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郎天平来领人了
    郎天平真的如他所说,专门跑到西南军区来领人了。

    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沈耘,郎天平这心里也顿时安定了不少。面对芮行云说话自然显得非常愉快:

    “芮军长,我就说吧,沈耘就是一个小小的团级作训参谋,哪里能给你们这些军长师长团长的讲课。你还非不听,行了,现在人我带走了,就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然而,如果紧盯着郎天平,便会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旁边都带着褶子。

    芮行云也不甘示弱:“行啊,郎天平,你要是嫌沈耘丢人现眼,你可以把他给我留下。反正我是不嫌弃的。”

    “怎么样,沈耘,来我这里,我14军合适的岗位,随便你挑。”

    作难的问题扔到了沈耘这里,郎天平可不敢赌沈耘会不会动心:“打住,啊,给我打住。孩子再坏,那也是亲的。行了,我们走了。”

    二话不说,直接拽着沈耘上了车赶赴机场,生怕芮行云他们来硬的拦人。

    坐在车上,沈耘忍不住笑道:“军长,您怕什么,芮军长他们其实人挺好的,也不会把咱们给吃了。”

    郎天平没好气地瞪了沈耘一眼:“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他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说完这话,当即扭过头来看着沈耘:“唉,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被芮行云那老家伙的糖衣炮弹给腐蚀掉了?我可告诉你,这不行,啊,不行。他给了你什么糖,我这里有更甜的。”

    这完全就是一幅哄亲儿子的架势,沈耘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无奈地指了指开车的司机,沈耘言外之意,这送你的车都还是人家14军派的呢。

    郎天平刚才也是急了,这会儿醒悟过来,当即哈哈大笑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口无遮拦。

    刚才黑了芮行云几句,这会儿自然还找补回来:“说起来,他们对你还是不错的。哈哈,芮军长能对你这个上尉以礼相待,说明14军的作风确实比咱们好。”

    沈耘忍不住撇了撇嘴,这没话找话怎么听起来就这么尴尬呢,骂人家的时候不是挺顺溜的么。

    轿车很快来到机场,两人买票登机,不过数小时便重新回到了临安。

    整个行程被郎天平把握的非常紧凑,刚下飞机他俩便登车赶往军部。到了自己的地盘,郎天平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哎呀,总算是把你这块宝请回来了。就你们那个参谋长,三天两头来我这里做汇报,他一个干参谋的,又不是演习,跑我这里这么勤干什么?”

    拍着沈耘的肩膀,郎天平笑骂:“就他那个驴脾气,巴不得不见我呢,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现在我看到他那张脸都觉得膈应了。行了,赶紧回去。”

    沈耘转身出门之后,郎天平这才笑着坐回到自己的座椅上,手中拿着沈耘在西南军区讲授过的内容,认真地看了起来。

    回到自家地盘,总是感觉亲切了很多。

    在团部备案之后,沈耘先回了一趟宿舍,将自己的行李放下,随即匆匆回到作战研究室。

    夏锐他们还在继续往常的工作,不是看图就是做数据,看到沈耘到来,指挥室忽然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欢迎咱们的英雄回来。”

    往常总是板着个脸的夏锐居然破天荒这么说,让站在门口的沈耘顿觉不知所措。

    夏锐亲自将沈耘拉进门来,关上门,转身之后,乐呵呵地冲沈耘点头:“你小子在14军讲课的情况,可都流传到咱们这边来了。哈哈哈,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夏锐这么夸奖沈耘当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在沈耘讲课的时候可是狠狠打了14军所有军官的脸,而且还让他们哑口无言。

    单凭这份本事和胆色,他们一团就找不出第三个来。

    至于为什么有第二个,那是因为夏锐他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混不吝的货色。当初敢当着郎天平的面骂手底下的参谋,面对14军,他自忖也差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

    沈耘讲述的内容,先是在14军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其后居然登上了西南军区最为主要的军报。

    因为两军刚刚交战结束的缘故,大家伙对于西南军区还是相当关注的。这一看,乖乖,沈耘居然这么厉害,于是乎在他们第一师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据说这事儿都传到军区那边去了。

    大数据在军事中的应用,作为首先提出的这个概念的沈耘,将来当然会受到更加高度的关注。夏锐想到这里,便开始有些不舍了。

    这么搞下去,指不定哪天沈耘就会被调走。

    自己手底下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个可堪大用的作训参谋,如何能够轻易把他给放走。

    夏锐不会做人,那是专指在他工作以外的方面。可是如果牵扯到自己的参谋工作,他那个聪明,可绝对当得起参谋长这个职位。

    现在他就是用暖心人的手段来感化沈耘。

    “你小子胆子是真的大啊。话说,当时怼14军那些军官的时候,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犯怵?”

    沈耘嘿嘿笑了一声:“参谋长,您说的哪里话。我那不叫怼,是用事实说话。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获取情报多的一方最终胜利的概率有多大您又不是不知道。”

    “坐着的那些可都是高级军官,我这是以理服人。”

    “行,随便你小子怎么说,不过这事儿确实干的漂亮。行了,为了表彰你在西南军区给咱们团露脸,我特准放你半天的假。今儿该干嘛干嘛去。”

    夏锐大手一挥,非常“大方”地给了沈耘假期。

    虽然仅只有半天时间,但其他参谋眼神里露出的可全都是羡慕。

    假期,对夏锐手底下的参谋来说,那可是遥远的神话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居然还能亲眼见证这神话的出现。

    沈耘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夏锐给推出了门。

    “好了,庆祝活动就此结束,你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打扰我们工作。行了,赶紧干活,丛林作战的针对性训练计划第二部分,后天早上就要,你们都做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