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好消息
    沈耘虽然身体素质比起警卫连的战士们强太多,但到底也不是铁打的。

    精神疲惫还是跟常人一般,回到宿舍后,匆匆脱下作训服倒在床上,便立刻陷入了昏睡。

    浅睡和深睡是交替进行的,虽然疲惫,然而沈耘却在某个时刻,在梦乡里继续急行军。

    一路上的艰难险阻在梦里重演了一遍,当梦境重现了他与陆青一起来到团部大门的情形时,忽然感觉肚子一痛,梦终于醒来。

    其实人体的很多生理机能在梦里都有迹可循。

    比如梦中遍寻厕所无觅,忽然发现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掏出家伙做没道德的事情的时候,梦醒了你就会发现自己把自己坑了。

    梦里肚子疼,跑出其他阑尾发炎胃酸胃胀的问题,最大的可能,那就是肚子饿了。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才十一点五十多,正好赶上午饭的时间。

    以极为迅速的动作用水冲了下身体,将满是泥泞的衣服扔进水盆,换上整洁的常服,沈耘迅速冲到食堂。

    也不顾炊事班的大师傅们到底是什么表情了,米饭先来六两,直接将餐盘堆起一座小山。

    依旧是两荤三素,今天沈耘可是破例多要了几个好菜。

    将餐盘放在桌上,沈耘感受到周围一阵好奇的目光。虽说都是军人,但呆在机关对于体能的消耗并不大,所以吃饭自然要少很多。

    沈耘这会儿打的饭菜,如果平分开来,绝对够他们两个人吃的。

    “这个上尉是哪个单位的,这么能吃?”

    虽说来到这里足足有半个月了,但是其中一半的时候忙着在作战研究室看资料,另一半的时间陪着陆青搞事情。

    所以其他很多和部门的不少同志,并不太熟悉他。

    “他你都不认识?”这位军官旁边的同事低声解释:“咱们团新来的作训参谋,是个厉害人物,前几天各营和团直属连的急行军训练计划就是他做的。”

    “那可真是厉害了,昨天我还见二营长了,提起那场训练,他是什么都不想说。”

    “他不说,是因为他手底下三个连都及格了。像一营二连,三营七连,他们连长都被训成了孙子。”

    “不能吧,你说的这两个连队一直都很能打啊。”

    “内部消息,不要往外传啊。咱们这位新来的作训参谋,在行进路线上搞了很多手段。如果他们找对了路线,自然不会这么惨。关键问题就是路线偏了,所以……”

    听话的人恍然。

    不过随即追问:“前几天吃饭倒是经常见这位,但怎么最近一周没看到他啊。训练不是四天前就结束了么?”

    旁边这位军官嘿嘿一笑:“据说,他把自己给坑了。团长让他给警卫连找条回来的路线,然后让他跟着走。没看他吃那么多,一路上饿坏了。”

    询问的军官还不相信,但这个时候警卫连李连长带着战士们走进食堂。

    安排战士们有序地打饭,李连长凑到沈耘身边:“沈参谋,没想到您比咱们来的还早啊。”

    虽说李连长同样也只是个上尉,但彪悍的战斗力让他向来只对比他强的人和颜悦色。在全团这么多尉级军官里,他也就服屈指可数的几个。

    但现在他居然对沈耘这么客气。

    先前解释的军官扬了扬下巴:“看吧,怎么样。没有一起患难过的,李成龙那小子会对咱们这位神参谋那么客气?”

    而沈耘这边,咽下嘴里的饭菜,才抬头对李连长笑着回答:“这不肚子在催了么,要不我还想继续睡两个小时。”

    “我们也是,要不是挨个往起来叫,这顿午饭是吃不了了。行了,沈参谋,我就不打扰您吃饭了,回头再聊。”

    看到战士们已经打好饭坐下,李成龙冲沈耘点头作别。

    沈耘笑了笑,目送他前往打饭的窗口。

    吃过午饭,距离夏锐给他的短暂假期仅有两个半小时。

    依照先前的安排,先将衣服给洗干净晾晒好,然后伏在桌前将这次训练过程的收获和感想记录下来,直到两点半,沈耘才收拾好一切前往作战指挥室。

    看到沈耘进来,在座的参谋们路上也多了一丝笑意,显然谁都希望能够与沈耘缓和关系。

    而夏锐则只是平淡地点点头:“好了,人都齐了,那现在咱们就简单开个小会。”

    虽然夏锐说小,但沈耘可没觉得说出来的事情会有多微不足道。参谋这个职业注定了从来没有小事。

    沈耘预料的没错。

    当做有人都坐好之后,夏锐说出了一个让他们全都兴奋不已的消息。

    “根据上级指示,下月月初,将会在西南边境,进行一场为期二十天的演习。咱们作为蓝方,模拟米国部队。”

    这可绝对是个大好消息啊。

    因为演习的时候,红蓝双方设立司令部,都需要自带参谋。而这个时候,便该到他们大显身手了。

    “参谋长,这可是大好事啊。”

    “大好事?”夏锐摇了摇头:“想的不要天真,那边的情况你们了解多少?”

    只是一句话,就问的这些参谋们哑口无言。

    参谋的职责是为军事主官提供合适的战略建议,但这些建议可不是想当然就能够提出来的,而是需要对于双方的情况都有相当深刻的了解和认识。

    比如作战区域的地形地貌,作战时的气候条件,以及敌方长官的做事风格等等。

    这些统统属于在参谋之前要了解的内容。

    但在会议还没有召开结束之前,这些东西他们统统都不知道。

    “咱们的对手,是西南军区战功赫赫的第14集团军第40丛林战步兵师。演习的地点,刚才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对于丛林作战,他们是专家。”

    “所以,这次作为蓝方,咱们的任务非常重。从现在到部队开拔,我需要你们竭尽全力来应对这件事情。”

    夏锐说的极为严肃。

    自从前几年上面提出演习不设剧本之后,红蓝双方的胜率逐渐开始持平,再也没有过去那种红方最终艰难赢得胜利的场面。

    但正因为这样,夏锐不想这次演习自己这边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