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第三场
    沈耘非常清楚,如果跟二连长这么痴缠下去,最后他将消耗好多体力。

    估算了一下,接下来至少还有两轮较量。而且中间能够休息的时间将越来越短,这么下去想要赢到最后是不可能的。

    沈耘眼珠子转了一下,再度靠近二连长。

    其实打到现在,二连长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这会儿看他的气息,明显比之前要浊重很多。

    沈耘冲到他的面前,迅速开始不停顿地出拳。只要被拦住,拳头便会立刻缩回来。旁人看起来,这样似乎更加浪费体力。

    但只有沈耘心里才清楚,二连长被自己这么一番乱拳,打得呼吸直接没有了节奏。现在抬起胳膊格挡都是左右支绌。

    就在二连长似乎已经适应了沈耘这种乱拳的时候,忽然看到沈耘招式一遍,居然换成了绞技。

    绞技是沈耘当初在利西比亚跟鬼子二佐交手的时候学习到的,虽然只是皮毛,但毕竟不属于二连长熟悉的套路。

    两人交手的形势迅速因为沈耘这一个动作变得明朗起来。

    二连长因为呼吸紊乱,力气散尽,这会儿完全无法挣脱沈耘的束缚。强自挣扎了几下,便以手拍地,表示认输。

    等沈耘将他松开,脸膛通红的他粗喘了几口气,这才看着沈耘:

    “我说,你哪来的这么多野路子?怎么又是军体拳,又是马伽术,还有倭国空手道的套路?最后这一下真是太特么赖皮了。”

    沈耘伸出手,将还躺在地上的二连长拉了起来。

    “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花猫黑猫,逮着老鼠的就是好猫。”

    二连长闻言气结:“你是这个。”

    抬起右手竖起一根拇指,在脑门前晃了晃。

    两人勾肩搭背走下擂台,立刻获得了军官和军属们热烈的掌声。两人交手足足有五六分钟有余,可是让那些喜欢看动作片的人过足了瘾。

    由于选手的水平全都在一定的水准上,哪怕这是第二轮,比赛人数比先前已经少了一半,但较量的时间反而比之前还要多十几分钟。

    每一对打到后边,都成了消耗战,相互之间频繁的试探中看谁先倒下。

    这样的较量,自然就是前半段看得津津有味,后半段看得昏昏欲睡。

    等这一轮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中午。陆青宣布接下来的两轮放到下午的时候,军属们还有些恋恋不舍。

    一路上韩玉华都在心疼地看着沈耘。

    只要是她看到的沈耘挨了二连长拳头的地方,恨不得立刻看一遍有没有出什么问题。直到回家,还在纠结这个事情。

    经过短暂的休息,再度来到擂台,沈耘终于不再是第一个出场了。

    不过,裁判抽签的水平是真的亟待提高。这一次抽出来的俩对手,赫然是硬骨头六连的连长和指导员。

    这是红果果地要让他们相爱相杀啊。

    反正沈耘是最喜欢看这种苦情的戏码了,因为他很了解这两位,谁都不愿意给对方放水。因为放水对他们硬骨头六连来说,那就是一种羞辱。

    看着台上相向站立的两人,沈耘忽然就想起了决战紫禁之巅的叶孤城和西门吹雪。

    这是两个顶尖的基层军官最为真实的较量,也不知道最后谁会成为赢家。

    “开始。”

    一声口令,两人迅速靠近。他们可没有沈耘那么多的花架子,两人全都是军体拳的招式,你来我往拳拳到肉。

    沈耘似乎已经感受到在这擂台方寸之地,弥漫着的雄性荷尔蒙的气味。

    不过一分钟时间,两人便交手了十来个回合。每一次都是双方各有损伤,但饶是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来就没有超过半米。

    也就是说,每一个回合之后,他们绝对会在短短数秒的时间重新投入战斗。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拿最为先进的拍摄仪器来,一定可以将其拍摄成一段相当热血的军旅偶像剧。

    两人用尽了全力,就这么热血地对拼了整整十多分钟之后,最终双双倒地,以平局结束。

    同样是上尉,沈耘感觉有些羡慕他们俩的友情。看两人一时之间似乎也起不来,沈耘直接跳上台去,跟另外几名军官一起将两人背了下来。

    上台的时候,这两位居然还咧着嘴对视着笑。

    不得不说,硬骨头六连或许真的就是在这样一代又一代的主官手里,才数十年没有改变一点颜色,甚至在先烈的丰功伟绩之上,还能再创佳绩。

    替别人担心完毕,终于轮到了沈耘。

    将两人安顿好之后,沈耘听到裁判念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自己。

    得,刚刚还说自己幸运了一回,没想到第一没捞到,就成了第二。这简直就是命啊。

    这一次当沈耘对手的,是警卫连的一个排长。

    现在但凡是警卫连的,沈耘都不敢小看。强将手下无弱兵,李连长的能力很强,带出来的兵自然也不差。

    “我发现,我跟你们警卫连是有宿世冤仇啊。”看着眼前这个中尉,沈耘摇摇头:“上台前老李有没有偷偷跟你说要教训我一顿的话?”

    中尉排长笑了笑,显然有是肯定有的,只是不能当着沈耘的面说罢了。

    “沈参谋,咱们还是开始吧。您可要小心了,我从小就练过。”

    练过,自然是练过传统的无数套路。

    虽然时下很多人觉得传统武术都是花架子,但那也仅仅是限于某些带有养生性质的招式动作。

    真正的传统武术套路加上从小锻炼的力量速度和反应,其杀伤力可并不比所谓的自由搏击差。

    就像军中广为流传的军体拳,其实它的雏形就是华夏很多古武术套路经过精心挑选糅合来的。

    将那些杀敌招式施展开来,批判传统武术的那些自由搏击武术家,谁敢真正跟他自己口中所言,站着挨打肉不疼。

    沈耘眼睛一眯:“谢谢提醒,看来,我要拿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你的攻击了。来吧。”

    看到沈耘有所准备,中尉排长迅速端起武术架子,向沈耘攻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