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意义不同的奖章
    转眼间,时间便到了元旦。

    在这段时间里,秋少寒率先离开,随即便是潘光。

    方涵在营地里每天跟着沈耘执行不同的任务,慢慢也了解了运输保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两名军官在考察的时候,同样身体力行。

    沈耘没有跟随方涵前往卜雷加港口迎接第二批维和战士前来,此时的他还要清点营地的各类物资和装备,等待方涵带人前来接收。

    就在这种极为枯燥的日子里,当沈耘终于清点完一切的时候,营地门口值勤的战士通报,不远处自己人的车队缓缓驶来。

    带着几名连长指导员,沈耘在营地门口立定。

    与第二批战士一起来的,还有维和营的官员。这次倒不是麦瑟尔了,但汉斯国少将的军衔同样让沈耘他们感受到了重视。

    “欢迎阁下前来视察。”

    沈耘虽然不认识这位,但依旧带着身后的军官们向他敬礼。

    “你好,上尉,早在维和部就听过你的大名。你可以叫我穆思尔少将。”

    点点头,沈耘再度向他问好,随即将目光转向了方涵身后的官兵们:“各位战友,欢迎你们来到利西比亚中部运输保障中心。”

    请一行人走进营地之后,沈耘安排各班排主官负责带领战士们前去就餐,而他则请穆思尔少将以及方涵和连级主官来到了会议室。

    “穆思尔将军,交接的事宜,不知要怎么安排?”

    听沈耘请示自己,穆思尔点点头:“沈,交接的仪式不用太过复杂,你们之前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我需要告诉你的是,鉴于你们优秀的工作,维和部决定授予你们和平勋章。”

    沈耘愣住了。

    和平勋章,这玩意沈耘之前听说过。

    其实这种勋章联合国维和部每年都会制作一批,颁发给在世界范围内维和任务执行最为突出的国家。

    别看获奖人数动辄数百,但就国别而言,每年仅有一个国家能够获得这样的荣誉。

    对于动辄耗费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米元来进行维和任务的各国,获得这样的勋章不仅是一种荣誉,更能够扩大本**队在某些战乱地区的影响力。

    沈耘万万没有想到,今年的奖章居然会办法给自己这些人。

    回过神来之后,沈耘非常恭敬地冲穆思尔敬礼:“将军阁下,感谢维和部对我们工作的肯定。我有一个请求,希望能够在门外的空场上,进行一次交接仪式。”

    “在交接仪式的最后,将军阁下能够为我们的战士颁发奖章,以此来激励第二批战士,更好地为利西比亚人民服务。”

    沈耘的请求穆思尔自然不会拒绝。

    “上尉,你的请求,正式我所想说的。我衷心希望,继任的方能够与你一样出色。”

    “方涵是我的同学,他的能力更在我之上,处理问题也更加稳重周全。我想,对于维和司令部来说,他正是运输保障任务最为需要的人才。”

    十分直白的对方涵的夸奖,让方涵带着感谢的目光看了沈耘两眼。

    他心里很清楚,沈耘这就是在为自己铺路。

    与此同时,他内心也升起了一股子压力。

    商议完了事情,沈耘通知炊事班的战士将预留好的饭菜端了过来,一顿丰盛的午餐后,短暂地休息了半个小时,随即在烈日炎炎中,一行人来到了集结好的战士们面前。

    作为半个地主,沈耘首先进行了发言。

    短暂的五分钟时间,沈耘以极为恳切的语言,对第二批维和战士表示了欢迎。同时,三次申明了作为运输保障部队的职责和使命。

    而方涵的承诺,同样让战士们新潮澎湃:“走出国门,远离亲人。如果依照古代的军事典故,我们可以算得上背水一战。”

    “有了第一批同志为我们打下的基础,如果我们还做不好工作,得不到肯定,那这一趟维和任务,我们就白来了。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一句话,我们华夏人民子弟兵,召之能战,战之必胜。”

    “要把运输保障任务,当成一场硬仗来打。”

    将象征运输保障队伍的旗帜交到方涵手里,交接仪式就算是正式结束了。

    但这个时候,沈耘并没有通知散场。战士们正自纳闷的时候,只见维和司令部的一辆车缓缓开到了他们身边,随即将车门打开。

    “朋友们,”穆思尔开口的称呼,经过翻译之后,显得尤为亲切:“在你们面前这辆车里,一共有五百枚铜质的奖章。”

    “我想,你们肯定猜不到它们是怎么来的。”

    穆思尔显然准备讲述一个非常长的故事,而沈耘也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

    “这些奖章的材料,都是维和部在各地武装势力家伙之后手机的弹壳。基本上各种型号的子弹和炮弹的都有。”

    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沈耘心里真的有点膈应。

    他深信,这些奖章的背后,定然是无数鲜血和生命。但现在,它却被粉饰为一枚枚象征着荣誉的勋章。

    “是不是心里有一种不适的感觉?”穆思尔似乎看穿了所有人的心思,主动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到,虽然你们做的已经足够优秀,但是对着这些陷入战火的国家和地区而言,还远远不够。”

    “是激励,也是督促,更是警示。大家都是军人,学习的都是武力解决问题的手段。但是我希望,我们在场的每个人,终其一生,都不要使用这种手段。”

    “如果必须要用,那也是用来守护,而非伤害。”

    翻译也是个非常具备华夏文学底蕴的人,穆思尔的一番演讲,被他翻译成了极为震撼人心的话语。

    听到这些语言,跟着沈耘辛苦了五个多月的战士们忽然就觉得,自己做的,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真的微不足道。

    留了一段时间供战士们仔细品味这段话,之后,在沈耘的口令中,战士们开始有序地走到车前领取这枚意义格外不同的奖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