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大数据的概念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沈耘掷地有声:“根据我的了解,近两年内参加过短期进修的很多首长,都曾在最新开设的课程中听到过这句话。”

    “在这里我只想问一句,在座的诸位,对于我所在的部队,了解有多少?”

    这个时候终于没有人能够准确回答沈耘这个问题了,个别进修过的军官则露出讶异的神色。

    不过随即便释然起来,毕竟那门课程的很多思想现在已经在军中广为流传。沈耘作为团级作训参谋,能有了解实属正常。

    使用最为简单暴力的手段,让这些军官们陷入深思,沈耘这才开始继续讲述他对于高科技手段在军事情报中的实际应用。

    但是,认真听讲的军官们忽然发现,沈耘现在说的东西,他们似乎已经有些听不懂了。

    “还有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东西,就是大数据在军事领域的应用。”

    大数据是个什么东西,在场有九成的军官是不懂的。因为就沈耘所知,大数据的概念引入华夏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

    此时这个概念也就是那些电商在不停地吵,对于久居军营的军官们,听过名头就已经算是见闻广博了。

    看到很多人疑惑的样子,沈耘露出一幅果然的表情。

    “大数据是个什么东西,我可以这么解释。这是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人从出生之后衣食住行言谈举止所有的这些信息。”

    见不少人露出不屑的神色,沈耘摇了摇头:“很多人觉得这些信息毫无价值,因为它太过普通太过庞大。但如果我们经过一定的处理模式进行数据分析的时候,就可以得出非常多有价值的资料。”

    “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知道你跟人搭讪最常用的问候方式,面对一份工作,喜欢从什么地方下手,等等之类。”

    “当然,如果针对各位的话,收集近十年来你们在军中的一部分信息,就可能判断出你们在面临某一个问题的时候,将会作出怎样的判断。”

    “所谓兵无常形,水无常势。但事实上,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我们还是可以找到很多人用兵的一般规律。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见微知著。”

    沈耘洋洋洒洒的讲述,让这些军官们逐渐消泯了对他的小看。

    沈耘很多讲述并不是建立在危言耸听之下,而是他用最为直观的例子,有时候甚至直接当场做示范,告诉他们自己讲述的内容在实际应用中到底有没有打折扣。

    足足两个小时的讲述,沈耘可是将自己对于这一个大题目的认识讲了个透彻。

    说完最后一句话,沈耘准备谢幕的时候,在场所有军官,包括赵之凤芮行云他们,全都站起来为沈耘鼓掌。

    下了讲台,赵之凤主动迎了上来。

    “今天的这堂课,让我耳目一新啊。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时代了。”

    一句感慨,道尽赵之凤最大的感慨。沈耘提到的各种高科技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确实对他们这种久经世事的老人家也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首长谬赞了,其实我也只是跟计算机接触的比较多,对于某些新潮的东西接收速度快了一些。”

    沈耘敢当着这么多人面怼第14集团军的军官,但却不敢在这位军区司令员面前拿大。

    非常谦虚的冲这位敬礼之后,沈耘如此说道。

    赵之凤摇了摇头:“不不不,这跟年龄和职业无关,重要的是头脑。这个所谓的大数据,应该是你第一次提出来在军事领域的应用吧?”

    对此赵之凤显然极为关切,从战略角度而言,大数据对一个国家的军事绝对有着非比寻常的作用。

    沈耘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大数据是在米国率先提出来的,也是在米国率先应用在暴力机构的。早在数年前,他们就通过大数据来预防犯罪,而且效果还相当不错。”

    “至于在军事上。国外没有相关报道,但显然是在使用的。我国引入这个概念比较晚,所以在军事领域,我应该是第一个在公众场合提及这个的。”

    言外之意,私下研究他就不是太清楚了。

    “除了这一课,你还要没有准备其他的内容?”赵之凤很是期待沈耘能够继续拿出什么新的东西来,而沈耘的回答,却让他有些失望了。

    “报告首长,在此次演习中,我仅仅是一名参谋人员。作战指挥方面的问题,我想在座的首长们比我都精通,确实也没有什么讲述的必要。”

    赵之凤看了芮行云一眼,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小沈啊,听完你的这堂课,对于大数据这个东西,我还是相当感兴趣的,我打算在军区先搞一个试点,做点前期的工作,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前期的准备工作,我的建议还是请国内比较知名的那几位学者过来参谋。毕竟这是一个新鲜事物,单纯依靠军队的力量,在短期内是无法完成的。”

    沈耘对于这个,其实在这几天也有考虑过,所以想都没想,直接就提出了建议。

    赵之凤看沈耘这个样子,脸上带着几分期待。

    “小沈,如果我说,在这个新成立的机构里,我想请你来做我军的代表,不知你有什么意见?”

    沈耘心道果然来了。

    在他走到时候郎天平就再三嘱咐过这件事情,沈耘自己也有打算,因此在这个时候,哪怕是这位军区司令拉拢,他也只能恳切地婉拒:

    “报告首长,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虽然对于大数据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并不比其他人知道太多。而且,我的志向是带兵打仗,并不想就此转文职。”

    见沈耘压根就没有半分犹豫,赵之凤还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罢了,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唉,你们东南军区,还真是得了块宝。回去代我向沈老问好。”

    ps:有位大佬说,只要我给他新书章推,他就答应给我未来孩子当干爹。没骨气的小扑街我瞬间答应了。

    《诗与刀》

    一个少年穿越而来,落在了不死老卒之家,圣贤教诲心中过,还有长刀手里留。

    刀劈四面悲歌止,诗定江山国祚持。

    还有,还有翻云覆雨、只手遮天!

    翻云覆雨江湖事,少年持刀锋,杀尽牛鬼蛇神。只手遮天庙堂谋,少年扶风起,扫尽腐朽悲哀。

    君子有风范,与之为伍肝胆照。美人倾城,白衣剑舞,琴棋书画,佳人怀春,不枉世上走一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