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要不,来我这里吧
    忙,与闲,都会成为一种习惯。

    还真别说,在西南军区闲了好几天,沈耘居然面对这半天假期,压根没有发愁。

    怎么打发时间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在西南军区讲课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一些大数据在军事领域应用的构思,现在正好有闲暇写出来。

    而且,从演习的通知下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现在也应该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妻子了。

    一想到娇艳的玉人和粉嘟嘟的小丫头,沈耘心里就暖烘烘的。

    什么都不说,直接给韩玉华打电话。

    自从有了孩子,韩玉华在文工团就请了长假。团里的领导当然也比较理解军属的难处,因此给韩玉华办理了停薪留职。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老公。”声音有些惊喜,当然了,里边还掺杂着小丫头含混不清的声音。

    沈耘先是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媳妇儿,最近还好吧。”

    “不好。”韩玉华回答的非常干脆。任谁家两口子一个月不通电话,心情能好受得了。也就是韩玉华自婚后就一直聚少离多,稍微有些习惯。

    “前段时间出任务去了,所以没法给你打电话。今天刚回来,家里都怎么样?爸妈他们还好吧?”

    沈耘非常明白韩玉华其实就是希望有个解释,而他也在能够透露的范围内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这样一来,韩玉华的心结也就成功解开。

    “家里一切都好,爸妈前几天还过来住了一晚。不过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久留。爷爷奶奶正打算过几天来常住一段时间呢。”

    似乎是电话那头小丫头在挣扎着用手指摸电话,韩玉华忽然说道:“来,一心,叫爸爸。”

    孩子到现在差不多九个月大,说话其实全然都是在跟大人学习。

    “哇哇。”

    声音不是很到位,不过音调走的很标准。

    短短两个音符,瞬间让沈耘心都暖化了:“媳妇儿,咱闺女会叫爸爸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韩玉华也笑了笑:“一心会的还有很多呢。只是,你不在身边,对孩子成长总是有些缺憾。”

    听到韩玉华这句话,沈耘沉默了。

    他明白韩玉华不是在抱怨,但他的心里就是过意不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确实是一名军人的职责。

    但是当家庭摆在面前的时候,沈耘也坐不到心坚如铁。

    沉默了一阵子,沈耘忽然开口:“玉华,要不,我到团里申请一下,看看你能不能带着孩子过来住。”

    家属随军,这是对军官的一项福利政策。

    沈耘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妻儿来这里,因为团部距离临安城很远,驻地附近虽然有个小镇甸,但环境确实不是太好。

    比起京城各项比较方便的公共设施,这里显得有些寒酸。婴幼儿期的孩子一旦生病,治疗还需要兴师动众派车送到临安城。

    无论对韩玉华和孩子,还是对团里,似乎都是个麻烦。

    但现在,沈耘不得不考虑将妻儿接过来。正如韩玉华所说,孩子这么大的时候,正是需要爸爸妈妈陪在身边。

    韩玉华显然没有想到沈耘会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怔了一下,随即回答:“你先不要着急,我跟爸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商量一下。如果他们也同意,你再去申请试试。”

    孩子可是两家人的掌中宝,韩玉华现在还真做不了这个主。

    这样的安排当然是最为合适的了。

    韩玉华匆匆挂断了电话,首先跟今天赋闲在家的韩伏虎商议:“爸,刚才沈耘打电话过来,跟我说想要让我跟孩子去他们团一起住,您看行不行?”

    韩伏虎本来在喝茶呢,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放下茶杯:“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过去陪着他。”面对爱情,韩玉华从来就是这么坚定。

    “那就跟你婆婆还有老爷子他们说说吧,这事儿估计他们也会同意。”笑着点了点头,韩伏虎开始催促自己的女儿赶紧行动。

    不出韩伏虎所料,听到自己孙媳妇要带着重孙子跟沈耘一起住,老爷子先是大骂了沈耘一通,随即非常高兴地安慰韩玉华:

    “闺女,到了部队驻地,这生活可就没有在京城这么轻松了。你一个人照看孩子,能行吗?”

    言外之意,自然是只要韩玉华这边没有问题,他是非常同意的。

    “爷爷,您就放心吧。相信到了他们那里,上级首长会安排好我们的生活的。”

    老爷子这一辈子最是相信军队,听韩玉华这么一说,便再也没有意见:“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有问题随时给我们打电话,沈耘那个兔崽子你是指望不上的。”

    两家的意见都是同意,韩玉华自然急切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沈耘。

    当挂断了电话之后,沈耘乐得在自己那小小的宿舍里连续跳了好几下。

    家属随军的基本条件,在沈耘所在第1集团军相对要宽松一点,军龄十五年、年龄三十五岁以上,或者副营级职务以上。

    沈耘这个作训参谋,正好就够到副营级职务。不得不说,对沈耘来说确实太幸运了。

    趴在桌上写好了报告,沈耘匆匆来到政治处。

    对沈耘这位进来声誉鹊起的作训参谋,政治处的同志还是认识的。当他们看到沈耘打的报告是家属随军,心里不由得有些诧异。

    “沈参谋,咱们这个地方条件这么苦,你确定要家人过来?”在他们的概念里,京城那可是好地方,不在那里好好呆着,干嘛非得来这里受罪。

    沈耘点了点头。

    “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在国外,到她五个多月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见到她。现在孩子已经到了认识这个世界的阶段,我希望她能够每天看到我哪怕一眼。”

    “如果我将来到了更为艰苦的地方,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跟她们分开的时候,我希望我的孩子还能记住,有我这么一个爸爸。”

    沈耘的一席话,说的政治处几个女同志泪花在眼睛里直打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