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就这点,不够啊
    小会,在夏锐的概念里,原来是简短的意思。

    通报了要演习的情况,夏锐便开始让这些参谋们收集对手的资料。

    当然了,所有人收集到的资料,到最后会进行交流汇总,这个任务必须要在队伍到达作战区域之前完成。

    最容易了解的其实就是作战区域的地形地貌。

    因为这些内容在内网中是可以随时进行查阅的。

    当然了,红方作为地主,肯定具有比他们更为详细的地图资料,就像是之前夏锐让沈耘在档案柜里翻阅的那些东西一样。

    不得不说,这次演习的位置对蓝军来说,确实是一种障碍。沈耘心里很清楚,他们第一机步师的优势是平原作战,对丛林战并不熟悉。

    不过,这也正好就是红方唯一的优势。

    作为蓝方,他们的武器装备和导演部设定的支援条件,肯定是要优于红方的。

    无形中,认真看地图已经成了沈耘的一个习惯。当其他人还在整理一些文字性资料的时候,沈耘依旧趴在电脑前,认真观察着军用卫星传输的实时侦测图像。

    这无疑是个好大的工程,比之前夏锐让他做的急行军训练还要复杂。

    现在唯一方便的是,实时侦测图像,上边的内容可比上次的图片要清楚多了,在脑海中构造的三位图像,也更加清晰和直观。

    在这里,沈耘要特别感谢那些从事军用卫星研究的技术人才们。图像的分辨率,居然达到了半米。

    有了这样的利器存在,沈耘看地图也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时间。

    当其他参谋们将很多文字性的东西汇总了厚厚一沓的时候,沈耘才开始进行他的资料收集工作。

    沈耘想来比较喜欢采用拿来主义的方式进行资料搜集。

    内网虽然针对外军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但现在沈耘还份属友军,自然轻而易举黑进了第14集团军的资料库。

    这次他的收获可不仅止于第40师的基本情况,包括他们交战区域的详细地图,从师长政委到各连队主官的详细情况,甚至还有他们带队的成绩,这些沈耘都进行了保存。

    第三天,沈耘居然开始在内网上看起了报纸。

    怪异的行为,不仅招来了其他参谋的非议,也引起了夏锐的注意力。

    “沈耘,怎么回事?”走到沈耘身边,夏锐沉声问道。

    正仔细一篇西南军区去年军报的文章,听到夏锐叫自己,沈耘抬起了头:“参谋长,怎么了?”

    “你的任务完成了?大战在即,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报纸?咱们干参谋的有那么闲?要不要我再给你弄个茶杯泡上一杯好茶啊。”

    夏锐的一番话,瞬间让沈耘明白了原因。笑了笑,从自己的电脑主机上取下u盘,交到夏锐手里,沈耘很是严肃地回答:

    “参谋长,我已经搜集到的资料,您先看看。”

    夏锐饶有深意地看了沈耘一眼,接过u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开始浏览。

    u盘内有四个分类非常明确的文件夹,夏锐首先打开了那个标注为战区地图的文件夹。

    让他惊讶的是,这里边的地图上面,都被沈耘使用工具标注过。

    比如他现在看的这幅地图,沈耘在右上角一处绿色中标注:“该区域设置有最为先进的监控系统,属于控毒设施,战时可作军用。”

    点开下一张,标注是:“地下有十二米长的隧道,入口在星号处,如果物资足够,一个班可以在此潜伏半月。”

    第三章:“无名古墓,实则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毒枭修建的中转中心,被我武警官兵清剿后,逐渐废弃。”

    ……

    这些情况可完全都是其他参谋没有得到的信息,夏锐居然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急于找沈耘问清楚这些情报的来源,关闭了这个文件夹,打开了另一个标注为“敌酋”的文件夹。

    这里面全都是文档,每一个文档标注的都是人名。

    “何先军。”

    这是第40师师长的名字,夏锐打开这个文档,开头便是何先军最近的照片。而且这照片还不只是一张表情严肃的正面照。

    但凡是能清晰看到何先军长什么样子的照片,正脸,侧脸,抬头,低头,穿常服的,穿作训服的,还有穿便衣的。

    照片下方的文字,是何先军相当详细的资料。基本上在他的权限范围内能够找到的资料,这里头都有。

    这些倒是没有引起夏锐的特别关注,基本上其他参谋也做过这些资料。

    但下边的就很有意思了。

    沈耘在最后记录的是何先军近五年来在不同场合发言内容的精选,对某些能够透露他作战思想的文字,沈耘还专门用彩色下划线作了标记。

    足足六页,都是这种东西,到最后沈耘还作了一个简单的概括:

    “何先军,经历过战争的将军,对于丛林战有深刻的认识。其人善于制造伏击战的机会,同时喜欢玩游击战,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丛林特种作战的思想。”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何先军非常擅长捕捉战机,能够将敌人的任何一丝漏洞滚雪球般放大,最终获得战争的胜利。”

    沈耘的这般认识,让夏锐都震惊不已,这基本上就属于对心理和人性的把握了。而且,对于何先军的判断,沈耘做的还相当准确。

    夏锐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沉迷于沈耘对于敌方军官的分析,关闭了何先军的资料,开始看第师政委的情况。

    而在研究室内的参谋们,便看到了这样奇怪的景象——沈耘,闲着无聊在看军报;夏锐,目不转睛看着汇报。

    这种诡异的场面一直持续到接近晚饭的时候,夏锐发现最新的一份资料里没有对于该名军官的思想介绍以及沈耘的评价,这才起身来到沈耘身边:

    “怎么就写了这几个人的,不够啊。”

    那架势,俨然一副读者向作者催更的架势,就差手持几张月票告诉沈耘,你跟新我就给你投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