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情报到手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芒,五道身影迅速在这些光影中穿行。

    本来,像他们这种被追赶的人,是不应该留下什么痕迹的。但当下的情况,并不能跟他想的那么完美。

    处理痕迹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在发现岗哨踪迹的情况下,越往后拖延,对于自己等人完成任务越不利。

    当从树叶缝隙间洒下的光线达到一定的倾角,密不透风的山林间气温也略为降低的时候,沈耘终于带着四人减缓了行进速度。

    看着前方不远的一处小山丘,沈耘示意五人停止前进。与此同时,转身向他们打起手势。

    手势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你们等着,我去看看。”

    许继宇点点头,拉住了想要跟随沈耘上前的小东北。这里头就属他性子最彪,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了。

    示意三人不要说话,许继宇看着沈耘远去的身影,眼睛里有些羡慕。

    在傍晚昏沉的阳光下,沈耘的身影有如幽灵一般。非常合理的对光影进行利用,在许继宇他们四人明知道沈耘跑出去的情况下,稍微一个不注意,依旧会找不到沈耘倒地在哪里。

    他们此时又想起了沈耘当初在一连创造的那些神话,种种基本项目的成绩,那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现在亲眼见识过,才发现原来他们的目标,如今已经有些过时。

    安静的等待,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倦鸟归林,风起云动。就在他们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时候,沈耘回来了。

    “目标四人,持有重火力。掩蔽工事构建在山坡后。”

    打着手势,沈耘迅速布置了作战任务:“你们四个,每人负责一个人进行狙击,我负责补枪。”

    所谓的狙击,并不是手持狙击步枪进行远距离射击。只是他们在山头上,利用位置优势打活动靶。

    沈耘相信能够从他们既然能够通过一连的推荐,肯定在射击水平上有相当的造诣。这种偷袭,想必他们不会失手。

    做完手势,沈耘看着四人。

    见他们全都点头示意明白,也点头起身,招招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

    上下一趟,沈耘对这道山坡的地形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五人小队在短短时间内悄悄地爬上山坡,向下俯瞰。

    若不是沈耘指点,他们差点就看走了眼。这四个显然就属于那种暗哨,他们的掩蔽工事充分利用环境,制造出一幅自然的画面。

    沈耘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之前有过轻微的动作,也没有这么快就能够确定他们的位置。

    目标确定,现在就等沈耘发号施令。

    四人据枪锁定了目标,眼角的余光静静看着沈耘竖起的手指从三数到了零。几乎在同一时刻,四人迅速开枪,四股蓝色的电子烟雾随之冒出。

    中了枪,被偷袭的四名岗哨也不再隐藏。

    一骨碌爬起来,看着山坡上大声喊道:“你们偷袭岗哨,就不怕违规淘汰么?”

    “行了,就别火上浇油了。枪声已经暴露了我们的位置,用不着你再这么发信号。还有,拖延时间对我们没用,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让你们醒着等待下一波人。”

    枪声只有四响,人却有五个。

    看到沈耘迅速冲到自己面前说出的一番话,这名穿着吉利服脸上抹着油彩的特战突击队战士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东西?什么东西?”

    见这家伙还想装,沈耘笑了笑:“空包弹近距离打人,虽然打不死,但是身上还是会很痛的。你们不要逼着我虐尸。”

    “怎么有你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行了,算我们输。给,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沈耘眼睛很亮,他发现这家伙手里并不仅只有一张纸。

    为了以防万一,沈耘笑了笑:“把你手里其他的纸张拿出来我看看,不然我可不放心你们是不是在骗我。”

    愣了一下,这名特战队员彻底无语了:“你说你活得这么小心,你累不累啊?要知道,声音已经传出去很远了,追捕小队很快就能赶过来。”

    看到沈耘又有动手的趋势,他也无奈了:“行,给给给。”

    沈耘一把将他递过来的纸张全都抓进手里,在许继宇四人的警戒下迅速浏览了一遍,这才点了点头。

    “不错,你们没有骗人。谢谢了,兄弟。”

    说完之后,将这些纸张塞到这名特战队员的怀里,沈耘向身边的四人点点头:“走,现在咱们需要跟那些人赛跑了。”

    追捕小队一旦过来,发现这四名岗哨被袭击,肯定会将下一个岗哨位置作为追击目标。如果他们跑不过,还想要继续完成任务,那么就只有重新碰运气找到另一个哨点。

    然而,这运气哪里又是那么好碰的。

    当沈耘离开后差不多一刻钟头,追捕小队终于匆匆赶了过来。

    看到重新进行埋伏的四人暗哨,为首的小队长问道:“刚才是你们这里爆发了枪声吧,情况怎么样?”

    “这回算是栽了,咱们是暗哨,还被人给打了黑枪。情报已经被取走一份。至于人数和装备,需要你们自行判定了。”

    目送追捕小队离开,其中一名暗哨这才低声说道:“你们说,这五个人会被会被他们追上?”

    “应该不会。这个五人不像是那种临时组织起来的,反倒是像一个磨合了很长时间的小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核心就是那个上尉,而这个人,显然不简单。”

    “是啊,他的心思也太缜密了。”

    另外一名特战队员由衷感慨:“这人现在这个水平,到了咱们队里应该都有一番作为。唉,可惜了,当初我们选拔的时候他怎么不报名呢?”

    “是呀。其实我这会儿心里一直很矛盾,一方面,我希望他不要被追上。另一方面,我又希望他被追上。”

    “我就在想,如果他这次选拔失败,到时候我们能不能把他弄到咱们那边去。”

    “哈哈哈,咱们算是想到一起去了。不过,看这个情况,感觉可能性不大。你没发现,他刚才连指南针都没看就找准了方向,太不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