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第一讲
    芮行云和曾少安过来,就是为了告知沈耘接下来的安排。

    当然了,第14集团军的军政主官同时登门,也说明他们对沈耘这次讲课的重视。虽然不用嘴上说,但已经让沈耘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

    而沈耘,只能用尽心尽力讲述自己的经验和想法,来回报这种真诚。

    阅历到了一定的程度,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

    第四天清晨,一辆高级轿车停在招待所门口。

    前来接沈耘的,是第14集团军直属警卫连的战士,带着沈耘上车之后,稳稳当当行车十分钟,车辆便停在了军部大会议室。

    这座可以容纳两百人的会议室,此时坐满了第14集团军的中高级指战员和参谋人员。但就这些人的肩章而言,根本就没有一个少校以下的。

    不少军官还在作为上讨论第40师演习失败的事情,同时,也在好奇这次军部召集大家过来讲课,到底要讲什么,由谁来讲。

    而就在这个时候,坐在门口的军官忽然叫了一声:“起立。”

    在起身的瞬间,这些军官都看到来人赫然是由芮行云和曾少安两人陪着的赵之凤,敬礼之后,本以为赵之凤会上台为大家讲课。

    哪知道这三人居然在第一排空着的位置上坐下——俨然也是听讲者之一。

    那么,到底是谁来讲课呢?除了第40师的一干军官,谁都不知道讲师居然会是个上尉。

    沈耘此时站在门外,深深吸了好几口起。

    大军区司令员他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比这个更大的军官他也见过。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想即将有两百余中高级军官听自己讲课,他的心顿时有些怦怦乱跳。

    “沈参谋,你该进去了。”

    门口的守卫提醒中,沈耘再度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缓缓走进会议室。

    要不是有赵之凤他们压着,估计此时的会议室里绝对会闹翻天了。超过九成的军官都没有想到,一个上尉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进来站在了主讲台上。

    只见沈耘站定之后,分别半面向左向右转敬礼,而后正面敬礼,这才放下手臂,朗声说道:

    “各位首长好,我是东南军区第1集团军第1机步师一团作训参谋沈耘。”

    “今天,我首先要讲述的,是高科技手段在军事情报学中的应用。军事情报是一个非常老掉牙但又不能不让人重视的问题,因为随着科技的发展,军事情报的获取手段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开篇确实有些老生常谈,因为在中高级军官进修的时候,这个问题都会被讲上一遍。

    但沈耘接下来讲述的内容,却又和军校讲述的一些东西不一样。

    “大家都知道,在过去几天,我所在的部队和第40集团军组织了一次演习。结果大家都很清楚,留在军区招待所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听到了不同程度对于第40师的鄙薄。”

    “在这里,作为演习中第40师的对手,我想为他们说句公道话。。”

    “在这场演习中,就算是这几天叫的更欢的部队,该输还是要输,并不能因为事后知道的一些情况有了警觉就可以改变这个结果。”

    沈耘一句话,瞬间引得不少军官皱起了眉头。

    这也太狂妄了,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小小的上尉就敢这么大言不惭,难道第1集团军出来的就能这么嚣张?

    很多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同时也有人这么做。

    有个脾气相当暴烈的上校举了举手,不等沈耘答应,便直接站起来质问:“上尉,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难道你们赢了演习,就能够这样侮辱我们14军?”

    作为军长的芮行云,这会儿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

    这是他们集团军直属装甲旅的一个团长,起来说话的初衷还是为了维护14军的颜面。如果此时他阻止了,不正好就是自扇耳光了?

    可要不阻止,沈耘是他邀请来的,而且讲课内容也是他说沈耘即兴发挥的。真要闹出点什么事情,他芮行云的面子往哪放?

    芮行云不得不求助于赵之凤。

    赵之凤此时也有些好奇为什么沈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到芮行云的目光,头也不回说道:“有什么不服的,可以讲课结束之后讨论,坐下。”

    面对军区司令员的话,这位上校可不敢违拗。气愤地坐下,眼睛一直瞪着沈耘,大有一副再说错要就要拼命的架势。

    面对这样的质问和目光,沈耘没有害怕,反而非常镇定地打开了讲台上的电脑,手指在上边飞快地挥舞,不过短短一分钟时间,便操纵投影仪在身后的幕布上投下了一些材料。

    上边的内容赫然就是方才那位上校的简历。

    “如果你们觉得,这没有什么,那么下面我可以告诉你们,它确实有什么。”

    “赵司令员,我想临时获取您的授权,借您的s级权限使用一下。”

    赵之凤作为大军区司令员,手里头握着ss权限,s级授权确实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赵之凤点了点头,正准备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告知沈耘一些距离的东西。

    但就在这个时候,沈耘的手指再度挥舞,转眼间这位上校更多的东西被有选择地放在了大屏幕上。

    到这个时候,沈耘才抬起头说道:“如果我做到这些,或许你还是觉得没有什么,那么,首长同志,再加上这些呢?”

    有关这位上校亲自书写的很多作战报告被沈耘调阅出来,这时候沈耘才拍拍手:“高科技手段,单纯在情报收集这一块,便已经展现了很大的优势。”

    “在来到作战区域之前,我事先就已经渗透进了西南军区的资料库,将第40师从何师长往下具体到每个连连长指导员的资料都收集了一遍。”

    “通过这些材料分析,我对每个人的军事思想,性格,习惯行为等等做了总结。”

    “同时,战区内的所有地质资料都被复制了一份。你们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你们想出其不意打我们伏击,我们已经早一步预知了你们的动作。”

    “我们知道你们的动作,你们却猜不透我们的行动,这样的战争,试问诸位如何来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