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被拆开的五人组
    第一阶段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就来了个摘桃子的,徐教授当然不乐意。

    现在他们还没空跟中科院的那个团队扯皮,想都不想,对身边的秘书人员便说道:

    “回函给他们,就说我们现在正处于技术研发阶段,还没有正式确认该技术的贡献占比。”

    说完这些之后,徐教授摇了摇头。

    “往后再有这方面的问题,直接交给于将军他们去处理。虽说现有的技术能够获取商业价值是件好事,但研究人员在没有完成项目之前,过早涉入这些问题,会很难集中精神继续研究下去的。”

    感慨完这些,徐教授这才开始征询几位教授的意见。

    “沈耘他们第一个任务完成,接下来就应该安排第二个任务了。大家合计合计,到底把哪一部分交给他们比较合适。”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研发团队分配项目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安排给五人谁都不会的问题,那么对于研发的速度和质量来说,肯定会有影响。

    “第一阶段的任务,除了网络安全这一块,其他都已经分配出去了。”

    作难的事情出现了。安全防护这一块的内容,除非是将整个云处理系统全部完成,不然是很难进行研发的。

    毕竟不将所有内容综合到一起进行封装,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漏洞。

    可是,也不能让沈耘他们这样闲着。而且沈耘这一组之后,肯定还会有很多组迅速完成任务,之后他们怎么安排,这同样是个大问题。

    徐教授看了看这些教授们,沉吟半晌,忽然开口:

    “要不这样,让沈耘他们参与到数据存储的那几个小组。这一块云计算和大数据处理两个阶段的任务都汇总到了一起,他们的进度一直很缓慢。”

    数据存储这一块一直都是来自沪城交大的教授负责,他当然知道自己手底下几个小组的工作进度。

    虽然招收的这些研发人员专业技术是不错,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个浩然的工程,他们做的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徐教授想了想,却摇了摇头:“沈耘小组的五个人,只能分开到各个小组去。”

    “云数据存储,在他们小队里,沈耘和高梓伦都没有学习过,所以除了他俩,剩下的三个人可以调派给你。”

    能够多几个人手,这位教授就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徐教授这么已安排,他连连点头答应。

    至于沈耘和高梓伦两人的安排,徐教授又开始犯难了。最终,他还是决定一带一,将两人全都交给数据传输组。

    理由,当然也非常具有说服力。

    沈耘之前曾经是黑客,对于数据传输这一块,有他独到的理解。而且徐教授当日在看沈耘笔记的时候,就发现他对于aspera高性能传输有相当的研究。

    这一点正好就可以用在数据传输方面。

    要知道当下军方的数据传入有大部分还是在遵循tcp和dhcp协议。

    这个协议本来是适应低带宽产生的,可是如今军方应用的内网网络已经全部换成了光纤。

    带宽已经尽可能的大,但是数据传输速度并没有因此有哪怕半分的提高。

    更为严重的是,tcp协议还存在延迟、丢包率等随着距离增加而增加的问题。

    云计算的大数据处理,往往需要在很快的时间能传输单个大数据或者多个小数据,如果传输速度跟不上计算速度,那做出来个云数据系统也是白搭。

    而aspera传输,是一种基于软件的加速方案。

    它的传输速度跟带宽直接相关,就目前军方内网的带宽,十gb的数据也不过数十秒就能够传输完毕,非常适合作为云计算和大数据处理的传输手段。

    听到徐教授介绍沈耘对于aspera传输的基础,负责数据传输的秦教授大笑了起来。

    “早知道沈耘会这个,我就是抢也要把他抢过来。”

    “这些天数据传输这一块的进展很慢,虽然大家都知道aspera传输最为适合,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有很多麻烦。”

    “相信沈耘的到来能够为我的小组带来更多的惊喜。徐老,我看今天中午就把他们叫回来工作吧。孩子还小,玩的时间久了容易心野。”

    不得不说,这个理由也是相当强大了。

    沈耘他们里头年龄最小的高梓伦都26岁了,要说他们没有一点点自制力,那纯粹就是骗人的。

    秦教授这么说,完全是想让沈耘他们加入进来,然后对自己手头的任务展开攻坚。

    点了点头,徐教授同意了他的请求。

    中午,休息了数个小时,沈耘感觉自己又闲的要生锈了。趁着饭点来到食堂,接受着其他研究人员羡慕的目光,打好饭菜更高梓伦他们坐到一起,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本以为下午还可以继续休息的他们,刚吃完饭准备离开,便被徐教授他们叫了过去。

    沈耘几人过去的时候,其他几位教授也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休息够了没?”

    突然的询问让沈耘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表情尽可能地严肃,很是小心地看着徐教授:“老师,我们的方案没有通过?”

    昨天还说结果喜人呢,睡了一夜起来难道就发生了什么不可扭转的失误?

    不仅是沈耘,其他四人心里也犯着嘀咕。

    看着神情变得有些沮丧的五人,徐教授笑着摇了摇头:“不,经过论证,你们的方案适用性很强。现在找你们来,是为了告诉你们另外一件事情。”

    通过就好,五人心里同时升起这四个字。

    随即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徐教授,想要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事情。

    “下午你们继续开始工作,邓琬霞柯梦聪高青你们三个,去数据存储组。沈耘,你和高梓伦两人跟着秦教授到数据传输组。”

    “咱们组这是要散伙了?”

    好不容易通过工作建立起来的伙伴关系,眼看着就要分崩离析,邓琬霞心里有些不甘愿。

    要知道单就他们之前做过的任务,沈耘已经答应让柯梦聪做第一作者,她跟高青做第二作者。

    到时候成果发表,他们毕业的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这会儿忽然将小组拆开,沈耘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到时候这个成果怎么分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