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个神秘的计划
    沈耘说自己有个计划,而现在还愿意透露其中一部分。

    所有人心照不宣,这肯定是个相当宏大的计划。既然宏大,自然不能够轻易让更多人知道。

    所以,沈耘被推推搡搡,直接推进了办公楼。

    到了一个隐秘的所在,潘光这才追问:“到底是什么计划,跟我们说说。”

    “我会在作训参谋这个岗位干一年,充分了解基层部队的训练模式。然后,我要去参加特种兵选拔。”

    “你是说?”

    虽然仅有三个字的追问,但已经足够说明,其实这些军官们已经想到了沈耘这个计划的其中一些内容。

    “没错,就是那个。虽然现在上面现在还没有正式提出来,但是已经有了小规模的讨论,相信提上日程,也就是三五年的事情。”

    “我们是军官,要充分考虑全局。与其等待文件下发再匆忙应对,还不如事先就做好准备。一旦我们的猜想成为现实,立刻就能将自己的经验付诸实践。”

    包括潘光在内,这一个个校官,此时忍不住对沈耘这个上尉升起了崇敬之心。

    “我们仅仅是想到了前头,但沈耘你却已经做到了前头。”

    “是啊,所以说,你当维和营的教导员,我从一开始就服气。我们这些人,年龄大了,素质跟不上,没法跟随你的脚步。沈耘,我们只能祝福你了。”

    听着这些溢美之词,沈耘摇了摇头。

    “你们也太抬举我了,还说什么追随。充其量,咱们就算是相互学习。”

    闲话了几句,各自按下心中的态度,走出办公楼组织战士们登车。一个小时之后,整座733基地,重新回到了空荡荡的一片。

    彻底放下了工作,沈耘此时归心似箭。

    匆匆来到机场购买了就近赶赴京城的机票,不出一个小时,便登上了飞机。

    此时他的心里已经被韩玉华和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影子塞满,在蓝天白云之间,不停地回想着当天视频通话的画面。

    沈耘开始幻想,小丫头会不会已经学会了爬行,让韩玉华不得不整天陪在她身边。

    而韩玉华会不会因此多了幸福的烦恼,整天哭笑不得地紧紧抱着小丫头。

    他深信关于自己回到国内的消息,肯定是传到韩玉华的耳朵里了。但她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能够得到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更不知道自己今天就能出现在她的眼前。

    飞机落地的时候,夜幕已经拉开。

    灯火如昼,沈耘打车来到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到了快九点钟。

    值勤的战士显然是新换的一茬,并不认识沈耘是何许人也。

    所以当沈耘靠近门口的时候,他便发出了警告:“同志,这里是军区大院,请问你要找什么人?”

    “我找九号2楼的韩伏虎将军。”

    “请问你跟韩将军的关系是?”

    “哦,我是他女婿。”

    女婿?这名战士似乎想起了沈耘的传闻,不过保持理智的他还是提出了要求:“请放下你的背包,取出你的证件,接受检查。”

    沈耘依言而行,这名战士看沈耘将东西放下之后便自觉退后了好几步,不觉点了点头。

    物品和证件的查证,是在门房里进行。

    门房内此时还有四名战士在休息,当他们看到背包被送进来,便打开进行仔细的检查。

    最上边的,是沈耘日常换洗的三套衣服。

    一套是作训服,一套是常服,还有一套是便装。

    上尉的军衔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重视,因为从这里进进出出的,将军才是主流,最次也是大校。

    但衣服下边,一个枣红色小盒子,却让他们红了眼。

    这几名战士虽然没有得到过这样的盒子,却亲眼见过。这是勋章独有的盒子。

    其中一名战士单手捧着盒子,非常小心地缓缓打开。

    金银交错的牡丹花瓣,衬托着一枚被银色桂叶烘托的红色军徽。花瓣被上方一片红色的平板牢牢挂着。

    而平板之上,惹眼的“二等功”三个字,让这些战士屏住了呼吸。

    这名战士想要用手摸一下勋章,但是当他的手凑过去的时候,顿时感觉到手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入他的耳朵。

    “兔崽子手欠不欠,人家得奖的人都还没摸一下,你想干什么。”

    说话的是值勤的这个小队的班长,他年纪约摸三十多岁,眼睛看着勋章固然艳羡,却一点都没有失去理智。

    “这是人家用命换来的,容不得半分玷污。盒子盖好,给人家放回去。”

    这名战士感觉有些委屈,自己固然是做的不对,但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班长,我知道错了。但是您让我再看一眼成不?”

    “行了,赶紧放回去,打电话让韩伏虎将军下来接人。等他们进去了,我在给你们解释原因。”

    盯着战士不舍地将盒子放回去,又很是尊重地将背包亲自交到沈耘手里,这位班长对沈耘敬礼:“辛苦了,请稍等,我已经通知了韩将军,他很快就来。”

    当韩伏虎挂断电话,回头看了看正在逗弄女儿的韩玉华,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韩母正要问,但韩伏虎已经穿好了衣服开门出去了。

    来到门口,看背着背包的沈耘正站在那里,韩伏虎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楚。

    当初,无论是老爷子还是自己,都同意将沈耘送到利西比亚。可是现在看沈耘这个样子,比自己记忆中的瘦了很多,韩伏虎心里,当真不是个滋味。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下午把战士们送走,我们才出发,所以有些晚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滚进来,家里人都等着呢。”

    翁婿俩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结束,便并肩走进了大院。

    到了这个时候,这位班长才回到门房,带着几分感慨说道:“当初你们都在进行相关培训,不知道这事,情有可原。我希望你们记住今天这张脸。”

    “班长,难道只是因为他是韩将军的女婿?”

    “不,是因为,他在新婚几天后,就受命组建维和营远赴利西比亚。他的女儿出生的时候,他刚刚孤身通过交火区域寻找到华夏的七名游客。”

    “所以,那枚奖章,有资格抚摸它的,只有他和他的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