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分析对手的下一步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当芮行云得知蓝军使用部分兵力对己方前线进行冲击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就在数个小时之前,蓝军大军压上对于他精心营造的防线,也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击。

    “郎天平这个家伙什么心思,现在我很清楚,不久是想用疲兵之计么。”

    看破对手的目的,芮行云此时显得很得意。接到前线战报的第一时间,他便对自己身边的军官们笑着如此说道。

    当然,得意归得意,芮行云可不想让郎天平的安排得逞:“通知咱们的战士,第一道防线让出来,然后让炮兵们好好发挥一下。”

    炮兵阵地也是芮行云的得意之作,在他的预想中,只要红军敢再度压进行冲击,他就敢让炮兵对他们之前的第一道防线进行炮火的洗礼。

    然而,当通讯参谋准备发送命令的时候,却讶然发现,有一个指挥所联系不到了。

    这是什么鬼?

    “报告司令员,二团三营一连迟迟没有回复,原因未知。”

    芮行云的得意瞬间被打破:“让他们附近的指挥所派人去查。”

    显然他这道命令有些多余,因为导演部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他们这个指挥所,被蓝军直接使用炮火摧毁,于此同时,该连超过五分之四的战斗人员被命中。

    也就是说,这个连将全部退出演习。

    一个连退出战斗,防线就此出现了漏洞。芮行云生怕蓝军会借此扩大战果,慌忙下了第二道命令:“确认各单位撤回后,炮兵即刻展开攻击。”

    他此时已经不是很确定蓝军到底是疲兵之计,还是假戏真做。

    但不论如何,一定不可以让蓝军在七十二小时内突破第二道防线。

    而在蓝军司令部里,得到炮兵团汇报的郎天平显得有些遗憾。

    沈耘确定的几个指挥所坐标,因为地形的限制,只有其中两个符合炮击的条件。但其中一个还因为气候因素,没有准确命中指挥所。

    不过一番炮击造成的红军减员,倒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不费一兵一卒,直接让红军一个连退出战斗。

    如果再来这么久两次,红军折损到现在就快要逼近两个营了。

    而且损失的可全都是步兵,红军可是跟他们一样,都只有两个步兵团。

    会看自己这边的损失,到现在战斗减员没有超过两个连。而且都是平均在各个作战单位,建制到现在都还是完整的。

    想着到现在发起的三次攻势,造成有效杀伤的两次都跟沈耘有关,郎天平忍不住对不远处站着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这边的沈耘点了点头。

    夜间丛林作战,并不是蓝军的强项。

    为了不让红军有喘息的机会,疲兵之计并没有中断。炮击加上冲锋,整整一夜,虽然并没有扩大战果,但同样也没有给红军乘势反击的机会。

    四月的西南,经历过一场中雨的洗礼,到底还是有些清寒。

    撤回后方的战士们迅速用火烘干了衣服,而后端着炊事班做好的热汤吸溜吸溜喝了起来。

    沈耘他们这些参谋吃饭休息,都是轮班进行。

    昨天晚上的情况并没有太过复杂,因此沈耘倒是得到了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早上起来,就着紫菜蛋汤吃了俩馒头,便再度踏入司令部。

    一进门,便看到郎天平扬着战报喜笑颜开。

    见沈耘进来,堂堂的集团军军长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招呼:“沈耘,过来,看看这份战报,说说接下来咱们的芮军长要干什么?”

    郎天平对沈耘的看重并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只是做的这么明显,显然就不是一般的看重了。

    沈耘先是向在场的所有军官敬礼,随后才走到郎天平面前接过战报。

    这是昨晚的战斗报告,如果事情真的如上边所言,那么红军现在应该彻底退回了第二道防线。

    在这里边,沈耘尤其注意到自己这边昨天晚上的战损全都来自红军的炮击。

    根据己方的弹药存量,沈耘简单估算了一番,心里有了计较:“司令员,我认为,红军现在应该是想拖延一些时间。”

    沈耘这个答案郎天平非常认可,走过来拍了拍沈耘的肩膀,在一干参谋们羡慕的神色中鼓励道:

    “拖延时间只是一个方面,说说,他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沈耘做不到夏锐他们那样顾虑周全脱口而出,先是回顾了一遍脑海里的地图,将两方的态势放到实际环境中,将一些已知的数据代入进去。此时他的大脑就像是一台超级计算机一般,常量变量统统塞进去。

    被郎天平和众多军官盯着看了好几分钟,沈耘忽然开口回答:

    “所以,到这个时候,咱们的对手应该已经乘夜分出了一部分兵力,来到了咱们的后方。”

    偌大一片区域,作为攻方蓝军并不可能如红军一样精密地设置防线。

    红军可是适合丛林作战的专家,在夜间隐蔽行进,只要他们不想,就绝对不会被自己这边的人手发现。

    在这一方面,不得不说术业有专攻。

    而他们分出兵力来做什么,答案不言而明——在沈耘提供的资料上,红军副司令员何先军可是一个喜欢将特种作战方式融入到训练中的人。

    特种作战最为可怕的是什么,在于人,但更加在于战术。

    这片丛林遍布的区域,他们只要来一个营的兵力,在蓝军后方进行不间断袭扰,就能够大大拖延蓝军攻击的进程。

    如果人家有心学那些真正的特种部队来个斩首行动,只要他们找到这个司令部,就绝对能够制造一些大麻烦。

    “看来,咱们的老巢需要好好修缮一下了。”

    郎天平忽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沈耘却有更好的建议:“咱们这里,固然也是他们的重要目标,但我认为,一时之间物资运输才是他们的目标。”

    “咱们给红方造成的损失现在已经到了他们的警戒线,想必以红军指挥官的性格,是不可能让劣势进一步恶化的。”

    “想要挽救颓势,唯有让咱们处于劣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