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故地重游
    回到家中的时候,韩玉华和沈母正在逗弄牙牙学语的小丫头。

    见沈耘这个时候回来,婆媳两人都有些讶异。毕竟按照沈耘正常的工作时间,这才上班一个班小时,压根就不应该回来的。

    “沈耘,你这是怎么了?”

    更让两人担忧的,是沈耘不是太好看的脸色。在家沈耘从来没有带过别样的情绪,这是他第一次。

    沈耘摇了摇头:“妈,玉华,这几天,你们准备回京城吧。这会儿忽然来了通知,我可能又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听到这句话,韩玉华瞬间变得心情不好起来。

    本来以为来到这里,跟沈耘虽然一天也就相处几个小时,但谁知道,这才几个月啊,沈耘又说要去别的地方。

    “能说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该问的不问,韩玉华并没有询问沈耘到底要去做什么,只是想要知道这一去会有多长时间。

    哪知沈耘却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要到了地方被安排之后才会清楚。这次任务不是要去出生入死,放心吧。”

    听到这些,韩玉华没有多问。

    既然不是出生入死的任务,那她总算是能够少担心一些。至于沈耘回来的时间,想必以沈耘的性格,只要能被允许,就肯定会告诉自己。

    迅速帮沈耘收拾好了东西,在出门的时候,沈耘转过身来,从沈母怀里抱过小丫头。

    似乎知道沈耘要离开,小丫头不停地张着小小的手臂想要抱住沈耘的脖子。

    然而终究还是太小了,只是搂着沈耘的脖颈,嘴里不停喊着清晰的:“爸爸。”

    一手抱着小丫头,沈耘一把将泫然欲泣的韩玉华搂在怀里:“本来以为能在这里跟你们好好呆一段时间,谁知道会有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

    韩玉华紧紧抱住了沈耘的腰,泪水再也忍不住从眼角流下来。

    “其实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只要你心里能念着我,就足够了。”

    默默享受着分别前最后的温柔,最终,沈耘还是狠心将韩玉华松开,把孩子送到她的怀里。

    “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过去了。首长还等着呢。”

    任管心里留恋,沈耘却不得不带着箱子下楼,匆匆赶赴团部。

    比预定的时间早五分钟,但徐教授和那位首长已经在车里等着了。看沈耘将皮箱放进后备箱上来,跟站在外头的陆青点了点头,车辆便迅速往临安高铁站驶去。

    一小时四十分钟,沈耘便陪同两人上了东南军区司令部派来迎接的车辆。

    总参早就向东南军区通报了这件事情,车辆没有开赴司令部,而是直接来到了金陵大学校本部。

    按照徐教授的说法,这次主要招聘的,是金陵大学软件学院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学生。

    在这次面试之前,事实上军方已经要求他们提前做了体检和政审。只要这次他们过去考核通过的学生,会立刻跟他们商议签订保密协议和聘用合同。

    而且,金陵大学也不是唯一的招收研究人员的高校。

    在计算机应用技术和软件编程两方面专业排名前五的高校,都在征调范围之内。

    不得不说,这次国家是下了大力气要搞大数据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了。

    车辆驶进金陵大学的校门,徐教授忽然笑了起来:“说起来,咱们这些人里,对金陵大学最为熟悉的就是你了吧,沈耘。”

    提起这个,坐在后座的首长也来了兴趣:“哦?沈耘不是在水木上的大学吗,徐教授,难道沈耘在这里做过交换生?”

    “不不不,我这顽劣的学生啊,到基层第二年就来给人家军训。结果呢,闹出了不少幺蛾子。在我们高校界也算是出名了,当然,纯粹是恶名。”

    说道这里,沈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初来这里军训的一个月,在他军旅生涯中确实是一段特殊的记忆。

    就是在这里,他跟当初的一连彻底打成一片,战士们彻底敬服他这个连长。但也正是因为这里,让他后来接到命令前往金陵陆指学习。

    “老师,这种黑历史,您提它干嘛。不过快三年了,没想到我会再次来到这里。”

    听着沈耘的感慨,后座上徐教授和中将全都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你说话,还以为这是从哪个老夫子嘴里说出来的呢。”

    几句闲谈,将车里的气氛变得稍微活跃了一些。当车辆停在软件学院的行政楼前时,沈耘迅速下车将徐教授和中将首长请了下来。

    此时软件学院门口已经站着金陵大学的高层。

    当他们看到沈耘的时候,有几位眼睛忍不住眨了眨。

    确信没有认错人的时候,他们心里升起一股子的氐惆。这是闹什么,怎的总参来的将军和水木来的教授,把这个家伙给带来了。

    在这三人之中,除了沈耘,只有徐教授是这些学校领导的熟人。毕竟金陵和水木也曾有过学术上的往来,徐教授作为计算机应用科学的大拿,肯定是这里的座上宾。

    徐教授热情地跟这些校领导打过招呼之后,向这些人介绍:“这位是军方的于将军,旁边这位,是我的学生沈耘。”

    “接下来的考核,将由我们三人负责。”

    见金陵大学的这些高层对沈耘的身份有些怀疑,徐教授不得不解释:“这次的项目本来就是沈耘首先提出来的,所以他最有发言权。”

    这可就是正儿八经给沈耘撑腰了。被自己老师这么一说,沈耘挺起了胸脯,看着金陵大学的这些高层,带着笑容打招呼:

    “各位领导好。”

    本来金陵大学的高层都想说一句好个鬼的,不过想想沈耘也不过是在徐教授手底下干活,也就放轻松了不少。

    “现在我们已经组织学生在会议室里等候,徐教授,你看,要不现在就开始?”

    接风洗尘的事情,徐教授在来之前就已经说过不需要,而且金陵大学的高层们也急着将自己的学生推销出去。

    因此寒暄之后,便立刻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