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下面请飞机发言
    导演部一个电话,演习的帷幕正式拉开。

    作为蓝方,自然握有一定的主动权。在开战前经过多次参谋会议,联合最新侦查到的情况,确定红方确实要在演习一开始进行大规模反击。

    面对这种情况,郎天平自然不会置沈耘的建议不顾。

    看着两个步兵团,加上一个高炮团都按照自己的建议被撒了出去,那种成就感,瞬间让沈耘有些上瘾。

    当然了,高兴也不在这一时。自己的建议有没有效果,还需要等演习结束,看这些部队能够能借此获得辉煌的战果。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导演部电话刚刚响过三个小时,太阳尚未到头顶的时候,司令部这边就已经得到了一团二营六连的报告。

    硬骨头六连这次可是为蓝军来了个开门红,在他们埋伏的42581区域,还真就有红军的一个连想要过来进行埋伏。

    这怎么能忍,在于其他兄弟部队进行了简单交流之后,六连蛰伏到其他区域也相继发现红军的时候,便直接开始了战斗。

    虽然红军是丛林战山地战的专家,但在这种伏击战中,他们并不占多少优势。

    枪声一响,瞬间就有十多人身上冒起了烟。这也宣告他们现在已经阵亡,就此退出演习。

    作为红军最早退出演习的人员,这些战士们脸上满满的都是灰败。

    演习二十天,现在演习开始才三小时不到,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一番纠缠之后,这支连队最终逃出去不到一个排,而六连本身只有三人退出演习。

    六连的汇报只是一个开头,撒出去的两个团,总共有八个连汇报了战况,总计歼灭红方人数达到了一个营的兵力。

    一方面,郎天平震惊于芮行云的大手笔,另一方面,他也为自己采纳了沈耘的建议而高兴。

    一个营,看似不是很多。

    但如果放到第40师来说,还真是给他们狠狠一击。

    就像是在象棋棋盘上厮杀一般,这会儿蓝军已经打残了红军的一个小卒子。而己方还完好无损。

    红军司令部,芮行云接到导演部的同志,在错愕之余,居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何先军问起的时候,芮行云是这么回答的:“本来以为,这次咱们红方算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不想对手也不弱嘛。”

    那气概,哪里像是刚刚折损了一个营,简直就是经验丰富的猎手找到了猎物一样。

    何先军知道这是蓝方的守株待兔勾起了芮行云的斗志,但这个时候还是不得不担心地说道:

    “司令员,看这个情况,他们对于这块区域的了解,似乎不比咱们少啊,咱们事先制订的计划,现在要改一改了。”

    “改,当然要改。不仅是改,还要大改。通知参谋部所有人开会,我现在要听到他们最新的作战思路。”

    哪怕心中已经有了定计,但芮行云依旧非常谨慎地召集部属进行新一轮的讨论。

    他们现在处于的被动局面,使得会议上出现了许多非常冒险的办法,芮行云一一听取了这些参谋们的意见,最终发布了命令。

    命令如何,沈耘他们自然不得而知。

    在两块区域打了红方一个措手不及之后,郎天平选择了乘胜追击。

    他非常清楚,这会儿对手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所以乘胜追击绝对可以取得最大的战果。

    沈耘因为之前的表现,这会儿一直被郎天平留在身边。

    当时间来到下午一点半,各连相继汇报了斩获之后,沈耘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这方的战士们应该往回来收一收了。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帝王心术如此,用兵何尝不是如此。

    “命令,追击的各部现在无比立刻赶赴预定目标区域回防。等侦查清楚情况之后,再展开新一轮的攻势。”

    沈耘之所以被留下,正是被用来做这个的。郎天平的命令从嘴里说出来,沈耘便已经将其书写成非常规范的命令格式交到了通信参谋手里。

    之后的无线电便迅速传来各部的消息,除了二团三营八连被红方主动反击咬了屁股,其他各连的情况一切正常。

    大屏幕上,双方的态势随着侦查结果的上报,逐渐变得明朗起来。

    芮行云带领的红方这会儿将属于他们的辖区变得铁桶一般,炮兵和高炮协同步兵进行防守,装甲车辆随时待命,如果擅自要上去,绝对会被崩掉一嘴牙。

    对方的意图,沈耘大致也明了了几分。

    他们就想这么耗下去。

    耗到沈耘他们失去耐心,开始主动攻击的时候,那么就会露出破绽。不论是芮行云,还是何先军,绝对都是抓住破绽滚雪球的好手。

    参谋会议再度召开,局势如此,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大家开始建言献策。

    “根据红军的防守态势,我认为我们现在需要协同作战,专攻其中两点。”一位来自炮兵团的参谋侃侃而谈。

    “首先就是处于08223的这个地方,红方在这里放了一个炮兵阵地,可以对两侧的步兵提供远程火力支援。但这里遭受攻击,红方最快的援助也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

    作为同行,这位参谋深知一个炮兵阵地的杀伤力。同样的,他也非常了解对方布局的破绽。

    但郎天平听到这里就摇了摇头:“不行。”

    “这里只怕是他们的一个诱饵,咱们打着消灭他们有生力量的主意,人家也打着同样的主意。”

    这位炮兵参谋只能失落地坐下,随即聆听下一个人发言。

    ……

    一场参谋会议之后,郎天平最终还是决定主动发起攻击。攻击的对象被改成了三点,高炮团直接使用重火力攻击红军防线的中心。

    而一团和二团,则在装甲车的协同下,同时对防线的两端发动进攻。这次进攻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能捞多少便宜就捞多少便宜。

    于此同时,郎天平向导演部提出了一个要求——对其他区域的红军防线进行一次飞机轰炸。

    整个演习过程中,蓝军只能使用一次飞机轰炸。

    但现在,郎天平居然就把它给用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