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沈耘请求的岗位
    迎着两人幽怨的目光,秦司令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其实阻拦的原因,也很简单,到最后的结果,肯定会让你们感觉到有些不公平。”

    潘光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沈耘看到秦司令员冲自己多看了几眼,便知道其中的意味了。

    沈耘没有多说,而是捣了捣身边的潘光,略带着提醒,也似乎是回答:“一等功历来都是那些为国家做出重大牺牲和贡献的前辈才有资格获得。”

    “咱们国家派出去的维和部队也不是一支两支,比咱们做的好的也不在少数。如果我们因为这点成绩就妄谈一等功,岂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到了此时,潘光也醒悟了过来。

    一等功不是说能有就有的,自从千禧年之后,一等功的获得者,九成都是因公殉职的英烈,剩下的那一成,成就绝非他们两个现有的一点功绩可比。

    正是因为勋章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评奖的标准,这才导致一等功数年都不见有一个。

    想通了这一切,潘光也就释然了。

    跟在沈耘后边,也点点头说道:“没错,虽然我个人对一等功无比憧憬和向往,但如果因此真的得到一等功,或许睡觉都不会踏实吧。”

    两人先后表态,秦司令员这才放下了忧虑。

    “你们两个,都是好样的。现在呢,我要向你们宣布一件事情。”

    “军区就你们的工作,专门召开过会议。潘光,你在加入维和营之前,刚刚升任副团级工作,虽然这次荣立二等功,但组织上也不好立刻加担子,所以,你还是回老部队接手之前的工作。”

    秦司令员说出这番话,意思已经非常明显——潘光现在就差一点资历,熬够了,升迁有望。

    因为如果军区没有这个意思的话,就不会专门给他解释原因了。

    接下来,依照军衔的高低,秦司令员公布了二十名连长指导员的工作调动。

    到最后,就剩下一个沈耘。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而沈耘心里,也有些话想要等秦司令员宣布了自己的去向之后说出来。

    “沈耘,我一向都非常看好你。”

    这句话的份量很重,重到在场包括潘光二十一名少校中校,此时对沈耘都有些嫉妒。

    “当你离开之后,我仔细研读了你在金陵陆指的毕业论文。不得不说,里边的很多话让我都深受启发。仔细想想,原来当年打过的仗,是这么赢的。”

    “你,愿意来军区,当个作战参谋吗?”

    一干人等全都惊呆了,作战参谋,哪怕是潘光这个副团级都忍不住心动了。

    要知道,这是军区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在这里锻炼一两年,然后再下放,妥妥的前途远大。

    可现在秦司令员居然说要把沈耘带回去当作战参谋,他才是一个上尉啊。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沈耘身上,当然很多人心里也在好奇沈耘到底写了什么样的毕业论文,能够引起秦司令员这样参加过实战指挥的首长如此赞叹。

    可就在这些复杂的眼神中,沈耘却忽然摇了摇头。

    “谢谢司令员的好意,但是,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希望您能够批准。”

    沈耘从兜里掏出一份叠的非常整齐的报告,双手拿着送到了秦司令员面前。

    鲜少有人在自己面前,面对这样的诱惑还可以坚定自己的想法。看着态度极为坚决的沈耘,秦司令员并没有生气。

    接过沈耘的报告,缓缓打开。

    当他略过那些官话套话,直接跳到正题的时候,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秦司令员用他今天未曾有过的严肃,凝重地看着沈耘:“你真的下定决心了要这么做?”

    “报告司令员,我知道您对我的看重。但是,此前我只是一名连长。虽然在维和营担任过教导员,但是国外的维和环境和国内的部队体制还是有巨大差别的。”

    “从一名连长到军区的作战参谋,跨度太高太大,我没有自信,也害怕自己根基不稳。希望您能够理解。”

    秦司令员点了点头。

    “你的请求,我们会重视的。等你探亲假结束,我们会通知你下放的单位。好了,现在你们的岗位都通知到位了,我们先走了。”

    沈耘他们还要负责将战士们全都送走,所以秦司令员也不愿耽误他们回家的时间。

    目送军区的首长们登车离开,潘光有些好奇地问沈耘:“你小子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知道作战参谋是什么吗?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军区参谋部,你怎么……”

    说到最后,潘光都有些说不下去了,叹了一口气,这才追问:“你到底申请了什么?”

    潘光是真的关心他,沈耘也只能点点头如实回答:“我希望能够担任一个团的作训参谋。”

    “啥玩意?”

    不仅是潘光,沈耘身边围着的所有军官全都懵了。

    一连长江海迅速探出手,摸了摸沈耘的额头:“没烧坏脑子啊,怎么提出这么脑残的要求。”

    而潘光则直言不讳:“你小子是真的脑子坏掉了啊?作训参谋,是,作训参谋前途远大,但你真的需要找个过程吗?”

    “你自己算算,你可是管过一个满编团编制的维和营。你还用得着当这个?”

    华夏军界,有大部分高级军官是作训参谋出身。

    所以潘光第一时间认为沈耘是想为自己的将来铺路。但他说的也是实情,沈耘已经有过管理千人的工作经验,这份资历绝对不会比一个作训参谋差。

    所以他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沈耘还要如此坚持这样的决定。

    沈耘笑了笑。

    “你们别想多了。谋求职位的升迁,或许有这方面的成分在内。但,这仅仅是我一个计划的其中一部分。”

    “计划?”

    一群军官全都震惊了,这仅仅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沈耘倒地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要走到一名军人的顶端?

    面对大家伙的疑问,沈耘笑了笑:“要不,我透露一点点,让你们参谋参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