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落后在起跑线上
    美美地睡了一觉,当沈耘与韩玉华再度来到团部操场的时候,沈耘便立刻被归入了参赛人员的队伍。

    接下来的项目,是武装五公里。

    其实在基层部队,这都是常规项目,连长排长一个不高兴,重装五公里;连长排长开心了,轻装五公里。

    就跟那每天吃的饭喝的水一样,这都是基层部队的家常便饭。

    但在机关单位,干部们平素都在忙这样那样的工作,五公里可就有些稀罕了。毕竟组织这么一场需要时间,跑完之后还需要休息。耽误这么长时间就干这个,估计上级领导绝对会拉出来狠狠批斗一番。

    至于到了工作外的时间,有家小的都去陪家小了,哪里还能组织的起来。

    所以武装五公里,这个项目报名人数最少。要不是团里有死命令,现在能不能凑齐了这二十几个人还要另说。

    沈耘站在起跑线上,看着站在不远处为他加油的韩玉华,咧着嘴笑着冲她点头。

    也不知道这发令员闹得什么幺蛾子,就在沈耘跟韩玉华还在用视线交流爱意的时候,这发令枪就击发了。

    其他人都在抢跑呢,到了沈耘这里,直接在起跑线上就输给了人家。

    方才小两口的行为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忍不住都发出了笑声。

    虽然没有多少讥讽的意思,不过对沈耘来说,这可就是最强有力的鞭挞了。

    本来还想在自己媳妇面前表现一下呢,结果就被个发令枪给坑了。

    幽怨地看了发令员一眼,沈耘这才在众人催促的声音里正式开始起跑。

    站在不远处观看的赵晓静,此时摇了摇头看着陆青:“温柔乡,英雄冢。看来咱们这位沈参谋的家人随军,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刚才沈耘的表现两人都看到了,陆青此时却沉默不语。

    赵晓静正要继续说点什么,却看到他摇了摇头:“好与不好,这件事情还需要看结果。世界上输在起跑线上的人多了去了,但在最后关头冲上来的也不是没有。”

    “但愿吧。”

    比起这两人的交谈,夏锐的评价就要尖刻多了:“政委,不是我说,啊,沈耘这段时间的工作状态我可是相当满意的。就因为家里人来了,为了多陪陪家人,他可是一天到晚连轴转。”

    “如果这样的沈耘你还看不过眼,要我说,咱们团部就彻底没有一个像样的了。”

    夏锐这可是实事求是,沈耘这段时间的工作效率提高相当大,虽然每天都提前到晚上十一点回家,但工作进度和质量却一点没变。

    知道夏锐是个什么脾气,赵晓静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借着陆青的话头回答夏锐:“一切,等到武装越野结束之后再说吧。”

    目送沈耘远去的韩玉华,心里也有些失落。

    沈耘是看着她才错过了最佳的抢跑时间。

    这会儿沈耘走了,很多人都在好奇地打量着自己。这让她感觉犹如针芒在背,宛若千古罪人一般。

    心里不好受,但是韩玉华却硬生生忍了下来。

    她很清楚,如果到最后成绩不好,那么最需要安慰的人,是沈耘。

    此时她忽然就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之去年沈耘前往利西比亚执行任务的时候的等待还要难受。

    一分钟,两分钟,韩玉华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而被丘陵阻隔了视线的另一边,既定的武装越野路线上,落后的沈耘,此时已经正式进入了加速阶段。

    之前那一段距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热身罢了。

    短短三分钟,他便正式冲进了最后一个梯队的上游。但加速到现在还没有停止,如果运动的状态仅止于此,那么他数年来坚持的锻炼岂不是太过没用了。

    加速,继续加速。

    沈耘的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超过前方的那一名军官。

    而被沈耘甩在身后的这些人,此时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沈耘疯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加速的过程足足维持了五分多钟,而且在这个时候还在持续加速。

    似乎体能对于沈耘来说,就是一种用之不竭的东西。

    他们现在额头上都已经渗出细汗了,可是沈耘呢?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少人看到沈耘的头上连一点水迹都没有。

    第三梯队,第二梯队……

    一个又一个军官被沈耘甩在身后,然后便再也没有了赶超的机会。

    有个别几个心里不太服气的军官也曾试图通过加速来追上沈耘,可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一种可能性。

    他们加速,沈耘同样在加速,双方的距离非但没有拉近,反而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远。

    终于,在转过丘陵通往回去的后半段路程,沈耘赶上了第一梯队。

    处在第一梯队的人可都不简单。

    这些人沈耘全都认识,警卫连的李连长,警通连的高连长,还有其他两个每天都可以训练的单位的主官,这会儿都在其列。

    看到沈耘已经跟他们并肩而行,除了李连长,其他人心里都有些诧异。

    要知道梯队一旦分的明显,在最终冲刺时刻没有到来之前,是很难追上前一个梯队的。

    毕竟谁都在暗中继续力量等待最后的冲刺,在此之前贸然加速,那绝对是莽夫的行为。

    可沈耘先前可是连第二梯队都不是啊。

    之前有闲暇的警通连高连长可是扭头看过一眼的。

    也就是说,沈耘在这段时间内,至少是跨越了两个梯队才跟他们并驾齐驱。

    也只有李连长才明白,论体能,沈耘在团部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当初沈耘带他们急行军的时候,他可是站到了最后的。

    本以为,沈耘会跟他们继续跑一段路程,然后在最后的一公里才进行冲刺。

    可是他们想错了,冲到第一梯队进行了简短的休息,沈耘居然再度开始加速。可是这个时候,距离终点还有一点五公里的路程。

    几人的眼神中露出骇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沈耘居然还有余力,提前进行冲刺。

    可是,他们却不敢跟着沈耘乱来,跑步的节奏是早已经习惯的,贸然改变,只会让自己到最后被后边的人一个个追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