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跑个步也惊动团长
    沈耘离开之后,夏锐拿起了那份训练计划。

    比起几个小时以前沈耘的讲述,文字性的东西多了润色,读起来更加直观。

    计划的内容将训练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全都罗列了一遍,到最后,夏锐居然没有任何一点能够修改的地方。

    性格耿直也有一点好的地方,那就是不会强行为了显示自己领导的存在感而否认下级的努力成果。

    在场的所有参谋们可全都在等着呢。

    等什么?当然是等夏锐骂人了。

    他们可都清楚自家这位参谋长在工作的时候,但凡是遇到问题,不论场合不论时间,立刻破口大骂。哪怕他们在这里干了不少于一年,到现在依旧有可能被骂。

    但是,谁能告诉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夏锐居然没有骂人?是感觉背地里骂沈耘已经不足以体现他内心的愤怒,非要等沈耘过来之后当面骂个狗血淋头?

    然后,他们期待已久的骂声便立刻出现了:

    “一个个不好好做事,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开花了还是长草了,啊?是不是工作进度有点超额就心满意足了?参谋这个岗位就永远没有停歇的时候。”

    得,期待的骂新来的情况没有出现,反倒是自己等人被骂了。

    被训斥了几句,这些参谋们终于不敢再奢望什么好戏,赶紧低下了头忙乎自己手里的事情。

    而被这些同事念念不忘的沈耘,此时背着包走进宿舍,在后勤处干事的介绍中,心里充满了赞叹。

    不得不说,机关单位其他的还有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住房这一块,绝对是一项福利。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四十多平的房间对一个人来说,简直太舒服不过。

    不过,诸如电视啊电冰箱啊这些倒真是有些多余。沈耘可完全没有看电视的时间,同样的,也没有做饭的兴趣。

    作训参谋到底是个怎样的工作,从昨天晚上那些参谋们的加班就可见一斑。

    虽然自己因为天赋和能力,或许多多少少能够在十二点之前回来休息,可是每天加班绝对属于常态。

    累成狗回来,谁还有心思看电视消遣,不直接倒在床上睡觉就不错了。

    非常客气地送后勤处的干事离开,沈耘迅速将房间打扫了一遍,随即换上作训服跑到了操场。

    早上起来没有训练,这会儿还真是感觉有些浑身难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他将所有的日常任务完成并回去洗澡换衣服了。

    而此时的团长办公室,陆青正好工作累了,来到窗前远眺。

    团部除了直属警卫连和警通连,平素也没有多少普通战士。

    而这个时候,两个连的战士们基本上都有各自的任务,训练场也不在团部这边的操场上。

    所以陆青看到沈耘的身影是,心里有些惊讶。

    匆匆将桌上的高倍望远镜取过来,视线所及之处,陆青看到沈耘作训服上的领章居然是个上尉。

    “奇怪,这是哪个部门的,这会儿不好好办公,怎么出来训练来了?”

    陆青拿起手中的对相机,打开一个频道直接呼叫:“是警卫连吗?这会儿团部操场上有个正在跑圈的上尉,给我问问,哪个部门的。”

    于是乎,沈耘在跑到十五圈的时候,经过操场一角便被两名战士给拦住。

    “首长好,请问您是哪个部门的?”

    沈耘这是第一次被人没有直接叫职务,而是被叫首长。说真的,第一时间居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左右看了看,发现确实没人,这才指了指自己:“叫我?”

    两名上等兵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沈耘:“首长,请问您是哪个部门的?”

    “哦,你们好。我叫沈耘,是团司令部作战股的作训参谋。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两名上等兵摇摇头:“没有,只是我们看首长在这个时间点跑步,感觉有些奇怪,所以特意过来问问。”

    感觉消除了两人的误会,沈耘点头致意:“我昨天刚来,之前一直在基层,训练惯了,所以这会儿抽空出来练一下。”

    说完之后,便重新开始了他的训练。

    两名战士走出操场一段距离之后,将沈耘的话原封不动复述到了对讲机那头。

    不过三分钟时间,沈耘的大名便出现在了陆青的耳中。

    早上赵晓静才刚刚跟陆青提到沈耘过来的问题,没想到现在居然就看到了沈耘的身影。对于这个身在繁忙的作训参谋岗位上,还要专门抽出时间锻炼的沈在回到桌前的陆青忍不住将沈耘的资料调出来,再次查阅了一遍。

    全然不知自己成功引起团长注意力的沈耘,在将一天的训练任务完成之后,匆匆回到宿舍冲了个温水澡,便迅速回到了作战指挥室。

    时间的指针刚刚指向十点钟,沈耘的身影出现在夏锐面前的时候,所有参谋再度抬起头看着两人。

    在他们的预想中,此处定然会爆发以夏锐为主导的激烈训斥。

    而沈耘,只有跟孙子一样乖乖受着的份。

    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夏锐此时居然一脸和气:“回来啊,咱们机关的宿舍怎么样,条件还不错吧?”

    什么?大名鼎鼎的火药桶,居然有一天会主动关心下属的生活问题。是世界太疯狂,还是自己太眼盲?

    再三确认没有看错的参谋们,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彻底颠覆了。

    面对夏锐的善意,沈耘点点头:“谢谢参谋长关心,团部条件确实挺好。参谋长我的训练计划,您还能看得过眼去吧?”

    “不错,沈耘,你之前是不是干过类似的工作?”

    夏锐事先只是听说上边会给自己调来一个作训参谋,但这几天工作实在太过繁忙,还没有正式查阅过沈耘的资料。

    至于沈耘曾经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几次,每天见过那么多的人,需要做那么多工作。夏锐基本上除了参谋工作,其他事情都是过目即忘。

    看过沈耘的训练计划,他发现这种水平,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新手能够做出来的。

    对于自己的好奇心,夏锐毫不掩饰。

    而沈耘的回答,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在军校的时候,作训参谋需要的科目我都学习过。而且在维和营我也经常和很多参谋打交道,时间长了就学了点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