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组队
    沈耘本来想着,就这样看着他们一直到离开。

    但那个说话有些东北味道的兵说出的一句话,让沈耘改变了这个主意。

    “排长,你就放心吧,我可以不会给咱们一连丢人呢。来的时候程副团长可说了,咱们还要给咱们的榜样沈连长捎句话呢。”

    “真不知道咱们程副团长是怎么想的,这沈连长算算岁数都二十九了吧。年龄这么大,还能来参加选拔?”

    程副团,沈连长,以及整个二十九岁的年龄,让沈耘心里升起了一股微妙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四处张望着的年轻排长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听王连说了,他的这位老朋友肯定会有办法参加选拔。而且绝对不会走任何后门。”

    “听王班长说,沈连长关系很硬的。”

    “王珂那小子的话你也信,他还吹他当初第一次参加演习武装越野跑吐血了,你觉得能信?”

    提及王珂,沈耘一下子想了起来。

    当初他刚到一连当排长,刚好就遇上演习。自己一番鼓励的话,让王珂那小子在战地医院住了好几天才出来。最为精彩的战斗他一个都没有赶上。

    没行到时隔五年那小子居然还在一连晃悠,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既然是老部队的人,沈耘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出来打个招呼。毕竟人家刚刚还提到自己了呢。

    “王珂那小子是没吐血,不过他把自己给跑进了战地医院,演习最精彩的部分他一个都没赶上。”

    沈耘忽然开口,吓得四人直接跳了起来,端起枪就对准了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丛。

    而这个时候,沈耘则缓缓站起身来。边起身还边笑着说道:“不要慌张,我要是想收拾你们,你们这会儿能站着都算是奇迹了。”

    看到跟自己同样的装备,而且军衔还是个上尉,这位中尉排长带着自己的三个兵向沈耘敬礼:“首长好。”

    抬手敬礼之后,沈耘摇摇头:“行了,现在虽然是考核,你们就把它当成是战争。战场纪律你们都懂,往后不要这个样子了。”

    沈耘一番话,让四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好了,都坐下。我是听到你们是一连的,这才出来问问。你们说的王连是不是王梁?还有程副团,是不是你们原来的营长?”

    “您怎么知道?”

    四人不仅好奇沈耘知道他们团长和连长的名字,还好奇他知道王珂当初在演习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沈耘笑了笑:“你们刚才不还提到我了么?所以我就特意现身来看看你们。一连现在还好吧,王梁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喜欢跟自己较劲?”

    四人面面相觑,随即反应过来:“您就是沈连长?”

    沈耘点点头:“早就不是啦,现在勉强算是个呆在机关喝茶的。”

    简单地寒暄了几句,沈耘冲这位年轻的排长点点头:“基础很扎实,但是经验还缺了一点。军校生?”

    这位排长年龄约摸二十四五,很年轻,沈耘这么说话不论从军衔资历还是年龄,虽然有些老气横秋,倒是也没有引起他的不适。

    点了点头,看着沈耘回答:“装甲兵学院作战指挥专业,许继宇。”

    装甲兵学院,跟他们团绝对的门当户对。沈耘点点头:“比我厉害多了。一连就要靠你们这样专业的人才发扬光大了。怎么样,接下来咱们一起走走?”

    看许继宇还在犹豫,沈耘笑了笑。

    “不要再惦记补给了,我可以告诉你,你所圈定的范围,根本找不到多少合适的食物。”

    指指自己的背包,沈耘接着说道:“捷足先登,怎么可能不占尽便宜。”

    许继宇笑了笑,伸出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王连说的没错,您这位老连长,不愧是当初将黄副营长都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存在。”

    “黄祥涛也没挪窝啊,居然还当上副营长了。这小子有没有继续对二连偏心啊?要是有我得抽个空回去收拾他。”

    一名上尉,将一名少校说成小子,估计也是没谁了。

    许继宇一方面惊叹沈耘的不拘一格,另一方面也在感慨沈耘的强势:“黄副营长对我们还是很好的。再说,咱们一连也不是吃素的,王连对咱们要求高着呢。”

    许继宇说完这话,其他三人全都开口应和。

    听到这样的消息,沈耘点头笑了笑:“好了,不废话,现在校对时间和指南针。”

    校对时间这是应该的,但是,为什么要校对指南针。这个四人都有些不懂了。

    看着他们一脸疑惑的样子,沈耘将自己的发现重复了一遍:“你们手头的指南针向右偏移了三度,这个数据是我经过验证的。辛亏你们误打误撞跑到了这里,不然接下来有你们吃不尽的苦头。”

    遵照沈耘的吩咐将时间和指南针重新校对了一遍,四人这才看着沈耘齐声询问:

    “首长,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沈耘笑了笑:“肚子饿不饿?”

    见四人的样子,沈耘笑了笑:“既然还没有饿,那就继续往前行进。在一点钟左右,找到安全的地方吃午饭。然后,咱们就该干上一票大的了。”

    干一票大的?

    谁都没有明白沈耘的这句话。

    而沈耘,同样没有向他们详细地解释。这事儿,只有真正开始行动的时候,他们才能够明白。

    而此时的出发点,龙飞云架着烧烤炉烤制着两串鸡翅。

    看着鸡翅上有金黄的油脂溢出,龙飞云迅速蘸着调味料刷在了上边。一时间浓烈的香辣味弥漫在方圆十米之内。

    毫不掩饰地吞了口吐沫,书虫凑到龙飞云身边。

    “龙头,你说就照咱们这样的玩法,到最后能有几个通过这一轮的选拔?”

    显而易见的坑不少,看不见的坑也有很多。书虫此时都有些担心,他最为期待的沈耘会被会也栽倒在这些坑里爬不出来。

    没有停顿,龙飞云的双手依然在有韵律地转动着鸡翅。但也没有因此就忽视书虫的问题,而是带着几分闲散回答:

    “真正的精英,自然能够发现并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那样的人,才是我们需要的。强行拔出来的苗子,到最后只能夭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