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送给韩玉华的歌
    得到韩玉华的同意,沈耘的心就放下了一大半。

    剩下的就是跟双方父母交代,至于老爷子,只要沈耘说了他的理由,这件事情肯定是能够被同意的。

    小丫头的存在,显然能够最大程度地将先前有些凝重的气氛转回温馨。

    一家三口吃过饭之后,沈耘便开着车,带着韩玉华跟小丫头来到了京郊。

    孩子大了,一家人倒是可以放心地带出来走走。而且韩玉华之前也说即将回到文工团去,现在正好一家三口可以边游玩,边让韩玉华做一些恢复性训练。

    京郊的环境相当不错,来到香山之上,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相互扶持到了山顶之上,远眺京城,顿有脱离樊笼的感觉。

    时值夏初,鲜花灿烂,小丫头骑着沈耘这头大马,不停地指着这里那里的花朵欢笑。

    “玉华,我看这边往来行人挺少,景色又这么漂亮。不如就在这里,你可以试着吊吊嗓子。”

    这倒是个好主意,见韩玉华点头,沈耘先是将小丫头抱下来交给韩玉华看着,迅速将背上的背包放下来,找到最为平坦的一块空地,铺好毯子,将从家里带来的食物整整齐齐摆放在中间。

    沈耘摆放东西非常用心,但是小丫头总会被韩玉华有意放过来跟沈耘较劲。

    往往沈耘想要强迫症一般将几个包装袋摆放整齐的时候,就会被小丫头给有意或者无意捣乱。

    无奈之下,沈耘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一把将小丫头搂进怀里,沈耘笑着坐在毯子上:“这么小就这么调皮,往后估计要跟你妈妈一样,成了大院里的孩子王。”

    本以为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哪知还真被小丫头给听去了。

    捏着沈耘的脸,小丫头乐呵呵地笑着:“我要做孩子王,哈哈。爸爸,到时候你就是大孩子王。”

    童稚的语言让沈耘忍俊不禁,稍微吃了点东西,韩玉华便在沈耘的怂恿下喝了点水润润嗓子,起身在这山林间开始了恢复性的训练。

    不要看歌星们在台前各种风光,其实想要保证专业的素养,背后的训练是非常辛苦的。

    韩玉华这两年在家也有刻意对嗓子的保护,不过到底带着孩子,吊嗓子这种事情两年半没做,还真是有些生疏了。

    “啊啊啊……哦哦哦……”

    第一遍,气息没有调匀,只是简短发声几秒钟便宣告失败。但是就这么一次,韩玉华便已经找准了节奏。

    第二次发声持续要比这个时间长一些,但是嗓子没有完全打开,似乎对自己的发音有些不满,摇摇头,韩玉华开始了第三遍。

    练了半个小时,小丫头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韩玉华,直到韩玉华的嗓子有些受不了的时候,这才回来休息。

    既然已经做好了计划,事先肯定是准备了润喉茶的。

    温热的茶水浅啜几口,韩玉华摇摇头:“你在的这几天,必须每天陪我来这里。我感觉恢复之前八成的水平,差不多你离开之前就可以。”

    “剩下的两成,就需要到文工团在专业的导师帮助下找回来了。”

    说到这里,韩玉华忽然笑着说道:“要不,你给我们娘俩唱首歌吧。我之前老跟孩子说你是用歌声把我骗回来的。”

    沈一心听到韩玉华的话,立刻拍着小巴掌:“对呀,爸爸,你快唱歌。我要听。将来我要跟你一样,妈妈不开心的时候就唱歌骗妈妈开心。”

    乖巧懂事的话语让韩玉华心里一甜,嘴角带着笑狠狠亲了小一心一嘴,这才用目光催促沈耘快点。

    老婆孩子都有要求了,沈耘当然不能不从。

    起身站在娘俩对面,沈耘想了想,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娘俩:

    “拥抱着亲人的时候,多希望时间就停止。”

    沈耘唱的,是许巍的《家》。

    前世沈耘喜欢的歌曲有很多,但是喜欢的歌手,却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许巍就是其中之一,沈耘很佩服他那种敢于寂寞和孤独的品性。

    同时,听许巍的歌,有那么一种在忧伤之中催人奋进的力量,这一点在众多缠缠绵绵的歌曲里是非常另类,另类到看一眼就再也难以舍弃的。

    这首歌里,有很多让沈耘在此时有共鸣的歌词,所以与其说是在表演,不如说在独白。

    沈耘唱完的那一瞬间,小丫头立刻为他献上了热烈的掌声,而韩玉华,在此时却默默地开始哭泣。

    回到韩玉华身边,沈耘将娘俩都抱在怀里:“好了,不哭,啊。你说都多大人了,听首歌就哭了,往后我还怎么敢离开你半步。万一哪天我不在你哭得看不见,那我该多遗憾。”

    好说歹说,总算将韩玉华哄得止住了眼泪。

    抱着孩子,韩玉华拧了沈耘的腰一下:“总唱这种催人泪下的歌,不好。我要你唱首别的,不是说要给我准备去文工团的礼物么,现在就要你拿出来。”

    韩玉华这一下可是将沈耘给弄得龇牙咧嘴,不过很快他便笑了起来。

    既然韩玉华不哭,那一切都好说。

    沈耘感觉自家媳妇儿的泪水就是他最大的天地,面对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他就算有浑身的力气也变得束手无策。

    想了想,沈耘再度站到了韩玉华的面前:“我可要唱了啊。”

    看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沈耘差点就笑场。好不容易收拾起一点严肃,沈耘正了正嗓子,唱出了阔别三年之后他抄袭的第二首歌曲。

    “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

    这是一首非常纯粹的川陕民歌,每一小节都是一副非常清晰的画面。沈耘考虑到韩玉华即将回到文工团,最为需要的便是这种能够一举奠定地位的歌,因此直接拿了出来。

    在军歌方面,韩玉华绝对是专业的。

    一听这歌词她就知道,这首歌放出来肯定会获得上边的大力支持。

    当然,除了想这些东西,韩玉华也在认真聆听沈耘的唱法。她之前是领教过的,沈耘对于音节和音调的把握,是相当厉害的。

    或许,稍加修饰,就是这种歌最为完美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