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给你个任务
    沈耘如何跟这两位大佬讲述的,别人不得而知。

    窦骁让通知了司机,吩咐沈耘到楼下等候车辆送他前往第1机步师。当沈耘离开办公室后,郎天平笑着看向窦骁。

    “怎么样?”

    窦骁点了点头:“此前我一直觉得,他有些纸上谈兵的意思。毕竟一个上尉,实际的带队经验仅仅有一年,能有多大的格局。”

    “但今天听他陈述了这些东西,我发现还确实有些小看这个小伙子了。他的格局确实够大,比一般的少校中校都大。外界称呼他军界新星,并没有错。”

    听到窦骁的感叹,郎天平摇了摇头。

    “你搞政工太久了,远没有我这个搞军事的看得清楚。这有些人吧,他天生就注定要走这条路。”

    见窦骁要说话,郎天平连忙摆摆手:“你可别跟我说我这话唯心。要不然,你怎么解释这小子的行为?”

    被郎天平堵了这么一句,窦骁还真是无话可说。

    沈耘的回答确实比他们想的还要深远,甚至有些观点,窦骁想想都觉得哪怕还在数年后,依旧有很大的可能会变成现实。

    苦笑着摇摇头,窦骁说道:“所以啊,我们的格局还是不够大。你看军区那些首长,这次让沈耘下来,肯定是带着磨炼他的性质。”

    “咱们什么都不用管。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有些真本事。夏锐那头倔驴,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说到这里,你说,夏锐是不是也该动动了?”虽然此前被夏锐顶了牛,但郎天平全都是嘴上骂骂咧咧,心里还一直关心着他呢。

    夏锐的在1团参谋长的位置上也干了好几年了,眼看着年龄到了,如果再不升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命令下来,他就得复员。

    “第10装甲师副参谋长明年要内退,消息已经确定了,到时候在常委会上提一提。”窦骁想也不想,直接告知郎天平这个答案。

    要的就是这句话,郎天平非常满意地点头笑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好了,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你忙你的。”

    在师部办理手续的过程相对要繁琐一点,经过师部政委的简单谈话之后,沈耘再度乘车,在师政治处一位干事的陪同下,来到了1团的驻地。

    此前师部已经通知了团里,沈耘下车之后,团里倒是也派了人在办公楼下迎接。

    沈耘被直接带到了赵晓静的办公室。

    比起资料上的照片,现实中的赵晓静一双深邃的眼睛,此时盯在沈耘身上,有若深渊。

    赵晓静试图以她多年的工作经验,仅仅通过注视便大致了解沈耘性格中一些隐藏的东西。但五分钟过去,她并没有任何收获。

    “沈耘,欢迎你的到来。”

    点了点头,赵晓静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谢谢政委。”

    这四个字,沈耘感觉是他今天说的最多的。而赵晓静听着这一句,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点点头:

    “咱们都是军人,就不搞接风洗尘那一套了。”抬手看了看时间:“距离晚饭还有半个小时,现在我先带你去作战室。近期团里有训练任务,夏参谋长他们都在那里。”

    既然赵晓静已经为自己做了决定,沈耘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亦步亦趋跟在赵晓静身后,只是下了层楼,走了几步路,见门上挂着作战研究室的牌子,赵晓静便推门而入。

    “老夏,新来的作训参谋,我给你带来了。”

    作战室里有十几个人。直到赵晓静开口出声,他们才注意到来了人。

    匆匆放下手中的东西,这些参谋们被当中年龄最大军衔最高的那位带着向赵晓静敬礼。

    回礼之后,赵晓静将沈耘往前一带:“这位是沈耘同志,军区给咱们调过来的作训参谋。沈耘,这位就是夏参谋长。”

    夏锐在赵晓静说话的时候,便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看了沈耘两眼,便笑着对赵晓静点点头:

    “政委,人我收下了,你就先忙吧。我们这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任务太紧,就不多聊了。”

    这压根就是要赶人走的意思,沈耘是真的惊呆了。合着传闻并没有任何夸大,相反对于这种细节的问题,还说的少了。

    赵晓静似乎习以为常,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快的神色:“人我送到,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们忙就是了。沈耘,好好干,啊。”

    随着赵晓静的离开,作战研究室重新陷入了工作中。

    铅笔的沙沙声响里,夏锐停下了对沈耘的审视:“这边还有个任务,本来想放到最后。既然你来了,那就交给你吧。”

    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夏锐从一叠资料中抽出一个文件夹扔到沈耘手里。

    “一周之后,团里组织各营进行急行军训练。里边是咱们卫戍区的全部地形资料,你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目的地,以及几条行军路线。”

    上来就是这么难搞的任务,沈耘不得不说,自己这顶头上司确实不是个善碴子。

    不过这个时候自己可坚决不能认怂。

    非但不能认怂,还要把这事儿干的漂漂亮亮的。

    “参谋长,请问具体什么时间要结果?”

    “我说明天早上八点,你能给我么?行了,赶紧看地图去。”

    在夏锐看来,沈耘这就是典型的不知深浅。

    都说了一周以后用,那在此之前至少也要空出来一半时间让自己审核和修改。沈耘初来乍到,连附近的地形地貌都不熟悉,居然还想当大拿规定时间。

    这不摆明了找屎么。

    看沈耘向自己敬礼之后,随便找了一张空桌开始查看文件夹里的相关资料,夏锐摇了摇头。

    在他的心里,沈耘已经被定位成一个有些好高骛远的家伙。而这种家伙,在他的概念里也只有一个词汇可以概括——欠收拾。

    脑子里只是略过了这样一个念头,夏锐便再也没有多想。

    手头还有事情要做,根本也容不得他再进行什么乱七八糟的吐槽。夏锐匆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对着桌上一张地图不停描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