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火上浇油
    没有实时视频信号传输,战斗的结果如何,全都需要在前线的指战员们汇报。

    第一次展开大规模主动进攻,郎天平的内心波澜起伏。

    沈耘是从郎天平不时抬头看通讯员那边看出他的心里活动的,但沈耘对此也毫无办法。

    战争,从来都是一种随机应变的艺术。司令部事先只能制订好战略目的,剩下的只能交给前线指战员们发挥。

    第一份战报终于被送到了郎天平面前。

    看到结果,郎天平轻微地摇摇头,将其送到其他人手里:“都看看吧,咱们的对手,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几乎每一个看过战报的人心里都有些失落,当它被传到沈耘的手里时,只是看了一眼,沈耘心里就升起一丝无奈。

    一团的战斗刚刚结束,虽然成功将红方的防御线撕开了一道口子,但自身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接下来该怎么做?这是当下蓝军司令部要考虑的问题。

    “最近两天的气象状况怎么样?”郎天平并不急于得到一个合适的作战计划,而是首先关心天气的问题。

    气象参谋立刻报出了一组精确的数据:“预计未来两小时,在红军后方会有持续四十五分钟的降水;五小时后,降水转移到交战区域并且有五级西南风,持续三个小时……”

    复杂的气候条件给司令部的军官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翳。

    接下来四十八小时,结合交战区域的地形地貌,气候条件并不适合他们蓝军作战。

    郎天平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

    “现在,说说你们的想法。”

    战争从一开始打响,就不存在试探。现在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成功将红军防线撕开了一道口子,接下来依照常规作战态势,就应该乘势大规模压上。

    通过这道口子,将红军的兵力分割成几块,从而逐渐蚕食。

    因此很快边有人提出了类似的想法:“司令员,咱们现在虽然有损失,但是既定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乘着还没降雨,迅速展开歼灭战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但是沈耘可以看到,郎天平对此并不是特别接受。

    至于为什么,沈耘现在还在考虑。

    见赞同的人多了,郎天平又看向了还没有发言的几个资历比较深的参谋长。

    “你们说呢?”

    顺着郎天平的话,沈耘将目光转向了几位参谋长。首先引发他注意的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夏锐。

    他已经不是一次在看手表了,这会儿听到郎天平询问,迅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立刻退回来修整。”

    沈耘看到,听见夏锐的话,郎天平眼睛里露出几丝神采。不过瞬间将其掩盖起来,随即看着其他几人。

    到这个时候,师参谋长高胜杰终于点了点头:“我也同意撤退。”

    出奇的是,几位参谋长跟众多参谋们的意见严重相左,到这个时候,就需要双方各自陈述自己的理由。

    希望继续压上的参谋们,自然是以机不可失为由希图说服郎天平,而到这个时候,沈耘也终于想清楚了这些参谋长们反对继续发起攻击的理由了。

    就方才的作战,多兵种协同作战,撕开一道口子就用了足足两个小时二十三分钟。

    如果是对敌方前线进行战场分割,这个时间只怕会更长。

    战场分割之后,势必要主动或者被动地战斗。到那个时候,对于己方的战士来说,连续数小时高强度作战之后,战斗力还有几成,就不好说了。

    明白了这一切,沈耘开始仔细聆听双方理由并同自己想到的进行印证。

    果然,支持撤兵的几位参谋长说的就是这些。

    郎天平当即拍板:“通知各作战单位,即刻撤退。对了,退下来之后立刻组织修整。”

    沈耘可没有因为学习就忘了自己的职责,在诸多参谋羡慕的眼神中,郎天平话刚落地,沈耘便已经起草好了命令交给通讯参谋。

    沈耘本来以为,这次修整估计要等降水结束之后才会重新开启战端。

    然而他小看了郎天平的指挥艺术,或者说,他败给了郎天平丰富的经验。

    当气象参谋电脑屏幕上的积雨云块遮盖了前线阵地的时候,于各种设备运作声音中,忽然响起郎天平的命令:

    “通知高炮团一营,装甲团一营,配合一团两个营对85332展开攻击;高炮团二营和装甲团二营,配合二团一个营对于96518展开攻势。”

    沈耘只是遵照郎天平的话签发命令,但高胜杰此时已经有些慌神了。

    “司令员,现在前线正在下雨,这样展开进攻,对咱们相当不利啊。”

    看着沈耘将命令交到通讯参谋手里,郎天平这才开始解释:“前线下雨已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战士们该动一动了。”

    显然非常笃定自己的思路,郎天平笑了笑:“你们想不到的,他们同样想不到。咱们现在主动开战,目的只有一个,疲兵。”

    疲兵,这种操作大家不是没有想过,但往常的疲兵之计都是用在夜间袭扰。

    现在虽然是到了夜间,但才刚刚入夜,说要疲兵,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等这一仗打完了,人家还不是该睡就睡。

    沈耘是想到了。

    亲自起草了作战命令的他,当然知道郎天平派出去的兵力只有一半。

    这些人足够给红军前线带来巨大的压力,等雨停之后,估计这些人就会扯下来。到那个时候,现在还没有动的战士们自然会接替他们继续侵扰。

    这种采用一般兵力扰敌的手段最为阴险,因为稍微一个不注意,袭扰就会演变成正面进攻。

    想到这里,沈耘嘴角露出了笑容。

    郎天平对于正奇之兵,应用的简直出神入化。

    索性,他也添了一把火:“报告司令员,根据前一段时间对红军卫戍区域内的信号侦测,我可以确定他们前线几个指挥部的位置。”

    郎天平闻言一笑:“那还愣着干什么,通知炮兵,干掉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