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搭军长的便车
    夏锐是个什么人,尽管在资料库里写的都是他的赫赫战功。

    但既然战功赫赫,年龄比陆青还大,到现在居然还是个上校,这就有些蹊跷了。

    沈耘的兴趣来了,谁都挡不住。

    虽然作为一名现役军人,他不会使用自己的黑客技术破解权限来了解事情的真相。但内网也不仅仅是只有一个资料库可用。

    某些内部的军事论坛,以及夏锐其人的一些言论,都能够通过特殊的办法检索到。

    然后,沈耘就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夏锐是个什么样子。

    才能是有,但性格也有些火爆。看起来压根就不像是个搞参谋工作的,反而有点类似于某些简单粗暴的军事主官。

    这位最牛的一件事,当着集团军军长的面,把手底下几个出现小失误的参谋骂了个狗血淋头,即便是军长劝阻都没用。

    好嘛,难怪白韶男会说自己如果专业技能不够格,将会很难在1团立足。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激起了沈耘不服输的劲头。

    作战参谋的各项技能,说真的沈耘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比较差的地方。

    会画、会写、会传、会读、会记、会算。其中读,算,画,可是他在军校的必修科目。

    这些科目在沈耘毕业的时候,可是全都获得了满分成绩的。

    至于写,传,记。记这一点沈耘压根没有任何担忧的地方,就他现在这个记忆力,什么玩意能过了他的眼被忽略。而写和传,当维和营主官的这一年,有一半的工作是这个。

    要不怎么潘光他们都说沈耘完全没有必要走这一遭呢。

    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沈耘带着笑意向少校打了声招呼,便径直离开了计算机室。

    重新回到白韶男的办公室,沈耘很是自信地报告:“白处长,我是向您辞行来了。该了解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

    “你确定,都了解清楚了?”

    白韶男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让沈耘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您想说的是什么,某些不正常的地方,我已经注意到了。而且追查了原因。”

    “怎么样,还是打算过去?”

    “没错,我相信,您和军区首长们不会是想让我知难而退。或许,我可以将这里当做是一场特殊的战斗。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赢。”

    白韶男点了点头:“行了,知道就好,赶紧收拾东西过去。到时候是龙是狗,就得看你自己的了。”

    点点头,沈耘敬礼后转身离开了司令部。

    前往浙省的火车,仅仅只有五个小时。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看年节时这里依旧熙熙攘攘的游人,沈耘忍不住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带着一家人出去游玩一番。但作为军人这个职业,估计这辈子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摇摇头,沈耘还是首先打车来到了距离集团军总部最近的地方,随即背着包独自前行。

    到军部的路线沈耘通过内网了解过,这会儿自然不会走错。

    但主要就是距离有点远,走了快一个小时,连三分之一的路程都还没有走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沈耘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久在军中,沈耘听过的车辆声音也算是多了。所以第一时间便断定这是一辆高级军官乘坐的轿车,属于那种安全性能极其优秀的车辆。

    果不其然,数分钟之后,这辆车停在了沈耘身边。

    “同志,你这是要去哪里?”

    沈耘本来还打算站着敬礼让这辆轿车过去呢,谁想到它居然会停下来。听到车里的人询问,沈耘很是镇定地回答:

    “报告首长,我要前往第一集团军军部报到。”

    “军里近期的人事调动,内部人员轮换都有单位车辆接送,而你却是步行。还是个上尉,你就是沈耘对吧?”

    这么简单就猜中了自己的身份,沈耘也升起佩服:“首长说的对,我就是沈耘。”

    “上车吧。”车里的声音让沈耘愣了一下:“啊?”

    “军部离这里还有好些距离呢,就你这个走法,到天黑也未必能到,还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的。快上来。”

    沈耘没有拒绝,卸下自己的背包,看副驾驶座上有人,便打开了后车门。

    然后,里边坐着的人让沈耘大吃一惊:“军长。”

    没错,车上坐着的,正是夏锐不给面子的军长郎天平,一位看着相当精神的少将。从他的身上,沈耘感受到了跟韩伏虎同样的味道。

    “呦,小伙子情报工作做的不错嘛,居然还知道我是谁。还好,你的任命通知下来之后,我也对你进行过一些了解,这下咱们算是扯平了。”

    沈耘谦虚地笑了笑:“了解新单位的基本情况,是展开工作的先决条件。要说扯平,还差得远呢,毕竟我也仅仅是看到了您的一些基本资料。”

    “小伙子野心不小嘛,哈哈。别紧张,这是夸你呢。”

    郎军长拍了拍沈耘的肩膀:“你的资料,其实也一样简单。但就冲这份简单,我反而开始对你产生了兴趣。”

    “好家伙,一项我堪堪够格知道的资料,还有一项我都不够格知道的。我就很好奇,你小子怎么会想到来当作训参谋的?”

    沈耘知道郎天平说的是什么,他能够知道的,是自己作为黑客的身份。而他不够资格知道的,是自己当初撰写的那篇强军报告。

    不过刨除这两项,沈耘的成就依旧让郎军长赞叹不已。

    “报告军长,我只是想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听到沈耘的回答,郎天平点了点头:“作训参谋是个很苦很累的差事,而且你还是在一团夏锐那个倔驴手底下。我希望你能够努力干下去,不要当逃兵。”

    “有个美国人说的好,关于军事,外行说装备,内行说后勤。你想要走得远,就需要了解我军基层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作训参谋是连接基层和上级的枢纽,正好能够得到两方面的情况,小伙子,加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