地揭露了一个事实:“在部队任何信件都会接受检查。就这封信的内容,你信不信能给我招来特殊招待?”

    程天鑫的那些话实在太过嚣张,沈耘是真的不敢将其留在身边。何况,特训期间,能够少带东西就少带东西,任何跟军队无关的物品,很有可能遭受这些家伙的强横收缴。

    沈耘本来还想提醒一下这仨呢,不过看着驶进招待所的车,他就知道没有机会了。

    迅速带着许继宇与其他人站成一排,看着龙飞云跟书虫下车来到自己面前,沈耘心里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或许苦难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讲一下。”

    “关于你们的行程,我们是这样安排的。今天早上十一点二十五分,有通往京城的高铁,你们的车票已经买好,呆会儿发给你们。”

    “需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大队任务重,没人去迎接你们,所以之后的路就要你们走了。书虫,让他们看地图。”

    书虫应声从龙飞云身旁走到他们面前,从包里取出一沓车票,随即将一份缩印到极致的地图拿在手上。

    走到每个人面前,首先将车票拍在他手里,然后将地图放在眼前十秒钟。

    果然就是在看地图,短短这么一点时间,沈耘可以确定绝大多数的人是不可能记住地图的全部的。

    当书虫来到他面前的时候,沈耘的精神已经紧绷了起来。哪知书虫在这个时候,居然在他面前只是晃了晃地图,整个过程控制在三四秒的样子。

    而书虫还颇为无耻地笑着说:

    “沈耘,你记忆力好,看一眼就能记住。到时候你的这些队友就要你带飞了啊。”

    沈耘此时只有一句mmp想讲,他记忆力是好,然而就那几秒钟的时间,他也就记住了整个地图最为核心的一部分。

    其他的最少有二分之一的地图根本就没来得及仔细看。

    而且书虫的这句话,显然是为沈耘拉仇恨。

    什么叫做带飞?能够通过他们之前考核的人,沈耘对他们或许有些帮助,但是也根本不是那种求带飞的角色。

    如果其中有几个心高气傲的,到时候估计沈耘想要联合起来将地图补充完整的打算都要落空。

    当书虫将最后一人的车票下发之后,便重新回到了龙飞云身边。到这个时候,龙飞云才继续开口:

    “好了,车票已经收到了吧。我们也不会太抠搜,送你们到高铁站的车还是事先安排好的。现在,上车,出发。”

    十个人,三辆车。

    似乎给沈耘拉的仇恨还有些不够,书虫带着笑容将沈耘和另一名少校一并交到了他们的车上。

    看着车辆启动,书虫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转过身来笑着问道:“我说沈耘,前些年叫你过来,你倒是扭扭捏捏。现在终于落到了我们手上,你有什么想法?”

    看了龙飞云一眼,发现他完全就是一幅看好戏的架势,沈耘无奈地摇摇头。

    “如果你把我身边这位少校当成了傻子,你就尽管给我拉仇恨。再说了,我现在这个岁数,在你们那里也算得上是老弱病残,何必非要抓着我不放。”

    跟书虫可没有客气,反正现在他已经看到了身边这位少校有些诧异的目光。

    只要他不是无动于衷,那么这件事情就非常好处理了。沈耘带着微笑向他点了点头,随即迅速用话语堵住了书虫的嘴。

    “不过也得感谢你们,能够让我搭上你们招人的末班车。”

    书虫嘿嘿一笑:“现在体会到求人办事是什么感觉了吧,当初我拉你被拒绝的事情我可一直都记着呢。”

    “我说,你失恋过吗?”

    “什么?”书虫完全不知道沈耘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不过他也不想被沈耘抓住什么把柄进行回击,于是便选择了沉默。

    “看来你们大队对战士的生活还是非常关心的,你这种居然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失恋。那我可就直接说了,忘不掉前任,也许只有两个原因。”

    看着书虫眨巴了一下眼睛,沈耘笑了笑:“一个是现任不够好,另一个是时间不够长。”

    “你记着当初我的拒绝,也许仅仅是因为,再也没有人拒绝过你们。所以,不管怎么说,同志,你骄傲了。”

    沈耘这些话完全就是在胡扯,但是听得他身边这位少校一愣一愣的。

    卫戍区特战大队是什么地方,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挤不进去,自己身边这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大一点的上尉居然曾经拒绝过他们。

    更加震惊的是,现在车里坐着的,一个是特战大队的大队长,一个是特战大队的作训参谋,这么位高权重的俩人在身边,沈耘居然还敢这么戏弄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