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与事实不谋而合
    事实证明沈耘说的完全没错,在0322区域,确实有一条看起来非常粗疏的道路。

    道路的很大一部分,全都载重车辆碾压出来的,唯有个别几个地方,被挖掘机进行了修整。

    陆青早就看穿了沈耘的意图,但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震惊。依照他的经验,这条路之前确实有车辆走过,但真正做的这么平坦,还是在近两天。

    战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制胜条件,就是军事情报。

    如果现在就是两支军队要到9319区域打仗自己这方利用这条其他人还未曾来得及知道的近路,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下来。

    而利用这些时间,他有信心指挥自己的战士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

    沈耘能够在很多卫星地图上发现这样一条道路,尤其是还记得这么清楚,不得不说,确实是个人才。

    夏锐已经有些激动了,不过以他的城府,倒也没有表露出太多的程序。

    当然了,这会儿他已经不对沈耘的任何决定提出异议了。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看沈耘将那些地图记住了多少。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夏锐发现沈耘记住的居然那么多。

    多到仅仅凭借这一趟带路,根本就看不出沈耘的深浅。从委任命令下发到现在,沈耘也不过有十多天的准备时间。

    而从自己给沈耘看卫戍区域的详细资料的那一天开始算起,也就六天时间,他到底是怎么将这么多东西记下来的?

    夏锐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当车队到达9319洼地的时候,比夏锐之前预计的时间,还少了快一个小时。

    下了车来,他拉着沈耘便来到了陆青面前:“怎么样,团长,我这作训参谋,还入得了您的法眼吧?”

    陆青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的法眼都能入,我的如何入不了?难道说咱们团还有比你这位参谋长要求更高的人吗?”

    啥时间夏锐和陆青相视大笑起来。

    急行军的几个单位,要走的路程可是比他们行车的路程要多好几倍。而且路途上还有各种各样的障碍,这场训练,少不得要他们在这里等上一天多。

    跟随陆青他们前来的警卫连战士迅速将帐篷搭建起来,摆放好了基本的生活用品。

    等沈耘跟随夏锐和陆青走进中军帐的时候,赫然发现里头居然用折叠桌拼接成了一条长桌。十多张椅子非常对称地放在桌子两边。

    陆青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坐,小杨,你把军事地图挂上,让咱们的沈参谋给咱们讲讲,预计几支队伍各自到了什么地方。”

    一张非常详细的军事地图挂在了陆青身后,沈耘非常大方地走上来,对着座中这些首长们敬礼之后,拿起指挥棒开始比划。

    “本次急行军训练,本着一切以实战出发的原则,凭借辖区内复杂的地理环境,分别为几支队伍设置了以下障碍……”

    “这几天,我也详细了解过咱们团各连队的考核数据,根据这些可以进行预计。一营,最快的尖刀一连,此刻已经到达第一处障碍鹞子崖。”

    “这个地方,顾名思义,得有一双鹞子的翅膀才能飞过去,所以他们如果不想多走五公里冤枉路,就得攀爬悬崖。”

    沈耘详细地讲述了各个单位现在进度,基本都是以连为单位,而理由便是这些队伍的考核数据。

    比如三营八连,最为擅长的便是武装越野,沈耘大胆地估计他们在前半段路程上绝对会遥遥领先其他所有的单位。

    有理有据的解说,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开始点头。

    当沈耘放下指挥棒的时候,陆青居然带头鼓起掌来。

    “说得很好,现在,咱们就来验证一下沈参谋说得这些情况,是不是跟团部得到的最先消息一致。”

    沈耘笑了笑,他知道,陆青这是有意无意在帮助自己在团里这些干部们面前营造好印象。想必,他也确定沈耘说得这些情况**不离十。

    拨通了卫星电话,陆青接到了训练股:“现在报告各单位的详细位置。”

    “一营一连,鹞子崖;一营二连,距离鹞子崖图上距离三公里;……警通连,山鹰嘴。”

    除了二营五连的位置沈耘预计差了两公里左右,其他单位居然全中。

    帐篷里立刻再度响起掌声,这些干部们看着沈耘的眼神,颇有些惊讶和震撼。当然,夏锐除外。

    夏锐这会儿对沈耘只有满意,他完全没有想到,沈耘在看卫星地图的同时,居然还看了尽起各单位的考核成绩。

    不仅如此,还将具体到连的每一支部队的特点做了基本的概括。或许这些特点还概括的有些简单,但是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而远在上百里外的鹞子崖,被沈耘最先提到的一连,此时已经有大半人马爬上了崖头。

    全副武装的他们这会儿是累得够呛,要知道几十斤的装备加上自身体重,即便有绳索拉着,一样要消耗大量的体力。

    这种消耗绝对不是简单地使用物理计算公式,由化学能转化为生物能,生物能转化为动能,动能再转化为势能那么简单。

    一连的副连长刚一爬上来,就忍不住穿着粗气骂道:“作战指挥室的这群孙子,就会给咱们找不痛快。要我说,到了终点一定要跟团长反应一下,让他们也来感受一回。”

    他是没有见过沈耘,所以压根就不知道这计划是谁做的。

    身兼一连连长的一营长同样喘着气,深表无奈地告诉他:“我说,你就省省吧。我现在就告诉你,这计划是新来的作训参谋搞的。”

    “但是,啊,但是,听清楚了,你小子跟人家比,还差的老远呢。赶紧练吧。”

    “不是,我说,营长,您老人家还是不是自己人,怎么净胳膊肘往外拐呢。新来的作训参谋,很厉害吗?我虽然是个副连长,但也是咱尖刀一连的副连长。”

    言外之意,就算是作训参谋,他能怎么样?

    然后,他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省省吧,人家来这里以前,破过咱们军区很多项训练记录。就把你小子给能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