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终于回来了
    沈耘口中说的第一道悬崖,在行军一个小时之后,便拦在了队伍面前。

    崖高十一米,黑夜中打着强光手电,倒是也能看清楚上边棱角分明的岩石。

    只是,按照这个倾斜的程度,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想要顺利爬上悬崖的话,危险系数实在太过巨大。

    陆青这会儿是真的相信沈耘没有留手了,对待警卫连,确实比其他连队还要狠的多。

    谁上,谁都有生命危险。要是白天还好些,但夜间光线这么暗,强光手电对攀岩的危害甚至还超过了黑暗。

    在这个时候,沈耘默默地卸下了身上的装备:“李连长,这条路线是我提出来的,这第一道坎,就由我来替大家推平吧。”

    “这怎么可以。”

    警卫连长本能地拒绝,虽说沈耘的话没有错,但这次急行军的主体是他警卫连。如果让沈耘首先趟这个雷,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没什么不可以,绳子给他。”陆青忽然插了一句嘴:“沈耘,记住,证明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无论如何,注意安全。”

    从战士手里接过绳索紧紧绑在自己身上,沈耘点了点头:“团长,您就放心吧。虽然我入伍时间不太长,但从来没有打过无准备之仗。”

    说完径直走到崖下,头也没回吩咐战士们:“打开三个强光手电,其他都灭掉。第一个灯,向右十五度,三米……”

    三个灯的位置,沈耘有绝对的要求。

    当灯光打在这些位置的时候,沈耘先看了一下第一个灯的覆盖范围,点了点头,随即将手搭在了眼前凸起的岩石上。

    三米的高度,沈耘爬的非常快,短短两分多钟便已经超过了灯光中心的水平线。

    继续往上爬了约摸一米多,沈耘忽然开口:“第二盏灯,以我现在位置左上十五度两米。”

    灯光移动的时候,沈耘的头一直扭在右边。当位置确定之后,下边的战士叫声好,沈耘便开始继续爬动。

    随着位置逐渐升高,沈耘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转眼间竟然是连六米的线也过了,看似路程过了大半,但真正危险的时候,才刚刚来临。

    沈耘艰难地往上爬,第三道灯光的位置倒是刚刚好,沈耘没有浪费力气再去调整。足足十五分钟过去,沈耘终于爬到了第十米。

    此时他的身体与地面俨然有了一个八十度的倾角,情势可谓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只要这个时候他抓住岩石的手臂稍微有一点松劲,那的身体会立刻从上边掉下来。

    就连陆青,此时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沈耘在这个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他的头开始向两边张望。之后的二十秒内,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在下边的人催也不是,不催也不是,眼巴巴看着沈耘就这样静止在最后一米处。

    握着第三支强光手电的战士,这会儿手臂是真的有些酸涩。可是,他却根本不敢有一丝晃动——生怕因此干扰了沈耘的判断,造成不敢想象的后果。

    屏住的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了,就在大家小心换气的时候,沈耘忽然间动了。

    只见他双臂猛地一缩,身体迅速借助惯性往上升了一点。

    趁着这一点升起的高度,沈耘居然将右臂直接搭在了距离崖顶仅有三十公分的一块巨大岩石边缘。

    随即又是如此一下,居然趁着巧劲将身体彻底送上了崖顶。

    这会儿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警卫连长更是高声叫喊:“沈参谋,你是好样的。”

    沈耘可没有兴致听他这么吹捧,将绳子扔下来,重新带上去好几盘绳子,沈耘很快便将这些绳子的一端紧紧绑在崖顶几棵可以承受人体重量的树身上。

    半小时过去,警卫连所有人全都爬上了崖顶。

    将绳子收拾起来,沈耘重新背起自己的装备,笑着看向陆青:“团长,咱们可该出发了。不然不能按照规定的时间到达那处丘陵下边,战士们明天的精神状态可会受影响。”

    沈耘的表现彻底征服了陆青,听到沈耘这么说,当即点头:“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

    沿路的辛苦自然不必说,但是警卫连是真的没有一个敢骂沈耘是孙子的。因为他们一路上的表现,谁都比不上沈耘。

    虽说沈耘的脚底也磨破了,但是沿路人家根本就没有叫喊过一声。到了最后一段的时候,沈耘更是将两名战士的装备各取了一半塞到了自己的背囊里。

    一群叫花子一半的战士出现在团部门口,值勤的战士可是匆忙叫来了警通连的人。

    如同警卫连之前背着六连的战士一样,他们当中很多人也被警通连的战士给背进了驻地。

    陆青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之前都是沈耘一路搀扶着的。

    来到驻地门口,陆青也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好嘛,这一会算是也把我身上的懒病给治了。往后看来还是要加强锻炼。”

    “行了,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中午一定要记得起来吃饭,听明白了没有?”

    哪怕强撑,这会儿战士们也是在有些说不出气势磅礴的话来。一句简单的“是”,让他们用尽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

    说真的,不累那都是假的,沈耘这会儿也很累。不过倒是没有达到那种彻底起不来的程度。

    既然回来了,还是要跟夏锐去打声招呼。

    在警卫连战士们那种看变态一样的眼神中,沈耘缓缓走进办公楼来到作战指挥室。

    “报告。”

    声音没有多洪亮,到底是累了。听到夏锐的声音之后,沈耘推门进去:“参谋长,我回来了。”

    沈耘这个狼狈的样子,让在场的参谋们忍不住想要笑几声。真的,就这个打扮,真的跟刚劳累了一天的泥瓦匠没啥区别。

    “你说你计划的什么鬼路线,回来我看了一眼,全都是些坑害人的地方。行了,回来就好,赶紧回去休息。对了,下午三点记得过来,咱们还要开会。”

    摆了摆手,夏锐便将沈耘赶出了作战研究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