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徐教授突然到来
    沈耘是第一次感受到纯古武术套路究竟有多么难缠。

    这位中尉的力量和速度比沈耘稍弱,但是反应相当迅捷。而且种种奇特的套路,总是能够向沈耘最为要紧的位置发起攻击。

    原本还想着尽可能在保证自己不受打击的情况下解决这场战斗,沈耘发现这压根就不可能实现。

    这会儿沈耘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继续跟这位中尉缠斗下去,凭借自己出色的体能,到最后肯定能把他给耗到筋疲力竭。

    另外一个,就是拼着被他打中几下,直接以最强的力量让他瞬间失去战斗力。

    两者权衡之下,对沈耘最为有利的,当然是第二种了。毕竟挨打的时候还能够做些保护措施,但如果耗下去,到最后自己肯定要倒在最后一名手里。

    在观众的眼里,面对中尉的拳头,沈耘的反应忽然慢了半拍。

    随即他的脸上迅速出现一个拳印,身体也不自觉的往另一边倒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耘的腿也瞬间踢到了中尉身上。完全没有料到沈耘会来这么一下的中尉,身体同样重重砸在地上。

    这不是比萨斜塔的实验,但是两人同时倒地。

    当他们爬起来的时候,中尉的一只胳膊已经因为疼痛无法用力。

    而沈耘这会儿除了那个鲜明的拳头印,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损伤。

    “怎么样,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听到沈耘的询问,中尉摇了摇头:“打不动了,说真的,沈参谋,你这力量,真的很强。”

    沈耘笑了笑,与他一起走下了台。

    连番的对手越来越强劲,当沈耘面临最后的决赛时,对手赫然是六连连长。

    这位跟自己的搭档拼了个两败俱伤的家伙,休息了一阵子之后,终于重新恢复了活力。

    不过大家伙现在消耗都很严重,相互之前的格斗也开始彻底以技巧为主。

    跟六连长缠斗了一阵子,最终体力不支的六连长还是被沈耘一个过肩摔给收拾了。

    格斗比赛,到这个时候便正式结束。

    沈耘的心情当然是极为舒爽的,如果,能够将脸上的那个拳印,以及身上几块发紫的痕迹上的疼痛给消除掉,那就更好了。

    三个科目全都获得了优胜,在傍晚时分的团部操场上,沈耘乐呵呵地三次上台领奖。

    三张小奖状,还有电热水壶,床单以及一本影集,就是他此次参加了比赛的所有收获。

    比起这些收获,沈耘更大的收获在于让韩玉华充分地了解了自己的军营生活,也进一步认识了他这个从来没有展现过军事技能的军人老公。

    回到家里,韩玉华便迅速将沈耘的三张奖状贴在了墙上。

    沈耘都有些看傻眼了,要知道他获得的奖章,都比这三张纸份量更重。那些都不曾拿出来过,何必把这个拿出来招摇。

    见沈耘有些不理解,韩玉华笑了笑。

    “从前你得二等功啊,还有高玉才奖,还有那个金陵陆指优秀校友。我只看到了你的得到的奖章,却不曾看见过在奖章背后你付出的辛苦汗水。”

    “但是这三张奖状却不同,我在你身边,亲眼看着你为此付出的汗水,疼痛和努力。”

    刚说到感人的地方,韩玉华戛然而止:“何况,一心长大上学的时候,学习好也是要得奖的。到时候就可以拿出来让她看看,他爸不好好学习,就只能的得三个奖状。”

    沈耘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一场军官大比武结束之后,生活便重新回到了原来的状态。这个时候除了沈母到来,替换韩母照顾家里,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变化。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沈耘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当他被通知前往陆青的办公室的时候,沈耘有些纳闷了。

    不仅是沈耘,就连夏锐也有些奇怪。

    按理说如果是公事,陆青不可能越过他这个参谋长直接对沈耘下达命令。可是如果是私事,陆青也应该知道他的脾气,在工作时间是不喜欢自己的人手被别人呼来喝去的。

    不过团长的面子也不能不给,夏锐最终还是放沈耘前去。当然了,作为沈耘的顶头上司,夏锐还是选择跟过去准备看个究竟。

    哪知,当他带着沈耘来到陆青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居然有战士警戒。

    这下子夏锐可是慌了,回头盯着沈耘,非常认真地问道:“沈耘,你老实告诉我,最近是不是私底下犯了什么事情?”

    沈耘摇摇头:“参谋长,我这段时间的生活状态您又不是不知道,向闹点什么,也得有时间啊。”

    “行了,那你赶紧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在门口等着。”

    夏锐的关怀让沈耘狠狠感动了一把,将证件交给这两位陌生的战士验证之后,沈耘才得以进门。

    而开门之后他看到的第一眼,便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老师,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坐在陆青办公室里的只有三个人,陆青,一位两颗星的首长,还有就是徐教授。

    沈耘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徐教授了,此时看他老人家精神矍铄的样子,倒是心生欢喜。而徐教授见到自己的得意门生,也点了点头:

    “这次来啊,其实是要监考的。”

    监考?监考什么?什么样的考试值得动用徐教授这样的大佬来监考?

    心里满满的都是疑问,沈耘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师。

    徐教授看了身边的首长一眼,只见他笑着说道:“徐老,反正沈耘就是当事人,你就好好跟他解释一番吧。”

    徐教授颔首,这才扭头冲沈耘说道:“这次来呢,就是为了你。当然了,如果你能够通过考试,我会带你去金陵大学一趟,到时候你也会是考官之一。”

    什么玩意,沈耘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自己老是的实验室不是已经有充足的班底了么,为什么还要兴师动众来东南招人?

    而下一刻,徐教授便开始提问了:“关于大数据这一块,说说你的认知。”

    闻言,沈耘立刻恍然大悟。合着,自己就是始作俑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