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将军夜引弓
    红蓝双方的对抗,正式进入胶着时期。

    沈耘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到来,然而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心里反而有些莫名的急躁。

    时至今日,演习开始已经第十天。

    眼看着再一次的降水即将到来,沈耘不无担忧地向高胜杰汇报:“高参谋长,现在相持不下,只怕接下来的降雨,会成为演习走向的一个节点。”

    沈耘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夏锐最是直接:“对面都是些只想占便宜不愿吃亏的主,端掉了他们的炮兵阵地,他们能忍到现在已经够久了。”

    “没错。”

    高胜杰点了点头:“跟我想的一样,他们肯定会借着下雨主动寻求战机。”

    第三道防线的附近地势极为奇诡,山地,丛林,还有不少溪流。这些完全可以为红军的战斗提供绝佳的条件。

    接下来该怎么办,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郎天平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今天具体什么时候下雨?我要具体到分。”

    气象参谋此时再度报出一个时间:“下午两点三十一分。”

    眯了眯眼睛,郎天平很是坚决地说道:“距离降雨,还有三个小时十一分的时间。告诉战士们,一个小时内,拿下红军的第三道防线。”

    郎天平的反制手段不可谓不凌厉。

    红军想要反击,那也需要占据足够的优势条件。

    在一个小时之内将他们的防线攻破,迫使他们将反击的时间提前,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依仗炮兵和高炮,蓝军的优势相当大。

    命令一经发布,便立刻得到了前线战士们的严密执行。

    蓝军此时不论是人数还是装备,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就算是红方凭借地理位置得到了一定的补偿,但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战斗仅仅维持了不到一个小时,红军就全线败退。

    没办法,仅仅使用高炮部队进行防御的阵地,根本就架不住蓝军轮番炮轰。

    得到了战报的郎天平并没有因为眼下的成绩骄傲,而是命令留下一部分人构建工事外,其余人继续追击。

    这根本就是不打算给红军留活路。

    本来还计划得好好的,准备在下雨之后展开反击的芮行云此时傻眼了。

    被逼退到第四道防线,原本的很多计划就此胎死腹中。

    这次演习带给他的憋屈实在是太多了,自己是丛林作战师,跟一个机步师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打,结果居然是这个样子。

    这简直是要自己的老命啊。

    然而反击终归还是要反击的,如果不能就此丧失了信念,那么他们这支队伍早晚会被淘汰。

    雨一直下。

    弥补的乌云让整个战场从下午一直如傍晚一般。而黑夜又显得极为躁动不安。

    漆黑的密林中,一团仅剩的四百来人披着雨衣在已经构建的掩蔽工事里,忍受着这潮湿有寒冷的环境。

    每个战斗单位都携带了红外夜视仪,此时他们密切关注着丛林中的动向。只是熬了足足四个小时,唯一的收获就是雨点打在树叶上噼里啪啦的声音。

    年轻的战士们都要忍不住询问班长他们这样蹲守的意义何在,只是因为纪律,压根不敢说出哪怕一个字。

    忽然,越来越近的哗啦啦的声音打破了之前雨水的凌乱。

    黑暗中一个传一个的收拾明确地告知在这些掩蔽攻势下的战士们——战斗准备。

    显然对方通过夜视仪也看到了他们,在模糊的惨绿色影像中,带队的几个主官看到对方已经做出攻击态势,二话不说,直接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

    以数名战士牺牲为代价,其他红军终于发现了一团隐藏的位置。战斗的序幕就此拉开。

    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第三与第四道防线之间的另一处丛林中。

    早在入夜之前,战士们吃过晚饭,便已经早早埋伏在这里,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番纠缠,时间便已经熬到了后半夜。各有伤亡的结果让红方非常明确地知道,这次他们的计划,再度宣告失败。

    芮行云整整熬了一夜,到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计划再度失败,终于,打消了积极防御的打算。

    连续数次准备夜袭和偷袭,都被蓝军识破,对这位老将军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通知咱们的人,全都撤回来,真正的打一场被动防御的战斗。”

    而在蓝军司令部,气氛显然就非常活跃了。同样跟芮行云一般一夜未睡,但是这会儿大家的精神却格外兴奋。

    “红军偷袭的意图再度被挫败,接下来咱们要打的可能就是攻坚战了。”

    郎天平已然下了定论。

    经历了这么多天的交锋,现在红军的步兵数量只怕连两个满编营都凑不够了。

    如果他们还坚持采用偷袭的方式,只要有一次被逮着,后果将不可设想。红军现在唯一能够获得演习胜利的方式,那就是在第四和四五道防线内,借助天气变化,苦苦支撑十天。

    但,十天是这么好坚持的吗?

    显然不是。

    哪怕第四第五道防线已经极为收缩兵力,加上高炮和装甲,以及残余的一部分炮兵。

    “司令员,明天天气就要放晴了。要不,咱们一鼓作气,直接拿下他们的第四道阵地?”

    高胜杰此时莫名地兴奋起来,想想演习才过去一半时间,自己这边就已经要接近胜利,说出去,这是多大的荣耀。

    哪知郎天平这个时候却摇了摇头:“不着急。”

    一句不着急,顿时让许多人泄了气。

    见这么多人不解,而沈耘却有些了然,郎天平知道自己看中的这个小伙子已经明了了他的意图。

    “如果你们钓过鱼,就知道鱼在垂死挣扎的时候会爆发出多大的力量。现在,红军就是这条挂在鱼钩上的鱼,如果不想鱼死网破,咱们就得耐着性子来。”

    一番话让这些指战员们恍然大悟。

    于此同时,郎天平忽然叹了口气:

    “说真的,这次咱们是占尽了便宜才打成了这个样子。如果互相转换位置,换我们来守,他们来攻,估计咱们也会一败涂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