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我找他给咱们集团军讲课
    演习来到第十七天,在连续多日降雨之后,蓝军一鼓作气,彻底打穿了芮行云设置的第五道防线,将剩下的两个营的兵力全都摆在了红军司令部周围。

    到了这个时候,导演部便直接宣布红军防守失败。

    而来到红军司令部与芮行云见面的郎天平,脸上大写的笑意。

    “芮将军,好久不见了。”

    刚刚走进红军司令部,郎天平便发出爽朗的笑声招呼着。

    吃了败仗的芮行云脸上也不太好看,毕竟从年龄和履历上来看,郎天平可都算是他的后辈了。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自己成了人家的手下败将。

    “是啊,好今年不见,你郎天平是越来越厉害了。”

    指了指四周,芮行云摇摇头:“我一个精通丛林作战的师,本来还想着能跟你车对车炮对炮好好打一回。谁知道居然会混成这个样子。”

    郎天平显然知道芮行云心里不服气,毕竟这事儿搁谁的身上都是一块大石头压在心里。但这个手,郎天平还是尖锐地指出:

    “芮将军,作为你的对手,我不得不说,你这次失败,最大的因素就是太过看重你的军队擅长丛林作战。如果不是这样,你们很有可能坚守到演习结束。”

    “哦,怎么说?”

    不服归不服,但作为对手提出的意见,芮行云还是相当看重的。

    哪怕他这会儿对郎天平的指摘有些不爽,但依旧忍不住迫切地追问。

    而郎天平虽然知道芮行云的心思,却依旧直言不讳:“早在咱们演习之前,你们第一次攻势我们就已经看穿了。”

    “我也正奇怪呢,据我所知,你们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片区域。导演部也没有向你们透露过那些区域内的猫腻,为什么你们就抓的那么准?”

    郎天平嘿嘿一笑:“因为我作弊了。”、

    作弊?什么玩意?

    全程都有导演部的人跟着,郎天平作什么弊?

    芮行云不解,但郎天平很是大方地给了他答案。转身冲身边的参谋点点头,接过那份厚厚的材料交到芮行云手里。

    见郎天平交给自己一份已经被翻了很多遍的装订物,而且还点头示意自己看看。芮行云二话没说,直接接过来翻开了第一页。

    然后,他就惊呆了。

    这份装订物赫然就是沈耘整理的那份材料。

    第一部分的地图已经让芮行云恨不得吐出一口血来,早知道蓝军有这样一份材料,他当初压根就不会同意派人手前去打伏击。

    “这,这是哪来的?”

    颤抖的双手牢牢抓着册子,芮行云急切地询问。

    “沈耘,你来解释。”郎天平现在是有意让沈耘出头,非常潇洒地喊出沈耘的名字,随即等待回答。

    没有想到还有自己的事情,沈耘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抬手敬礼:“报告首长,这些资料都是在西南军区资料库里找到的。这些资料,都在我的查阅权限范围之内。”

    芮行云看了一眼沈耘的军衔,心中忍不住就升起一阵悲愤。

    就一个上尉的权限,居然使得自己开局就遭受了重大的损失。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向军区打报告,让管理资料库的那些家伙们好好反省一下。

    “更精彩的还在后头,老将军,如果你不好好看看,我想你一定会后悔的。”

    郎天平的提醒下,芮行云终于翻过了地图的那一部分,来到他们这些军官的档案上。

    芮行云的资料是后来补上的,而且作为红军司令员,沈耘对他进行了更为详细的了解。

    他的资料比何先军还要多上三页,略过那些简单的履历之后,近年来他所有公开场合的发言,沈耘都做了详细的摘抄。

    对于他自己的分析,芮行云都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对比自己这边关于郎天平他们的分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经历过实战,老谋深算,擅长搞袭击战和歼灭战。对于已经掌握的力量有着绝对自信,可以作为利用的弱点之一。”

    而且在这些评价之后,还有一份简单的表格。

    上边列出他在军旅生涯中担任指挥官时能够搜集到的所有指挥情况,而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他通过袭击扭转演习局势的数据。

    芮行云顿感口干舌燥:“这份资料,你们是怎么做出来的?”

    郎天平笑而不答,芮行云只以为这是蓝军的秘密,心里稍微有些失落。哪知道郎天平接下来的话,让他瞬间变得无话可说。

    “这东西,就是你面前这位上尉独立搞出来的。沈耘,你自己解释吧。”

    沈耘感觉自己今天特别惹眼,这已经是他在这么多高级军官面前的第二次发言了。

    看看其他的参谋们,到现在只能静静看着自己表演。

    “报告,所有资料的来源,全都是我军内部可以查阅到的军报和会议文件。这些东西只要是基层指战员就可以调阅。”

    “能够在短时间内查找到这些东西,其实也是借助了一些搜索工具,这个可以略过不提。关于各位首长的分析,是我冒昧做出来的,还请见谅。”

    到了这个时候,芮行云是彻底有些不敢小看这个上尉了。

    跟沈耘相比,他的年龄大了快三十岁。但就战争的手段而言,他忽然感觉这个小伙子将来一定会比他更加厉害。

    “郎军长,这次演习,我输得心服口服。但是在这里,我想向你提出一个请求。”

    郎天平连忙摆手:“请求可不敢当,芮军长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一定替您办到。”

    虽然演习胜利了,但郎天平对这位老将军的尊敬可一点都不敢打折扣。军队到了一定层面,其实还是要讲求资历和年龄的,他郎天平也不敢触犯这道红线。

    然后,他就看到芮行云整了整军装,表情十分严肃地盯着沈耘:“我希望,等导演部组织咱们开过讨论会之后,你把这位沈参谋借给我十天时间。”

    什么玩意?

    郎天平都有种自己听错了的感觉:“这个,芮军长,您借什么干嘛啊?他就我们一团的一个作训参谋。”

    而芮行云的回答掷地有声:“我找他,给我们集团军讲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