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很突然的大比武
    半天的时间,沈耘是在认真聆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外加岳母的教诲中度过的。

    本来一家人还打算送韩玉华到这里之后,呆半天就离开的。但看现在这个样子,韩母果断选择了留下。

    用她的话说,韩玉华总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

    对这个决定沈耘表示无条件服从,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当下的情况确实是这个样子。

    虽说演习刚刚结束,任务可能稍微要轻一点。但是如果再突然来了任务,那真是要让韩玉华娘俩空守在这房子里了。

    然后,沈耘就光荣地感受到了来自女儿关怀。

    应该是换了地方的缘故,沈一心在半夜的时候,忽然就哭个不停。这种情况是往常从来没有过的,韩玉华和韩母对此都束手无策。

    然而就在沈耘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小丫头忽然就开始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还开始用柔嫩的小手手抓沈耘的脸。

    看到这一幕,韩母和韩玉华都松了一口气。照看孩子这么光荣的任务就此落在了沈耘的手上。

    然后,从凌晨三点到清晨五点半,沈耘便一直抱着自家闺女当人工摇摇椅。

    只要沈耘的动作稍微有一刻的停顿,睡梦中的小丫头便会立刻哭闹起来。

    所以,当沈耘带着一双熊猫眼来到作战研究室的时候,可是把夏锐下了一跳:“年轻人,虽然精力旺盛,但还是要注意节制啊。”

    饶有深意的话让沈耘顿时哭笑不得。

    沈耘这个时候只想赶紧把工作做完,然后在中午的时候能够回去好好补个觉。他很清楚,自家的小丫头从现在开始是来上他了。

    喝了一杯浓茶,沈耘迅速整理着手头的一些资料。

    根据之前设定的目标,这些资料必须要赶在第二周周一的时候摆在夏锐面前,昨天耽误了一天,进度已经有些耽误了。

    铅笔不停地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不觉,时间便已经来到中午。

    似乎是忘了沈耘已经有家属过来,几个参谋热情地招呼沈耘:“沈参谋,走啊,吃饭去。”

    往常这种情况沈耘都会笑着收拾东西,然后起身跟他们一起前往食堂,但今天沈耘却摇了摇头。

    “嘿嘿,今天就不去了,家里老婆孩子都还等着呢。我要是不回去,我家闺女指不定要哭上一个中午呢。”

    看着沈耘这一脸幸福的样子,偏偏黑眼圈到现在还没有消下去,一群参谋纷纷大笑:“我看你家闺女想你不是为了吃饭,是为了揍你哦。”

    沈耘尴尬地笑了笑,与这些参谋们一起走出研究室,下楼之后,匆匆走出团部,往军属大院走去。

    目送沈耘的背影小时,这群参谋才开始感慨:“听说沈参谋的女儿才**个月,带这么大的孩子肯定累人啊。也就是他年轻,今天早上也喝了好几杯浓茶,这要是放在我身上,我是绝对撑不住的。”

    “接下来也不知道参谋长会不会调整工作,沈耘这个样子,唉,反正我是佩服他的毅力。”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一群参谋如此慨叹着,却不知道沈耘虽然感觉累,心里却是甜的。

    韩母跟北京的家里一样操持着里里外外,沈耘回来的时候午饭已经做好。吃过午饭,带着孩子玩了一会儿,沈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韩玉华看着这个样子的沈耘,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带孩子,其实也算不上辛苦。

    至少,在京城的时候,她还有爸妈陪着。

    而沈耘,或许每天一个人冷清清回到宿舍就只能躺着睡着,然后在既定的闹钟响起的时候,迅速爬起来收拾完毕赶往工作的地方。

    虽然这一幕在她很小的时候,韩伏虎身上也经常出现。

    但是现在轮到自己的丈夫如此,韩玉华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

    一点四十分,沈耘准时醒来。见韩玉华抱着孩子一直看着自己,沈耘边做手势,边轻声冲韩玉华说:

    “这会儿就得去上班了,孩子睡着了就放在床上,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韩玉华忽然觉得,自己的泪水变得有些多了起来。

    当沈耘离开之后,坐在里屋的韩母这才来到她的身边,小心地接过孩子:“当军人的妻子,注定要忍受得住寂寞。同样也要克制住自己的眼泪。”

    “孩子,往后在沈耘面前,不要表现得那么脆弱,不然,他会担心的。”

    作为一个过来人,韩母深知军人在各个岗位上工作的特殊性。作训参谋是个什么工作,其实当初韩伏虎也曾经做过。

    在那段岁月里,办公设施还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先进。有些特殊的地图全要靠人手绘,为了一张地图,韩伏虎经常深夜三四点才能回家。

    韩玉华本来快要流出的泪水,听到自己母亲的劝告,硬生生地忍了回去:“妈,我不是自己脆弱,我是为沈耘担心。他这个样子,能撑得下去吗?”

    韩母点了点头:“孩子,放心吧。沈耘既然让你们过来,不论是冲动还是准备好的,他都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你要做的,就是不要给他填麻烦。”

    听着自己母亲的劝告,韩玉华忍住了泪水,点点头不再说话。

    而此时匆匆赶到作战指挥室的沈耘,却意外得到了一个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通知。

    今天中午的夏锐来的有些晚,差不多三点半的时候才走进门来。

    而他一进门,见大家伙都看着他,便直接说道:“把你们手头的工作都做快点。今天师里开了个会,趁着还没有进入夏天,要在各部展开军官大比武。”

    “届时各单位都会邀请一些军属前来参观,咱们这些参谋,整天都窝在这里,也是被考核的对象。”

    “所以在大比武之前,不仅工作要做完,每天还要加码训练。”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夏锐手底下的参谋们本来就已经累得够呛了,现在还要训练加码,这不是要玩死人的节奏么。

    不少人在哀叹的同时,眼睛已经瞅向沈耘。

    谁都知道,在他们这些人里,或许最累的,就要数沈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