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只要不杀人,随便怎么玩
    惋惜地看了耗子一眼,沈耘迅速组织剩下的三人进行防御。

    浓烟中沈耘断定了方才袭击耗子的方向,示意许继宇三人继续警戒,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迅速离开隐蔽位置,朝着那个方向以灵活的身姿冲了过去。

    点射的枪声骤然响起。

    沈耘在无数次训练中磨砺出的警觉让他在冲刺的时候强行扭转了方向。

    惊心动魄地感觉使得沈耘提前避开了激光弹落在自己身上。在庆幸的同时,沈耘也迅速改变了追击方案,尽可能无规律地寻找障碍物躲避。

    这样一来,就连锁定自己的机会都不留给对方,如何让他们进行准确的射击。

    兔起鹘落,短短七分钟时间,沈耘便靠近了刚才枪声响起的地方。这个时候,沈耘迅速掏出腰间的手枪,以奇怪的战术动作瞬间突入。

    埋伏在这里的人有三个。

    或许刚才他们三人将枪口同时指向了他们,但是真正激发的却只有一人。当然了,听枪声就可以判断出来,偷袭的跟阻击的是同一个人。

    对于这一点沈耘知道的很清楚。

    虽然现在三人同时据枪对着自己,可是通过三人的面部表情他一下子就知道了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

    距离越来越近,看到三个人的动作,沈耘想也不想,就地一跪。于此同时身体后仰迫使三人改变射击角度。

    而他则想也不想迅速激发,三人中其中一名头顶瞬间冒出蓝色烟雾。

    而射击完毕的沈耘却就地一滚,将身体掩蔽在早就观察好的一处掩体后。

    “我知道你们两个没有动手,所以我不会跟你们纠缠。如果你们非想要为你们的战友报仇,那也就别怪我下手狠辣了。”

    之前没有射击的两人,本来就是那种守原则但是没主见的人。

    此时听到沈耘的叫声,脸上带着犹豫看着在一边骂骂咧咧的队友。

    这个被沈耘一枪踢出局的家伙,这会儿正在骂骂咧咧,显然心里还带着一点不服气。

    “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一个小队,一共有五人。就算被你们干掉一个,包括我还有四个人。”

    “试想的,赶紧带着这个家伙滚蛋,不要等挑起我的脾气,将你们一并解决了之后,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该死的混蛋。”

    沈耘显然也听到了这家伙的出言不逊,心里那团被勾起的火焰越烧越旺。但是碍于规矩,他依旧得强忍着。

    显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来的这种桀骜不驯的家伙,沈耘都在想这种东西是不是那些基层部队收拾不了,想用特战兵选拔搓搓这厮的锐气。

    但就冲这小子在自己接连两次的提醒之后依旧喋喋不休,沈耘内心的怒火越烧越旺。

    带着全幅装备,沈耘瞬间挑出障碍物。

    找准了那家伙的位置,身体向前冲刺,眨眼间便来到了这小子的面前。于此同时,他的双手将领章撕下装到口袋里,随即一把撕住这小子的领口。

    “上等兵,很好。别说这是军官欺负战士,告诉你,这是一个老兵油子,教你怎么做人。”

    单手一提,便将这小子拎了起来。留下的一只手,狠狠一挥拳。

    随着这小子身体重重落地的,是前半段透明而晶莹的口水,以及后半段鲜红而浑浊的血液。

    沈耘第一次使出自己八分的力量打人,时隔五年,每天坚持锻炼的他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强悍的地步。

    仅仅八分的力道,这小子的左脸肉眼可见肿了起来。因为拳头的覆盖面还饱含了他的嘴角,这个时候哪怕是稍微扯动一下,他都要疼的直抽抽。

    口中的污言秽语再也无法说出来,到了这个时候,沈耘并没有打住,而是狠狠在其小腹上踢了一脚。

    “我警告过你两次,就给你两次教训。今天我再替你的新兵连长教你一次,不要将枪口指向自己的战友,以及,对任何一个你的对手,都保持一点点的尊重。”

    其实这小子的两位队友倒也还讲义气。

    在沈耘将他拎起来的时候就想上来解救。只是许继宇在沈耘突进过来开枪的刹那,便迅速带着才儿和小东北一道赶了过来。

    三对二,自然是完胜。

    说完了这两句话,沈耘转过身来冲许继宇他们点了点头,便要准备离开。

    只是这个时候,沈耘忽然听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想也不想,身体侧面倒地之后,立刻一个扫堂腿。

    许继宇的眼睛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幕。

    就在沈耘转身的刹那,被一拳砸倒在地的小子忽然掏出了匕首向沈耘冲了过来。而沈耘则在他的匕首已经刺出一半的时候,身体忽然左倾倒地。

    而后,这小子便握着匕首重重摔出两米多远。

    当沈耘一个鲤鱼打挺站稳了身形之后,再度来到这小子面前。

    先是将他面前的匕首踢出老远,随即抬脚又是一下,让他彻底失去了自卫能力。

    隔着屏幕,龙飞云感觉沈耘的目光绝对是想要杀人。

    通知了在那附近的岗哨迅速前往阻拦的同时,龙飞云将双手重重握在膝盖上。

    随着沈耘掏出自己的匕首,身体缓缓下蹲。但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身体都在颤抖。

    许继宇已经迅速靠近沈耘,嘴里高喊:“首长,不要冲动。为了这个一个狗屎不如的东西搭上自己的前途命运,不值得。”

    “我当然知道不值得。就算再来十个百个他,也不会因为数量的增加而改变他狗屎不如的本性。我只是想要教教他,匕首应该怎么用。”

    一把匕首在沈耘手指间开始旋转,而这匕首与这小子脑袋的距离,也仅仅只有不到二十公分。

    沈耘只要手滑一下,那转速已经带起幻影的刀尖,便很有可能直接插进他的脑袋。

    本来还想挣扎两下,可是额头感受到匕首转动带来的凉风,这小子瞬间停止了所有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强行屏住,生怕身体稍稍的动作引起沈耘的操作失误。

    而在监控视频中看到沈耘这个样子,龙飞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当身边一位特战突击队的战士询问沈耘这样是不是有点过的时候,龙飞云摇了摇头:“这算什么,只要不杀人,随便他怎么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