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新任务
    沈耘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徐教授的问题,而是带着几分恭敬说道:

    “请问,我可以回去取一份材料吗?”

    突然的问题让徐教授和那位首长都愣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由徐教授点头:“看来你是早就有些准备的,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取吧。”

    看着沈耘敬礼之后,转身离开办公室,徐教授笑着对身边的中将说道:“本来我以为,他提出大数据只是一时兴起。现在看来,我想错了。”

    “能被徐教授钦点的人,肯定不简单。现在对于接下来的任务,我可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沈耘取东西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那些被他随时记录下来的东西就放在他的办公桌里。

    在一干参谋诧异的眼神中,沈耘取出笔记本迅速回到陆青的办公室,而后将笔记本递了过去。

    “老师,在您询问我之前,先看看这些东西吧。虽然都是一些想法,但是我想您的大部分问题答案都在里边可以找到。”

    笔记是那种可以调整顺序的纸张构成的,虽然在内容上经过整理,但页面还是显得有些凌乱。

    有的整页都是画一个逻辑关系,有的则只是简简单单写了几行代码,又或者,只是用红笔随便记录了一句话。

    办公室里一下子变得宁静起来。

    除了四个人的呼吸声,便只有徐教授不停翻阅笔记的声音。

    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在沈耘佩服这位中将的耐心的时候,徐教授终于合上了笔记。

    “本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但是看过这本笔记,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回到我的手下,用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来完成你在笔记里的构想。”

    这大概才是徐教授来的重头戏。

    沈耘此时有些作难,他的计划中,暂时还没有参与科研项目的打算。而且如果因此成为文职,似乎跟他规划好的军旅生涯有些南辕北辙了。

    “老师,我有两个问题。”

    徐教授点了点头,示意沈耘将问题说出来。

    已经整理好思绪的沈耘立刻说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第一,参与这个项目,我是否有充分的自主权?第二,项目完成之后,我能否对之后的任命提出意见?”

    沈耘的两个问题非常尖锐和现实,以至于徐教授也不得不开始考虑。

    要知道这是军方特意借调他主导的项目,很多事情都有军方的人参与。就第一个问题,他都要衡量自己是不是有这个权限。

    毕竟这种研发需要消耗的资源,在他预计的时间内,价值就已经达到了十数亿。

    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徐教授这才点了点头:“第一个问题,我可以现在就回答你。只要你拟定的方向没有错,作为此次项目的总负责人,我答应你独立带一个小队。”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没有权利回答你。”

    嘴上这么说着,但眼睛已经看向了身边的中将。

    沈耘从臂章上已经看到,这位隶属总参。想来也是其中某个重要职能部门的一把手,对于自己的未来,他确实有权利说话。

    这位中将点了点头:“沈耘同志,你的职务,在研发项目未完成之前,会自动转到东南军区电子信息作战大队,担任副队长职务。”

    “项目完成之后,我们可以根据你的诉求,酌情进行分配。”

    两个问题都得到了明确的答案,沈耘点头表示满意:“既然这样,那我服从命令。”

    其实以这个项目背后参与的部门,沈耘压根就没有资格拒绝。之所以提出这样两个问题,其实也是为了在自己老师面前,让这位中将知道自己的作用。

    随着沈耘的答应,徐教授笑着点了点头,将笔记本交给他。

    而这位中将则起身命令:“沈耘同志,现在你就可以前去收拾东西了。给你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立刻赶往金陵。”

    一小时,时间确实太过匆忙。

    沈耘匆匆敬礼之后,迅速走出陆青的办公室,而后匆匆赶往作战指挥室。

    在这短暂的工作工程中,夏锐对他确实给与了极大的期望和照顾。如果一言不发就这么走了,沈耘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打开门,夏锐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沈耘,担心地询问:“沈耘,怎么回事?”

    “参谋长,这会儿来,我是跟您道别的。”

    “什么玩意?”夏锐登时坐不住了,起身匆匆来到沈耘面前,厉声质问:“你给我解释清楚,是不是有哪个好单位来找你?沈耘,我这里虽然苦,但我相信,这里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沈耘苦笑着摇摇头:“还是大数据那档子事情,但这次来的,我无法拒绝,您也不行。就算军长来了,照样拦不住。”

    夏锐本来有些不好看的脸色,瞬间变得更黑了。

    沈耘是个能够经得住诱惑的人,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

    当初面对西南军区的招揽沈耘都没有答应,所以自己之前的质问其实有些蛮不讲理。

    但他就是舍不得,好不容易有了用的顺手的作训参谋,而且两人相处的也还相当不错。

    可就在他夏锐准备展望未来的时候,忽然这未来被强行掐断了。

    夏锐的内心,此时是异常苦涩的。不过军令难违,到底,他还是拍着沈耘的肩膀道歉:“是我太激动了。既然这样,那就赶紧去收拾东西吧,别让首长们等急了。”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话说完的瞬间又补了一句:“我送你。”

    作战研究室的参谋们纷纷起身,哪怕有夏锐在场,还是纷纷围过来。但,沈耘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革命生涯长分手,当初自己抄过来的这首歌,似乎在自己身上非常灵验。

    除了军校,其他地方全都没有呆满一年。

    看着默默祝福他的参谋们,沈耘挺直了胸膛,抬手向他们敬了军礼。

    随即,被紧迫的时间催促,直接转身离开了作战研究室。而夏锐,也如他先前所说,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特意将他送到了楼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